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的話,雖不可深信,但也毋庸置疑。

作為一個在這世界沒有身份,沒有家人和朋友,對這時代充滿未知,而且還是非法入境的穿越者來說……

頂替他人,確實可以解決許多即將面臨的危機。

說起來,若不是老天爺看在自己長著一張代入感極強,足可毀天滅地的臉的份上,也不會連夜派錦衣青年,百里迢迢地趕過來逼良為王,好教自己能獲得一個合法的身份。

如此的阿Q精神勝利法過後,李浪的思緒又回到了現實。

他心裡知道,這冒名頂替,終歸是九死一生。

歷史上不知有多少冒充達官顯貴的前輩,他們前赴後繼地加入假冒大軍中,享受著以前沒有享受過的日子,娶上以前沒有能力娶到的女人,走上以前完全不可能走上的人生巔峰。

可到最後,大多數冒牌貨都沒有好下場。

而他這還是冒充一個國家的王爺呢,風險不可謂不高,難度不可謂不大。

拒絕自然是不可能了,現下人為刀俎,我為魚肉,若不答應,怕要立馬原地去世了。

李浪微微一嘆,深感人生之不易,同時,也奇怪青年這樣做的目的。

見青年還靜靜站著等待回答,他先拱手道:「好,我反正無處可去,你們還救了我一命,那我便為王爺效命吧……」

說完,又疑惑地問道:「只是王爺,你一個天潢貴胄,為何要我一個陌生人來冒充呢?」

青年望著遠處綠油油的農田,嘆道:

「我雖為一國王爺,卻也身不由己,時常有生命之危,為了能活得長一些,糾結了許久,才下定決心捨棄王位,連夜從邯鄲城裡逃出來,今日遇到仁兄,見你與我相貌一般無二,便想著讓你代替我,在邯鄲城中活下去,以掩人耳目,讓城裡的人不再來尋我,也好讓我能獲得自由……」

「原來如此,卻不知是什麼,讓王爺連王位都不要了?」

「因為一個女人,一個美艷不可方物,卻也殺人不見血的女人。」

「女人?」

聽到這句話,李浪略感意外地看了青年一眼,「王爺居然怕女人怕得連王位都不要了?」

這裡是古代,女人不過男人的附庸,地位極低,歷史上能騎到男人頭上而青史留名的,十……二十根手指頭都可以數得過來。

青年瞬間變了臉色,激動地道:「怕,當然怕,你不知道那個女人的厲害……」

李浪有些好奇:「哦?願聞其詳……」

青年緩緩地說:「這女人是當今皇后,也是我的皇嫂,她起先不過是我父皇宮裡的才人,後面不知用了什麼媚術迷惑住我皇兄,父皇駕崩后,幾經波折,成了我皇兄的昭儀。

成為昭儀以後,她撕下柔弱可憐的外表,虺蜴為心,豺狼成性,先是陷害逼死前皇后,順利成為我皇兄的後宮之主,接著又乘我皇兄卧病不起之時,牝雞司晨,掌控朝政,殘害忠良,誅鋤異己,近兩年來,幾乎成為我晉國的女皇了。」

李浪聽青年描述,心下駭然,這說的不就是唐朝的武則天嗎?二十根手指頭都可以數得過來的女人啊。

「我皇兄已過不惑之年,可至今沒有妃嬪給他誕下皇子,儲位空虛便成了我晉國的第一等難題。」

青年吸了口氣,接著說道:

