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你們大食人,就如此不堪一擊嗎?!”

黑衣頭領,一步步走向恩特。

雙眸盡是失望。

果然,大食人靠不住啊。

一羣豬玀一樣的蠢貨!

“你想幹什麼?”

萌嫁豪門之甜品小妻 恩特見黑衣頭領走來,當即退後了幾步,厲聲喝道,“不是我大食勇士太弱,而是李易麾下的將卒,皆是精銳中的悍卒,以一擋十的存在!”

“你說我怎能擋住他們?!”

“不僅是我們,恐怕你們以後想要反唐,你們覺得你們的兵卒,能擋的住李易麾下的將卒嗎?!”

說道此處。

恩特語氣變得低沉,看向黑衣頭領道,“所以,我們還是有合作的必要,我可以上書大食國君,促成你我兩方結盟,共同堆翻大唐,如何?!”

這一刻。

恩特竭力的爲自己尋求活命的機會。

他又不是傻子。

自然看出了,黑衣人想要殺人滅口。

以免自己將他們的信息,透露出去,惹來大唐皇帝李隆基的猜忌,從而破壞他們的謀劃!

“你說的有道理。”

黑衣人停住了腳步,但是話鋒一轉,又道,“可是我卻不相信你,還有你們大食。”

“爲了不影響主上的大業,死人是最爲穩妥的。”

“你說呢?”

黑衣頭領殺機畢露。

讓恩特顫抖的嘶吼,

“不。。不。。你不能這樣!”

“你殺了我,你們怎麼應對李易,你們也將不是他們的對手!”

“你們主上需要我們大食!!”

“這不是你這個死人所關心的了。”

話音未落。

黑衣頭領身形一閃,一道寒光乍現。

“噗嗤。”

恩特的脖頸,便出現了一道血痕。

“鏗鏘。”

恩特手中戰刀落地,捂緊了自己的脖子,口中溢血的,含糊道,“你們的下場。。會。和我一樣的。。”

倒地。

斷氣了。。

“大哥,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恩特已死。

其餘黑衣人,來到了黑衣頭領面前。

“繼續尾隨李易尋找機會。”

黑衣頭領轉身,“小六,將消息立刻傳回長安,讓主上做足準備,李易此人不好殺。”

小六點頭,“知道了,大哥。”

“走吧,回斯珀爾城。”

黑衣頭領身形一躍,向着西城門方向趕回。

但就在此時!

“咻!”

一道箭矢破空而來,直指黑衣頭領!

“啪!”

跳躍而起的黑衣頭領,在半空中扭轉身軀,險之又險的躲了過去,翻身到了地上。

連忙擡起頭顱,看向前方的夜幕。

只聽見,前方戰馬踏地密集,一道悶喝響起。

“你們這是想走哪兒去啊?”

相同的話。

不同的語氣,讓黑衣頭領瞳孔一縮。

“大哥!”

其餘五人,也連忙聚集到了黑衣頭領身邊,持刀,面色無比凝重的看向前方。

“你們是怎麼發現我們的?”

黑衣頭領疑惑。

目光死死地盯在了,一名鐵面將領身上。

與他後面,無聲無息顯露身影的將士。

“進城時。”

鄧艾冷笑,反問了一句,“站在房頂上好玩嗎?” 大巫的瘋狂逼迫,辰凡在最後一次,頭一回釋放出至尊龍魂,絕命反擊,大巫進入御天不久,修爲並沒有完全穩固下來,加上辰凡的至尊龍魂突然出擊,大巫直接遭了道,面對至尊龍魂這等傳說中的存在,大巫不敢逗留,直接舍下了目瞪口呆,還沒有回過神的少巫,奪命般的企圖從窗口逃走。

而就在此時,窗外突然飄來一道金光,倉皇跑路的大巫徑自與那金光來了個親密接觸,那金光當一觸及大巫,立刻化爲漫天的金色花瓣,瘋狂的切割着大巫的身軀,眨眼間就將大巫給切成了一堆碎肉。

可憐的大巫,就這麼出場了一下便死於非命,直到死的那一刻,他可能都還弄不明白,到底死在什麼東西之下。

大巫瞬間斃命,辰凡一聲悶哼,那至尊龍魂一個盤曲,飛了回去,自辰凡的天靈蓋中隱入體內,而至始至終,辰凡的左手都還抵在蕭吟月的背上。

一道白色的人影自窗外飄入了包間之中,是沈落落,剛纔那道金光正是她的護身金蓮。

沈落落看了看一眼辰凡,一個轉身,纖纖玉手虛空中連點,還沒有回過神來的少巫立刻被禁錮了。

制住了少巫後,沈落落這才向辰凡走去,看着一臉煞白,胸口衣服已經全被鮮血染紅的辰凡,沈落落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心痛,而後柔聲問道:“你沒事吧?”

