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有兩隻噴火器噴出烈火,竟然還是老樣!

李正龍急了,抓耳撓腮,不知如何是好。

“哈哈哈!你們全都去死吧!”陰沉的聲音傳出,前方幕牆陡然不見,猶如舞臺拉開臺幕一樣,那紅眉老道正獰笑着站在半空。

“呼噗——”他手中的寶劍一揮,無數綠色光點在黑夜裏飄動,向特警們包圍過去!

特警們盯着夜空中的光點,心想這紅眉老道玩什麼花招,竟然用螢火蟲來嚇唬我們?

但是他們看着看着,那些光點忽然變成了一具具骷髏,張牙舞爪地向他們撲來!

“開槍射擊!”李正龍又命令道。

“噠噠噠噠!”二十支***一齊向那些骷髏開火,子彈在骷髏上濺出串串火花,就如撞擊鋼板之上!

骷髏根本沒受子彈的影響,一步一躍地向前,距特警們近了,口中便噴出黑煙,空氣霎時如天寒地凍般陰冷,接着便覺得頭暈目眩!

李正龍站在最前面,他的身體搖晃了幾下,似要摔倒。而這時一隻骷髏的爪子已抓住了他的肩膀,爪子如鉗子一樣,夾得他的肌肉生痛。

在本能的反應下,李正龍擡手一拳打在骷髏的手臂上,再猛踹一腳踢中骷髏腹部,骷髏的骨節“咔嚓”一聲,倒飛出兩米!

李正龍是由特警隊長提拔起來的副處級領導幹部,雖然他在領導崗位上實戰的機會少了,但是他保持着身體的鍛鍊,他的功夫不比許世江差。

他沒想到連***子彈都打不着的骷髏,竟然被他擊退,而當骷髏離開他的時候他的神智就清醒了許多。他立刻信心大增,叫道:“全都給我上,消失這些骷髏!”

特警們立即跳了起來,揮舞着拳頭撲了上去,特警與與骷髏大戰開始了!

一陣噼裏啪啦的擊打之聲和特警們的怒吼聲響徹夜空,這是正義與邪惡的較量,是人類與反人類的搏鬥!

五分鐘後,幾十具骷髏被特警們全部打翻在地,但是奇怪的是這些骷髏變沒有被打碎,那怕關節移位了也自動的復原。

李正龍看出了端睨,他大喊道:“快上車,衝過峽谷!”

特警們聽罷,立即向車子跑去。

“哈哈哈!簡直幼稚可笑,你們以爲這樣就能逃脫嗎!”陰沉的聲音又從半空傳來,只聽得“唰”的一聲,一道綠光閃過,地上的骷髏又站立起來,向特警們撲去!

“快上車!”李正龍命令道,他認爲大家上車後就平安無事了,相信這些骷髏對於幾噸重的汽車一定無能爲力。

特警們上車後反鎖了車門,幾十具骷髏撲到車邊,一邊吐着黑色煙霧一邊強行拉着車門!

“咿哩哪嘛彌囉——”半空中紅眉老道口唸咒語,骷髏們像得到命令一樣,伏着上半身,喊起號子開始推車!

九輛汽車同時被掀了起來,又重重放下,車身在輪胎的反作用力下蹦起老高,。這們幾個回合後,車內的人立刻感到五臟俱裂,頭暈目眩,二十一個嫌犯因爲大多受傷更是受不了,有的已開始嘔吐。

這時,只見前方半空中一道神光閃現,李正龍在副駕駛位看去,只見一個黑影懸浮空中。

“朱清宇!”李正龍失聲叫道,他想朱清宇已受傷躺在後座上,這難道是他的魂魄嗎?

正在疑惑之時,只見朱清宇打出一道紅色光柱向紅眉老道直擊而去!

紅眉老道大驚,急停止唸咒,投出綠色光柱與之相接!

“呼啦”一聲,綠色光柱瞬間被吞噬,紅色光柱眼看就要直穿紅眉老道的軀體!