「既然沒有子嗣能夠繼承大統,那隻能從皇族宗親里挑選合適之人。

皇兄除了我以外,還有兩個兄弟,一個堂兄,以及一位皇叔,皇叔他還有兩個兒子,他們六人和我便成了競爭這皇位的主要人選。

而那不會下蛋的母雞,不知她在想什麼,總之是不樂意我們這些人覬覦那個位置。

她為了控制我們以及群臣,建立了桃花衛。

這桃花衛,裡頭多為女子,她們權力極大,手段也極為殘忍,一旦落入她們手裡,就算鐵塊一樣的漢子,也會被折磨得化成一灘鐵水。

前年,我四弟便是被桃花衛誣陷,被那妖婦削去王爵,全家流放北地靈州,他在出發靈州前,就因羞憤自縊而亡了,唉,慘吶……」

聽到這裡,李浪不由感慨,當王爺壓力也挺大,同時也大致搞明白了自己即將要面對的處境……

在這個名為晉的國家,有七個皇室成員正在爭奪皇儲的位置。

而實際掌權的皇后卻不希望他們成為儲君,如今七個人中已經有一個喪失奪位的資格了。

那他呢,一個無名小卒,一個無依無靠的小人物,卻因為跟人家襄王長得一模一樣,而被動地卷進奪位的漩渦里,未來的命運還不知是什麼樣的呢。

只是想想還挺刺激,小說都不敢寫的劇情,居然發生在了自己身上。

女皇誒……

李浪心情複雜地感慨了下,接著便聽青年說道:

「我從小體弱多病,又因性情孤僻,很少參與朝政,結交大臣。

可就因排行老二,是最有資格爭奪皇位的人選,所以皇后便每每藉此千方百計地針對我,桃花衛那群女人更不舍晝夜地在我府門前監視,我想若我一直待在京城,怕不用等到病死,便會被她們給嚇死了。」

「王爺不容易啊。」

李浪感嘆一句,又好奇地問道:「她們既如此厲害,那你又是怎麼躲開她們的眼線,從邯鄲城跑出來的呢?」

青年往左邊走出一步,揚起頭道:「自是用了瞞天過海之計,此中經過,在此無須贅述……」

說罷,轉過頭看著李浪,不知想到什麼,低下頭又道:

「……我昨夜從邯鄲城出來,誰也沒告訴,就連最親近的侍衛,也未通知,此刻他們怕已經知曉,出城來尋我了,按著時辰計算,估計馬上要到。

而讓仁兄代替我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你拖住他們,讓我能夠順利離開此地,找個地方安心養病。」

「誒,什麼?」

李浪後退一步,驚訝道:

「我代替你,沒問題,可王爺,你不打算先教導我一番,再走嗎?此時,我若出現在你府里的那些人面前,怕不需片刻,便原形畢露了。」

青年低著頭,雙手抱胸看著黃土路說:

「我是實在沒有時間,而且仁兄此刻出現在我府里的人面前,時機是最好的,何況,你不是得了失魂症?如此正好能在我府里那群人面前矇混過關。

等我到了安全之所,便立馬請人與你聯絡,到時讓她細心調教你,慢慢幫地你恢復「記憶」,豈不更好?」

「王爺這樣說,好像是兩全其美了,不過的話……」

李浪說著,忽然話鋒一轉,緩緩地道:

「待會兒面對你府里那群人時,光失憶怕是不夠啊。

失憶只是暫時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忘記了身邊的人和事,可自身的一些小習慣、愛好、癖性,以及喜歡和害怕的人與物,記在心裡的那些東西,都不會因為記憶的缺失,而發生變化。

所以,在和王爺府里的那些人碰面之前,我還是得先知道一下有關於王爺的言談舉止、性情癖好,也好讓我在短時間內熟悉你,以為度過第一關而做充足準備。

當然,為了能達到以假亂真之效,除了剛才所說的外,我想我還需要了解京城中、皇宮裡、和你府上的一些情況。

以及你交往過的朋友,親近之人,仇恨之人,還有跟你發生過關係的女人?呃,應該沒男人吧?哈……總之,遠遠近近,各個方面,我都需要了解。」

李浪噼里啪啦地說了一通,青年只聽得雲里霧裡,過了片刻,他的臉上才露出恍然驚訝之情:

「唔,仁兄,你考慮得比我還深,懂得比我還多,真是令人意外。

我本以為的失魂症只是就單單忘記自己,和身邊的人事而已,未曾想過這麼多。

說起來,若不是仁兄一一羅列出這些,我怕我都不知道該如何跟日後調教你的人,說清有關自己的情況了,可這麼短的時間裡,要把這些全告訴你,似乎有點強人所難……嗯?」

青年剛表揚了李浪幾句,只是話音剛落,忽然發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一個平民百姓,面對他時,是不是太過平靜了點?

