雖然是成功,但是還是受了很重的傷,不止是氣血方面,他的魂魄也是受了損傷,就拿我的一部分來暫時填充了,剩下的我的部分就是這麼自主的追過來的,

至於我的身份,還真是不太清楚啊,因為我的記憶是缺失了一部分,我之所以是沒有投胎,也是有這個方面的原因,這也是我賴着你們的原因,我是希望你們可以幫我找回來我的記憶,好可以去投胎。」

這,還真是一個命運多舛的鬼,不過這總不能是一直叫鬼吧。

「那你總記得自己叫什麼名字吧?」

「不好意思,忘記了,我只記得之前我的模糊的一些東西,很多記憶都是完完全全的消失了,要不你給我起個名字?」鬼看着我,吐了吐舌頭道。

一點印象都沒有了,還真是可以的。

我起名字的話,想了想之後我對她說道:「既然你什麼都忘了,那你就叫無若,怎麼樣?」

這鬼聽后還是比較開心的,這名字起的還是蠻有水平,不愧是我,全才,啥都精通啊。

無若開心,然後問道:「那你倆是願不願意幫我去尋找記憶呢?好心人。」

那真是,幫吧,也不知道將來會遇見什麼,不幫吧,顯得有些冷血了,而且作為修道之人,不但是幫助人,還是幫助鬼,或者是其他的一切向善之物。

這時,小狂三說道:「師父,我就幫幫她吧,你不是老是教育我么,贈人玫瑰,手有餘香么。」

我點點頭,說道:「好吧,幫你沒問題,我且問你,你有沒有做過害人的事情吧,不過是直接或者間接的,或者是殘害其他鬼怪的。」

無若連連搖頭說道:「沒有,沒有,我這麼善良,那是不會的。」

我接着說道:「好,既然是沒有做過壞事,那我就幫你找回記憶,不過一旦是讓我發現,你做過壞事,我就即刻將你就地正法。」

無若點點頭,看來是對自己很自信啊。

這個事情這次算是水落石出了,應該時全部解決了,剩下的工作叫給小狂三善後了。

這個事情結束了一段時間,我們是終於是再次踏上了新的征程,一段時間的修養,身上的傷也是恢復的七七八八了。

這次可真是全副武裝,主要是這無若大約記得自己之前的地名,離我們現在這裏可真是不近,基本上是什麼東西都得帶着,誰知道會遇到什麼高手,修為高深的鬼怪。

而且我們去的這個地方還是比較特殊,其特殊之處就在於亂。

民國時期,各地軍閥亂起,紛紛割地為王,只有是極少的地方是平淡的,而我們就是從平淡走向了亂世。

既然是答應了就做到,再說了以我現在的身手,那還是有安全保障的,低調就可以了。

走了幾天,也終於是到達了這個地方,還真是夠遠的。

不過也是夠亂的,沒等進城就看到了軍旗,這都是軍閥自己製作的,這邊一般都是一個大司令掌握一邊地方,然後手底下有幾個大帥,一個大帥掌管一座城。

我們來的這個地盤就是一個叫做古堅大帥掌握的地盤,寧陽城。

而古堅大帥的頭,也就是大司令叫做左逸春,左逸春的口碑一般,而這個大帥的口碑還是不錯的,這給我尋找無若的記憶,也是多了一分的信心。

既然是善良之輩,那就是有理講理,這個軍閥混亂的年代,那就是槍杆子是道理,極少是願意真正講道理的。

不一會兒,核實我們的身份,就進了城,按照無若的說法,她在遇到野豬精之前就是一直待在這座城裏,十有八九是在這裏丟失了記憶,或者是被人拿掉了記憶。

不管是哪種說法,始發地肯定是這個城裏。

我們先找了個地方安置下來,然後是就是最簡單的一步,拿着油紙傘,帶着無若在大街小巷瞎晃,讓她自己感受一下,而且是說不定是可以找到一些回憶。

由於我們來的時候天還尚在,於是我們收拾好了之後,就帶着無若溜達起來,不過半天過去,無若是一點點的感覺都沒有,甚至是有些陌生。