可是紅眉老道並不慌亂,直接推出雙掌將紅色光柱接住!

朱清宇大驚,難道這個妖道吃了不少男童的純陽之肉和女孩的純陰經血之後,煉成了陰陽神功?

正想着,同樣的紅色光柱從紅眉老道掌中噴出!

同時,紅眉老道獰笑一聲,猛吸一口氣,“啵”的一聲,一股蝕黑之氣直向朱清宇噴去!

朱清宇又是一驚,急化出陰陽傘,傘口對着衝擊而來的陰氣,盡數吸入!

紅眉老道並不吃驚,因爲他在郭家公館與朱清宇交戰之時已見識過陰陽傘的威力。只見他雙眼一閉,嘴巴嘰哩咕嚕地動了幾下,突然頭上“呼”地化出一頂臉盆大小的圓盤,圓盤四周帶齒,插着尖刀,飛速轉動着。

當圓盤轉動到不見圓盤形狀的時候,紅眉老道眼睛一睜,圓盤“呼”的一聲向着朱清宇飛刺而去!

朱清宇從沒見過這個玩意,知道這不是什麼好玩的東西,遂神識一動,如來金鐘“唰”的一聲罩住了全身,圓盤與金鐘罩相撞擊,發出清脆的聲響,並冒出片片火花!

朱清宇與紅眉道長較量之時,下面的骷髏停止了動作,看來他們是沒有靈魂的,他們的靈魂掌握在紅眉道長的手中。

見車外沒有響動,特警們立即打開車門,各自翻滾到路邊尋找掩體,手握鋼槍隨時準備出擊。

但是他們現在沒有地面上的目標,只能看見天空中的兩大高手在較量法術了。

十多丈高的半空中,朱清宇和紅眉道長正相持不下,空氣此時似乎凝固了,只能聽見圓盤與金鐘罩相撞擊聲和人們的呼吸之聲。

人們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至此,人們對朱清宇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李正龍喃喃道:“唉,想不到朱總竟是一位超人,不,一位神人!”

正在驚疑之時,只見紅眉道尊嘴眉心處出現了一個綠色的眼子,一股黑煙噴出之後,接着飛出十二個手執各式兵器的、青面獠牙的魔鬼,他們自各以凌厲的攻勢,向朱清宇撲去!

這十二魔鬼代表着陰間的最強黑惡勢力,什麼黑白無常之流一聽見他們的名字,都會嚇得屁滾尿流。

如來金鐘罩雖然堅固,但是在十二魔鬼的攻擊之下,搖搖欲墜,加上圓盤的攻擊,顯得有些力不從心了。

朱清宇冷笑一聲,呼喚一聲:“天神何在?”瞬間關羽、趙雲、秦瓊、尉遲恭四大天神出現在朱清宇頭頂,四神得令怪叫一聲,手執兵器向十二魔迎了上去!

四大天神比十二惡魔,一個打三個,雙方打在一起,兵器撞擊之聲轟鳴。

這是正邪兩種力量在人間的頂尖決鬥,勝敗關係着人間一方的安寧和幸福。

關羽很久沒有到人間了,也很久沒有打仗了,手早就癢得受不了啦,聽見朱大護法呼喚後他十分激動,行動也最快,舉着青龍偃月刀就“呼”的一聲吹了出去!

對方跑在前面的是排行第一的魔鬼陰無敵,他挺着一根狼牙棒勇敢地接下了關羽這一刀,他平時只聽說關羽是世人最爲尊敬的天神,家家門上幾乎都有他的畫像,心裏爲此很不服氣,正想找機會過過招呢。

可是當他看見這個身材高大臉如紅棗的美髯公時,不免心裏發憷,當他接上關羽這一刀後更是十分的後悔了——先是雙臂發麻,肝膽破裂,接着一口烏血噴了出來!

再想揮棒抵擋時,竟然發現現手中的狼牙棒竟然斷成兩截!