一個患了失魂症的人,怎麼能如此條理清晰地列出自己需要知道的東西?

而且他剛才對失魂症的描述,歸納總結,怕要比專門研究這個癥狀幾十年的老神醫都來得全面細緻。

那樣,他是通過什麼渠道了解的?為什麼要去了解?

他出現在我的必經之路上,是巧合,還是誰的刻意安排?

諸如此類,越想越覺得反常。

他可能在裝傻。

或許是桃花衛的人,正打算套自己的話。

剛才,大意了啊。

想到這點,青年幡然醒悟,越想越怕,一股涼氣從脊椎直接躥到後腦勺。

鬼使神差地,他扭頭過去,眼睛死死盯著李浪的嘴,沉聲問道:「仁兄,你能懂這麼多,一語說出失魂症的特點,想必以前看過這類病症的書吧?」

「以前?」

「是啊,若以前沒看過,怎麼會知道這麼多?」

「王爺,你想表達什麼?」

「沒什麼,就是想問,你不是失憶了,為什麼能想起來這些呢?」

「我可以確定,我是失憶了。」

李浪毫不猶豫地給了青年一個肯定句,其實心裡已經開始慌了。

他沒想到對方會突然問這個,這個腦迴路完全跟不上啊。

一面暗暗吃驚於對方的反應,一面暗自責怪自己多嘴,作為一個失魂症患者,確實不該想起什麼失魂症的癥狀。

可雖然自己是在假裝失憶,只要不去承認,那對方也無法檢測出來真假吧。

嘿嘿……

心中亂的一批,臉上卻依舊不動聲色地對青年嘲諷道:

「但失憶了又如何?失憶就不該記住什麼是失魂症嗎?若這樣,那我為何還能正常地和王爺交流?」

「這……」

「……王爺,你是不是對失魂症這三個字有所誤解?有關失魂症的書,我以前或許真的在哪裡看過呢?」

「你……」

青年被反駁得有些說不出話來,但他仍不放棄地反問道:

「可據我所知,患了失魂症的人,大多都會變得呆呆傻傻,比如我王府隔壁坊里的張寡婦……」

李浪沒等青年說完,諷刺地笑了笑,插嘴道:

「王爺,你是什麼時候有了「患失魂症,就是傻子」的錯覺?

聰明人就算失魂了,也還是聰明人啊。」

青年發現自己這回反駁不過了,或許真是自己猜錯了也說不定。

而且就算桃花衛的人,她們怎麼知道我會想到讓一個一模一樣的人來冒名頂替自己呢。

應該是這樣了。

為了緩解兩人間尷尬的氣氛,他失笑一聲道:

「仁兄,是我多心了,請你原諒,不過,我還真的從未見過像你這般自賣自誇的人……」 唐天出了宿舍之後,找了好久才在圖書館找到了秦月,當然了,還有讓人有點討厭地龍千月!

「唐天,你找有什麼事嗎?」秦月看著突然出現的自己面前的唐天,心裡像是吃了蜂蜜一樣甜,因為這是唐天第一次主動找自己不過唐天今天怎麼會突然來找自己?難道他突然找自己是為了….」想著想著秦月就不好意思地用手蒙住了自己的臉唐天看到秦月的動作,一下子沒搞懂這是什麼意思,隨即就把目光轉向了龍千月,希望龍千月給自己解釋解釋雖然唐天不明白秦月為什麼這樣,但是做為秦月從小一起長大的龍千月,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秦月心裡此時的想法了龍千月心裡對於秦月是真的無語了,「有沒有搞錯啊!唐天只不過來找你一下,而且你還不知道唐天來找你幹什麼的,你說你必要弄成這樣嘛,這是不是也太花痴了點吧!」