這下真是夠完蛋的,僅僅是記得寧陽城而已,其他的是完完全全的忘記了。

簡單休息一下之後,繼續上路,這樣的程序是持續到了把整個寧陽城逛完,但是依然是沒有線索。

其實嚴謹來講,還有一個地方是沒有進過,那就是大帥府。

且不說這大帥府守備森嚴,這就算是和人家直接說,萬一是沒有,真是夠尷尬的。

不過,這無若是不願意放棄,執意要去,即使我不幫她,她也要是進去,除非是完全的確定之後,才會死心。

真是夠軸的,不過我還是攔住了她,這古堅大帥的脾氣不錯,包括各方面都還是不錯的。

與其是冒險,那不如是先去交涉一下。

於是我抱着試試的心態去了大帥府。

我看着門口的警衛員說道:「那個,求見一下你家大帥,就說是有要事稟告。」

警衛進去通傳,不一會兒,出來,告知我們可以進去了,不過是要搜身,所以是我的銅鏡,桃木劍,符棣以及油紙傘全部被暫時扣下了。

安全檢查之後,我們走了進去,在會客廳,是見到了這古堅大帥了,這古堅大帥雖然是大帥,但是和藹可親,沒有什麼架子。

我向大帥表示了來意,本來是會推辭,但是沒想到是欣然應允。

正當我是打算是要過我的油紙傘,大帥卻是表示得過幾天,因為這兩天是大司令要求建立什麼秘密的地堡,得全面保密,等待建好之後,再來是沒有問題的。

既然是這樣,我就告別了大帥,等待好了再來,反正是也不差這麼幾天的。

回去的路上,小狂三說道:「師父,沒想到是這大帥還真是不錯啊,要不人家是大帥呢,這格局,那是真滴大。」

我點點頭,這人確實不錯,而且我也是沒有感覺到什麼不舒服的地方,看來這是善良。

正在走着的時候,來了幾個兵,在挨個通知商鋪,以及是張貼着什麼東西。

等到他們過來的時候,我問道:「請問,是出什麼事情了么?」

這兵回答道:「剛剛收到風聲,最近是有一夥強盜,可能會潛入本城搞一些破壞,所以希望大家是提高警惕。」

這時什麼強盜,連這軍隊駐紮的城都敢搞破壞,真是有膽子。

不過也是,就怕是偷襲,下毒之類的,讓人防不勝防。

我們是早早的回去客棧,沒什麼事情,那就是在房間里待着,等待着去大帥府里一探究竟。

於是我和小狂三開始吐納歸息,修鍊起來,而無若也是從傘里出來了,我們在的時候,那就是自由活動就好了,也正好是放哨。

安排妥當之後,我們一直是修鍊到了吃飯的時候,這裏人多嘴雜,直接是讓把飯送到了房間里。

簡單的飯食過後,接着修鍊,一直是修鍊到了大概是11點左右吧,我們就是休息了,剩下一個不會睡覺得到無若。

睡着睡着,無若是直接把我喊醒,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剛準備是問把我叫醒幹什麼,藉著月光眼睛一瞟,是看見這屋子外面好像是有人影飄過。

這下我是直接清醒過來,不是吧,這是強盜來了?這麼幸運,直接是選擇了我?

沒等我是感慨呢,這一直竹管直接通過窗戶插了進來,這是和電視劇演的一模一樣的,接下來就是從竹管里吹出來迷魂煙。

我捂著口鼻,示意這無若叫醒小狂三,可是這小狂三是可以,被無若一弄,直接是喊了一句:誰啊!

這一句嚇了我一跳,這反應是真夠大的,不過就算是如此,依舊是還沒醒來。

而出迷魂煙的也是停下了吹煙,外面的其他幾人,那是立在原地,絲毫不動。

他們可能是以為裏面的人發現了他們,於是不動彈。

我再度示意是讓無若弄醒他,沒想到這傢伙,又是一句:別動!

