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先生沉聲告誡道。

「呵呵!」

林天佑冷笑了一聲,他已經是神了,還需要覬覦那種登神之位嗎?

只是,這個登神之位,他總感覺是某個人弄出來的陰謀。

如果成神這麼容易,那世上也不可能只有這麼一點真神。 凌天煜深吸了一口氣。

他知道君雲卿很厲害,還親眼看見過她將慕明奕一腳踹飛,又逼退了凌非墨。但那個時候,他們兩人被大理寺的陣法壓制著,無法動用玄氣!自然是君雲卿佔上風!

當反派熟知劇情 而現在,他除了沒有將玄氣外放,其他都全力以赴了!甚至還動用了玄技!

卻還是沒贏!

一招!只靠肉身力量,一招就破開了他的玄技,而且還有餘力傷到他!

這還是人嗎?!

凌天煜一雙桃花眼睜得老大,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白色裡衣上面明顯的手掌印,再看了看對面施施然收回掌的君雲卿,嘴張了又張,半晌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要知道君雲卿還不能修鍊呢!要是她能修鍊,這一招用上玄氣,自己已經躺下了吧?!

要不要這麼變態?!還讓不讓人活了?!

這種相隔十年,隔壁天天和自己作對的熊孩子突然變成了絕世妖孽天才的感覺真的是太心塞了!

煜世子表示他得好好緩一會!想想自己這麼多年修鍊到底有沒有意義!

虧他還一直被師父誇天賦好什麼的,和君雲卿比起來簡直要被踩成渣了!

自尊心碎得都補不起來了好嗎?!

「喂,還打不打?」君雲卿慢悠悠的問道。

還打個屁!凌天煜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自己的玄技被破還被反傷,哪還有臉再打下去?!

兩個人總不能死磕吧?君雲卿既然已經證明了她有傷到他的能力,勝負已經分出來了。

「我輸了。」他悶聲道。

「別那麼沮喪嘛,來笑一個。」君雲卿笑著伸手去抬他的下巴,被沒好氣的打掉。

「行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留手了,不然我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破開你的武技。」君雲卿笑著和他並排蹲在一起。

天羅三擊是集中全身力量以點破面,每一擊都攻擊在同一個薄弱點上,而且每一擊都相當於她全身力量的總和。

但兩人修為到底相差太多了,一招是不可能破掉凌天煜玄技的,本來她後面還準備有連招,結果卻沒用上。

很顯然,凌天煜怕真的傷到她,收力了。

君雲卿是那種你對我好一分,我就對你好一百分的,凌天煜已經徹底被她納入自己人範疇,當下直接道,「好了,我看你玄氣滿溢,是到瓶頸,要衝七品了吧?到時我給你煉幾瓶蘊神丹,算給你的賠禮。」

凌天煜哼了哼,一點小恩小惠就想收買……

「等等,你說什麼?蘊神丹?!」他猛的扭過頭,大力得差點沒把自己的脖子給扭折了,「你……你你會煉丹?!」

「是啊!不相信?」君雲卿偏頭。

當然不信啊!誰不知道煉丹師必須是玄者!

凌天煜下意識的就要反駁,臨到嘴邊忽然想到,每一次他質疑君雲卿的話,都會被啪啪啪的打臉,頓時猛地把嘴巴一閉,只用無比殷切的,火熱的眼神「含情脈脈」的注視著君雲卿,直把她看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好了,別這樣看我!是真的!我會煉我能煉!不過不是現在,過段時間吧。」

玄將境以上需要的丹藥必須灌注玄氣才能成丹,不能用控火大手印取巧。

要煉製蘊神丹,她必須解決自己不能修鍊的問題才行。目前空玄果和仙鳶淚都已經有了下落,就差最後一味離火神芽了。

「什麼時候都可以!」

只要有就行!

蘊神丹啊!還是用瓶來計算的!要知道他師父貴為流雲宗長老每個月也只能領一瓶好么!幾個師兄弟分起來也就每人一顆!這還是親傳弟子才有的待遇!

凌天煜激動得不行不行的!

「雲卿!」他朝君雲卿飛了個媚眼,一把握住她的雙手,桃花眼眨啊眨的,水汪汪的含情帶怯,「幾瓶說不定不夠啊。」

突破了七品還有八品嘛!突破了八品還有九品嘛!突破了九品還有玄侯境嘛!玄靈丹也可以來一顆的!他絕對絕對不介意!

凌天煜開始認真回想自己找到千瓣碎金蓮的地方還有沒有第二朵!沒有這次進山也要找一朵出來!

雖然他才六品玄將,但只要有大批蘊神丹打底,離晉陞玄侯還會遠嗎?絕對不能啊!

君雲卿:「……」

這個蕩漾得沒邊的人是誰?她不認識這貨啊!

「自帶藥材我就幫你煉。」她沒好氣的道。

「好!說話算話啊!」凌天煜飛快的答應下來。

這年頭有錢也不一定能請到煉丹師出手好嗎?!還要花費不小的代價,現在只是自備藥材,他簡直賺翻了!