“咣!”可憐陰無敵連逃跑的念頭都還沒出現就被攔腰斬斷,其軀體瞬間消失,魂魄蕩然無存了!

另兩個惡魔見狀,吼叫着迎了上去……

尉遲恭的性格比關羽還暴躁,他這段時間一直守在太上老君府守護丹房,心裏早就覺得憋屈,一聽大護法召喚比當初找上媳婦還高興,拿起霸王鐵鞭就趕將過來,將最前面的一個惡魔讓給大哥關羽後,照着排名第二的惡魔陰無霸的腦呆就是一鞭!

但是他這一鞭力道比關羽的青龍偃月刀差多了,那陰無霸舉着一柄丈八鋼叉,毫無懼色的往上一挺,尉遲恭的鐵鞭竟然差點被搕飛!

尉遲恭一驚,心想老子是堂堂天神還鬥不過你這陰界的小小惡魔嗎?但是事實如此,他便責怪起手中這不大中用的兵器來,想當初在戰場上所向無敵兵器竟然只有三尺長,都不知是咋過打過來的,現如今卻打不過一柄鋼叉,大神的顏面都丟盡了。

正在懊惱,卻見陰無霸又飛起一叉刺來,尉遲恭心想總不能當逃兵吧,於是灌注全力將鋼叉向右邊一撥,那陰無霸便偏到一邊去了。

接着尉遲恭反手又是一鞭,不偏不倚正打在陰無霸的頭上,只看見一股黑煙飛過,陰無霸也魂飛魄散了!

“哼哼,大神就是大神啊!” 尉遲恭自我安慰地嘆道。

在關羽和尉遲恭與惡魔大戰的時候,趙雲和秦瓊已將排名第三第四的陰無痕和陰無悔解決了。四人交換了一下眼色,然後抖擻神威,唏哩嘩啦一陣猛殺,霎時一片鬼哭魔嚎,十二惡魔不到十分鐘就被全部消滅!

紅眉道長沒想到朱清宇能夠喚出四大天神,而且這麼快就將自己幾十年來馴化的地府十二惡魔消滅,心裏那個疼啊真是無法形容!由於心神不定,雙掌噴出的光柱飄動了一下,朱清宇噴出的陰陽神火“呼”地躥到他的面前。

“不好!”紅眉道長驚叫一聲,瞬間幾道灰黑色的幕牆降落,擋住了陰陽神火。

這純陰之幕牆哪裏擋得住陰陽神火,呼啦啦幾聲之後,幕牆化爲灰燼!

但是就是這幾秒鐘的時間,那紅眉道長卻裹着一團陰氣向前面逃去。

“哪裏逃!”朱清宇怒吼一聲,化着一道神光追了上去…… 紅眉道尊裹着陰霧向前方逃去,朱清宇化作神光從後面趕來。

紅眉道尊雖然煉得騰雲駕霧之法,但是速度哪比得上大神的步法,眨眼功夫就飄落在紅眉道尊前面,擋住了去路。

紅眉道尊大驚,急忙調頭,朱清宇的一隻銀錘早呼的一聲擊來,紅眉道尊低頭躲過,嚇出一身冷汗!

朱清宇沒想到他能躲過這一錘,心裏也暗自吃驚,心想這妖道如果不盡早消滅,都快要成仙了。於是另一隻銀錘也砸了過去!

結果又沒擊中,再看那道尊,已降落地面,化着一股陰氣逃遁,在經過特警們的車輛時,順手將吉安國劫持,一躍飛上了右邊的山崖上。

特警們回過神來,大聲呼喊着他們支隊長的名字,叫聲在夜空下的峽谷久久迴盪。

朱清宇沒有想到這紅眉道尊採用這種陰毒的方法,他“呼”的一聲躥上山崖,站在了紅眉道尊面前。

“哈哈哈!朱清宇!你有種就殺將過來吧,你們的頭頭可在我中手!”紅眉道尊猖狂地笑道。

“紅眉妖道,你最好放開吉支隊長,否則你會死得很慘。”朱清宇冷冷地說道,顯得低調。

紅眉道尊哼哈一聲,一手掐住吉安國的脖子,道:“相不相信我馬上就弄死他,快走開!”