“還死不了,你怎麼纔來?”辰凡微微仰頭看着沈落落,問出一句。

沈落落繡眉微微一挑,說道:“看來你早就知道我跟着你。”

“昨天不告而別,今天卻一直跟着我,總是搞得那麼神祕,你不累嗎?”原來辰凡自今天早上出門時就已經感覺到有人跟着自己,但他能感覺到,跟着自己的那股微弱的氣息並沒有敵意,也就沒有去將她揪出來,剛纔看着那金光,辰凡自然猜到了是沈落落。

“我只是想給你一點處理事情的時間而已。”

辰凡能聽出沈落落的話另有所指,但此刻,他只關心蕭吟月身上的毒,當即說道:“先解開他的禁錮,我要話要問他。”

沈落落一擡手,解開了少巫的部分禁錮,此刻,少巫哪裏還有剛纔那不可一世,小人得志的樣子,滿眼驚恐的看着辰凡,剛纔,少巫可是親眼看到,大巫是怎麼死的。

可笑啊,前一刻,少巫還洋洋自得,哪知道,局勢變化卻是如此之快。

“你知道我要問什麼,說吧。”辰凡沉聲對少巫說道。

少巫一臉驚恐,渾身直哆嗦,結結巴巴的說道:“黃……黃泉水的毒沒……沒有解藥。”

辰凡一皺眉,冷聲道:“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重新組織一下剛纔的語言。”

少巫知道辰凡已經動了殺機,連忙道:“真……真的沒有解藥,但我可以回去找,一定能找到解藥。”

шωш▪ⓣⓣⓚⓐⓝ▪C〇

“抱歉,我沒有那麼多時間等你。”辰凡說話之際,看了一眼沈落落。

沈落落微微一皺眉,但還是會意,轉身屈指一彈,一道金光掠過,少巫的眉心中已經多了一個血洞,他雙眼猛瞪着,由於被禁錮着,因此沒有倒下去,但他的生命卻已經悄然流逝。

“我什麼時候成了你的殺人工具了?”沈落落語氣有些不快的看着辰凡說着。

辰凡也並沒有回答她,只是問道:“你有沒有聽說過‘黃泉水’這種毒?”

“聽說過,據說是從九九八十一個死了七天的人身上的屍油中提煉而出的。”

“哦?”

辰凡似乎看到了希望,急忙問道:“那你知道有什麼藥可解嗎?”

“沒有。”沈落落乾脆利落的搖頭說着。

辰凡一皺眉,又問道:“那我身上的龍血可以嗎?”

“你可以試試。”沈落落並不確定。

辰凡抱着最後一絲希望,說道:“你來幫我。”

沈落落點了點頭,從旁邊的茶几上拿起一個並沒有用過的茶杯,此刻,一旁的夏荷已經清醒過來,剛纔的一切,給她的震驚實在太大,所有的一切都已經超出了她的想象認知,但此時此刻,她心頭雖然有衆多疑問,但也知道不適合問出來,眼下,最擔心還是蕭吟月身上的毒。

在夏荷的注視下,沈落落右手食指輕輕在辰凡的手臂上一劃,鮮紅的血液快速的向茶杯中流去,沈落落接了大概了大半杯辰凡的血液,而後準備去喂蕭吟月,一旁的夏荷見狀,雖然不明就裏,但還是趕忙上前幫忙。

在沈落落與夏荷的忙活下,死活還是將辰凡的血液灌入了蕭吟月的嘴中,辰凡不敢貿然收手,一直用武息護着蕭吟月微弱的心脈,此時此刻,包間中,一片寂靜,不論是沈落落還是夏荷都一臉期許的看着蕭吟月,希望能有奇蹟發生。

好一會,辰凡緊皺的眉頭終於緩緩的蘇展開來,雖然蕭吟月並沒有醒過來,但體內的毒終於還是在辰凡的武息與血液的雙重護衛下勉強穩住了。

辰凡這才緩緩的收手,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而後趕忙起身將蕭吟月給抱了起來,而後對沈落落說道:“這裏你處理下。”

辰凡說罷,身形一動,化爲一道金光,從窗口飛了出去。

留下緊皺繡眉的沈落落與一臉驚駭的夏荷。

租住房中,凌雪嬌三女都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着電視,不過,三女明顯都有些心不在焉各有心事,突然,一道金光自客廳外的陽臺上飄落而入,凌雪嬌三女立刻做出警戒之態。

然而,當看着進來的是辰凡,而且還抱着一個女子,三女急忙迎了上去,凌魚歌當先問道:“姐夫,這是怎麼回事?她是誰?”

凌雪嬌也不解的看着辰凡,不過,胭脂卻說道:“是她?”

胭脂是見過蕭吟月的,辰凡立刻說道:“她叫蕭吟月,苗黎族的大巫與少巫利用她的一個朋友對付我,出了一些意外,她現在身中劇毒,生命垂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