凌天煜想著一陣心花怒放。

「我們什麼時候去千雲山脈?那果實既然已經臨近成熟,去遲了只怕夜長夢多。」他積極的道。

「就今晚。」君雲卿思忖了一下,「子時后你來侯府找我。」

「好,那我先回去準備。」說罷凌天煜轉身要走,被君雲卿叫住。

她無力扶額:「世子爺!你的衣服還沒穿!」

這樣衣衫不整從侯府出去,別人還以為她把他怎麼了呢!

讓護衛送了一套北冥影的衣服過來,穿在凌天煜身上有些過大,不過至少比沒穿或者穿濕衣服好。

凌天煜對此毫不在意,隨意把長發一挽,玉冠也不戴了,乍然看上去很有些放蕩不羈的味道,那桃花眼斜斜一瞥,彷彿帶著勾刺一樣,勾得旁邊伺候的婢女一陣臉紅心跳。

「那我就先走了!」他袍袖一揮,翻上圍牆。

「走正門吧,正好我也要出去一趟。」

君雲卿這時換了一身紫色獵裝,手裡提著一根鞭子緩緩從屋內走出。

紫羅蘭的色澤艷麗,卻壓不住她的美,反倒成了陪襯。

白瓷的肌膚襯著冷艷的紫,將她深斂的冷傲和邪肆都釋放出來。

緊身的上裝沿著腰線收攏,勾勒出不盈一握的纖腰,袍袖略窄,上面綉著細膩雲紋,筆直的長腿包裹在順滑的長褲下,束入腳下的冰鳳靴中,英姿颯爽中透著隱隱的魅色!

如果說著紅的君雲卿美得如同引人飛蛾撲火的烈焰,著紫的她就如同月夜下迷惑人心的妖。

凌天煜一瞬間都有些看呆了。

不僅是她,就連一旁見慣了自家小姐美麗的君家護衛,都看愣了神。

這君雲卿簡直是不讓人活的節奏!回過神來,凌天煜大搖其頭。

論美貌論家世她都獨佔鰲頭!還會煉丹,要不是不能修鍊,估計炎陽城的世家貴女們都不用活了!

這樣的君雲卿凌非墨以前竟然不喜歡?!那眼睛得多瞎啊! 「這點小事,本少可以把你們做到。」

林天佑想都不想,直接答應了。

如果他願意的話,甚至都可以把雨家人送到登神台。

可惜,他跟雨家人的關係還沒有好到那種程度。

只是互相利用而已。

「這點……小事?」

雨元在一旁聞言,直有一種衝動,想把林天佑掐死。

就算是九天之地的二流以上強者,進個入口都不敢說那是小事。

林天佑哪裡來的自信,敢說這是小事?

「哈哈,龍皇有這樣的自信倒是件好事,只希望你到了九天之地后,還能繼續保持這樣的自信才好。

畢竟,那個地方跟神域還是有著巨大的差距。」

雨先生忽然笑了起來。

他也不去打擊林天佑的信心。

年輕人嘛,有自信是好事。

林天佑從對方的表情里能看出來對方根本不相信自己。

但他也不去辯解,反正到了九天之地后,他們就能見到自己的能力,一切以事實說話。

到時候他們別震驚的把下巴掉下來才好!

「啊!」

就在二人還在說話,前方卻傳來了慘叫聲。

原來率先進到虛無之門的人,被一道強者打中,直接墜落地面。

被打中之人,身上一片焦黑,神魂已然覆滅。

「怎麼回事?」

火重明問道。

「是虛無殺線!」

雨先生皺眉說道。

「那是什麼東西?」

火重明帶著濃濃的驚訝再問。

先前被打中的人,明明身上沒有火焰燃燒,但身上的傷卻似乎被熊熊大火燒過了一般,讓他費解。

「此線是預防無意中發現虛無門的外界人亂闖而存在的。

九天之地的人有身份憑證,可以隨意進入。

但外界之地,一旦進去,必造此線的攻擊。」

雨先生回答。

「你說什麼?」

火重明頓時就有些生氣了。

「那既然有這樣的攻擊存在,你給的名額還有什麼用?」

他費勁本事,才獲得雨家的一個名額,結果有了名額,還是要面對虛無之門的殺線,那他辛苦那麼長時間有什麼意義?

現在倒好,欠了雨家的人情不說,自己還要面臨殺線的攻擊危險。

實在是不划算。

「不,這個名額還是有用的。

沒有我們的名額,剛才那個被殺線攻擊的人,就不是這種程度的傷害了。

他會直接連骨頭渣子都被那殺線融化!」

雨先生說道。

「現在他還留有全屍,就是受名額的保護!」

火重明聞言,終於是明白了,有了這個名額的加持,他們受到殺線的攻擊就會減弱。

只有真正實力高強的人,才有可能通過殺線的考驗,進到九天之地。

「哼,都是一群廢物,受到名額的保護都還進不去虛無之門,這樣的廢物,即便吸收到了天道之力,又跟垃圾有什麼區別?」

這時,遠處傳來了一道非常不屑的聲音。

「龍皇,是窮奇!」

火重明小聲開口。

林天佑則是眼眸寒冷,他已經讓窮奇滾回去了,沒想到這個傢伙還厚著臉皮過來,真不把他的話當回事是嗎?

「龍皇,我這次過來可不是找你的。

我現在已經受雲家的邀請,正式獲得了他們的名額。」

窮奇盯著林天佑,咧嘴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