吉安國動彈不得,呼吸困促,但是他仍然用盡力氣說道:

“朱……總,不要……管我,快……快……出手……”

這下朱清宇爲難了,如果不是對方劫持了吉隊長,他就能將紅眉道尊秒殺,一切都好辦了。但是現今怎麼辦?他心裏堵着一口悶氣,不知從何下手。

看來還是要用計才行。於是道:“紅眉道尊,我敬你是一方高道,就不爲難你了。只要你放了吉支隊,我就讓你離開。”一邊說着,一邊悄悄化出鐵索攥在手中,這鐵索呈深黑色,在這漆黑的夜裏很難被人發現。

紅眉道尊冷笑一聲道:“你少老夫來這一套!誰相信你說的是真是假?”

一聽這話,朱清宇便知他求生心切,便道:“男子漢大丈夫言出必行駟馬難追,要不要發毒誓?”

紅眉道尊心裏一動:難道他說的是真?如果能以手裏的什麼吉支隊換取一條命,那是再好不過了,否則今天就在劫難逃了。但是也必採取一些手段才行。

於是答道:“你轉過身去,將手抱在頭上,快點!”

朱清宇照着他的話將手抱在頭上,手執鐵索手柄,鐵索垂落於胸前,他做好了攻擊準備。

“呼——”一口黑煙從紅眉道尊口中噴出,朱清宇一聽聲音就知道他是故伎重演,於是用自閉功停住了呼吸。

黑煙包圍着朱清宇兩分鐘後,紅眉道尊手一揮,黑煙散開,朱清宇倒在了地上。

“哈哈哈!朱清宇,你難道不知兵不應詐嗎?不過我倒是佩服你這種捨己救人的精神啊!”紅眉道尊右手押着吉安國,獰笑着走過來,一腳踢向朱清宇,見朱清宇毫無反應,便彎腰下去,拉着朱清宇的衣領向後一拽——

就在這一瞬,一條細軟的鐵索“呼拉”一聲,準確無誤地套在了紅眉道尊的脖子上,朱清宇用力一拉,紅眉道尊沒來得及叫一聲,便直挺挺地到了朱清宇的後背之上!不過他的喉管咕嚕着,那如鋼爪一樣的瘦骨嶙峋的雙手本能地向朱清宇的雙腮狠狠抓去!

然而朱清宇一低頭,隨即腰、背、手同時發力,那紅眉道尊便一個翻叉撲倒在地,來了個狗吃屎,兩顆本來已經鬆動的門牙便磕落在地,滿嘴烏血。

這本是擒拿格鬥中的簡單一招,朱清宇好久沒用了,沒想到這一招還真管用。

“哈哈哈!妖道,你這下服氣了嗎!”朱清宇吼道,他狠不得生食其肉,牙齒咬得格格響。

紅眉道尊的脖子被鐵索勒着,眼珠鼓脹,紅眉毛紅鬍鬚猛烈顫動,就是說不出話來。

就是能說話已爲時已晚,只見神光一動,光影中紅眉道尊瞬間變成了一個小人兒,被朱清宇放進了貯物袋。

吉安國此時站在旁邊喘氣,他手摸着脖子,喉管上已被紅眉道尊掐出了兩道血印。

見朱清宇已將紅眉道尊制服,深感佩服,真誠地說道:“朱總手段高強,若不是你,我就只能是束手就擒了!”

朱清宇道:“吉支隊見外了,一家人不說兩家話,這點事還能難住我麼?”

“那我們走吧,李處他們正等得心急呢!”

“好,走吧!”

吉安國轉身一看,卻見是萬丈深淵,囁嚅道:“這、這怎麼走?”

朱清宇淡然一笑道:“拉着我的胳膊就行了,閉上眼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