一時間,我都不知道是不是該弄醒他了,沒想到是直接又來了一句:讓我親親你,哈哈。

這傢伙,這是在做夢娶媳婦兒啊。

同樣這一句聲音是夠高的,這下屋外的人也確定裏面的人是在說夢話,再次向裏面吹着迷魂煙。

這快拉倒吧,叫不醒就睡着吧,我這身手也差不多,於是我躺在床上假裝是被迷暈了。

過了一會兒,外面的覺得是差不多了,直接開門走了進來。

聽腳步聲,一步一步的向我走來,走到我床邊,然後聽聲音,是停下了,可能是想確定一下我有沒有是被徹底迷暈。

就在他俯身查看時候,我直接暴起,將其反制。 第712章

「是那個陳北冥吧?有時候真是看不懂他,我還聽說萬隆集團正在聯繫凱蒂。」

「要是萬隆那邊拿到這個項目,那實力可就碾壓咱們了,到時候咱們不會好過的。」

「我覺得應該提前尋找下家了……」

幾分鐘后,蕭綺夢從隔間走了出來,她洗完手站在鏡子前面想了好久,然後轉身離開。

回到家中,飯桌上,蕭綺夢瞄了一眼陳北冥,低聲道:「北冥,我覺得凱蒂集團那個項目,還可以再商量一下。」

陳北冥放下筷子,嘆了口氣低聲道:「綺夢,你還不明白嗎?那個購物城肯定有貓膩,咱們不能上套。」

蕭綺夢無奈的笑了笑:「我知道,我怎麼會不知道,跟了你這麼長時間了,總會耳濡目染,學會點什麼。」

「那你……」陳北冥有些費解的看著她。

蕭綺夢繼續道:「你要是這麼堅持的話,公司很多人會有意見,蕭馨然的陰謀會得逞的,今天我在衛生間聽到他們談論,現在大家對你這麼做的意見都很大,也都很害怕凱蒂集團要是跟萬隆集團合作的話,咱們會沒活路。」

陳北冥摸著下巴,仔細想了想,確實是這個道理。

他想了沒多久,輕笑道:「好,那凱蒂集團這個項目咱們接了,這件事你去辦。」

蕭綺夢點了點頭:「好,明天再開個會,這件事我來解決。」

彼時,蕭家別墅。

蕭馨然拿著手機,臉色陰沉,低聲道:「萬小姐,陳北冥沒上套,他居然拒絕了凱蒂集團的合作。」

萬瑩聞言,並沒有太過於驚訝,輕笑道:「他要是這麼快就上鉤,那還真挺讓我失望的,意料之中……」

蕭馨然可做不到這麼淡定,低聲道:「那現在怎麼辦?還有其他辦法么?」

「當然,我賭的就是他不上鉤,如果我沒算錯的話,現在公司高層對陳北冥的意見都很大吧?這個時候你應該表現出來,這是你拉攏人心最好的機會。」萬瑩低聲道。

蕭馨然這才反應過來,開心的笑了出來:「是啊!我怎麼沒想到呢!現在公司管理層確實很躁動!我明白了萬小姐!這把您就看我的吧!」

「很好,希望你能成長點。」言罷,萬瑩掛斷了電話。

放下手機,蕭馨然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自語道:「陳北冥,這次我看你拿什麼跟我斗!」

第二天一早,蕭綺夢把所有人都叫到了一起,開了個會。

見到家都到齊了,蕭馨然抱著肩膀冷笑道:「這會開的夠勤的,反正蕭氏是你們家一言堂,陳北冥也根本不會聽取我們這些螻蟻的意見,還開會幹嘛?」

蕭綺夢一聽這話就知道蕭馨然在瘋狂挑撥,她也沒當回事,低聲道:「昨天北冥確實有些欠考慮,晚上我們商量了一下,覺得凱蒂集團這個項目不能錯過。」

「所以我現在宣布,凱蒂集團這個項目我們接了。」

聽到這話,蕭馨然忍不住笑了出來:「你接了?你拿什麼接啊?蕭綺夢,你是不是覺得你們很厲害啊!厲害到連凱蒂集團都要聽你們的!」

「昨天你老公和姜總裁說話那個語氣,今天又說項目接了,你真以為人家非你不可啊!」

「你現在接,人家都不一定同意呢!」

蕭綺夢冷眼看著他,低聲道:「這個你就不用管了,姜總裁我會找他道歉,你現在把他的聯繫方式給我。」 就這樣,蕭文明率領麾下弟兄進了臨安縣城。

如今的年景雖然糟糕,但臨海縣畢竟是江南富裕地區的一座縣城,原本的底子還在。

因此所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縣城裡各色設施——酒樓、店鋪、民居——一應俱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