可是龍千月又不能看著秦月一直這樣下去,畢竟唐天還在一旁看著了,於是就推了推秦月「我說秦月你夠了沒啊,唐天還在對面看著了,難道你想唐天一直這樣看著」

聽到龍千月的話,秦月連忙恢復了過來,不過臉上依然紅的要死唐天從來沒有和女孩子接觸過,不知道女孩子臉紅是害羞的意思,唐天看到秦月滿臉通紅,還以為秦月今天身體不舒服了,因此唐天關心地說地說道,「秦月,我看你滿臉通紅,你今天是不是有哪裡不舒服啊?」

聽到唐天的話,在一旁的龍千月一下子沒忍住就哈哈大笑了起來,而秦月在聽到龍千月的笑聲后,臉一下子就變得更紅了起來,看起來就像一顆紅通通的大蘋果,讓人看的真想上去咬上一口「千月」秦月滿臉不好意思地看了龍千月一眼「好好好,我不笑了還不行嘛!」龍千月知道自己的這位閨蜜臉皮薄,「對了唐天,我記得好像某人之前說過,不要讓我家秦月去找他的,可是現在某人自己找來了,唐天,你說說這是什麼意思啊?」

「這個,那個….」在這之前,唐天一直覺得自己的臉皮已經厚的無敵了,但是在聽到龍千月的話后,唐天發現自己錯了,其實自己的臉皮還是挺薄的,唐天此時的臉紅的跟猴屁股已經沒什麼兩樣了「千月,你亂說什麼了」秦月生怕唐天被龍千月的話給氣走,連忙對唐天解釋,「唐天,你不要誤會,千月這個人最愛開玩笑了,她剛才說的話都是跟你開玩笑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重色輕友!」龍千月聽到秦月的話后是滿臉地不憤,可是龍千月心裡更清楚,唐天這傢伙對於自己的閨蜜是多麼的重要,龍千月雖然心裡有些不爽,但是並沒有表現出來,只是乖乖地站在一旁「唐天,你今天來找我,是不是有什麼事啊?」秦月看著唐天說道「那個…那個…秦月你現在能不能先借我點錢,等我有錢了,我保證立馬就還給你」唐天滿臉不好意思地說道「騙子!」在一旁的龍千月小聲地嘀咕了句龍千月嘀咕的聲音雖然很小,但是有著靈級實力的唐天,卻聽得清清楚楚,不過為了自己的葯鼎,為了自己的實力,唐天只得裝作沒有聽見龍千月的話了「沒問題,那唐天你要借多少啊?」秦月想都沒有想就答應了唐天的要求聽到秦月的後唐天愣在了,說實話這個問題唐天還真的沒想過,唐天只知道買葯鼎的話需要很多的錢,但是到底多少錢卻不知道「嗯?你身上有多少錢啊?」

秦月翻了翻自己的儲物戒指說道:「我現在身上只有八百元石,不知道夠不夠」

唐天聽到秦月只有八百元石,心裡有點小小的失望,說真的,八百元石估計連塞牙縫都不夠,秦月看到唐天臉上的表情知道自己身上的這些錢不夠,於是就把渴望的眼神看向了龍千月「知道了,你不要再用那種眼神看著我了」龍千月翻了翻自己的儲物戒指后取出了一千元石,「這是我全部的身家了,再要就沒有了」

「唐天,是不是不夠?要是不夠的話,我現在可以回家拿」秦月感覺很失望,畢竟這是唐天第一次找自己幫忙,可是自己卻沒有幫的了「沒事的,錢不夠的話,我自己想辦法好了,你現在有沒有吃飯,要是沒有的話,和我一起去吃怎麼樣」唐天本想回去想辦法籌錢的,可是一想,就這麼走了感覺好像不太好,正好自己現在也餓了「好啊,好啊,千月一起去吧!」秦月高興地眼睛都笑細了隨後三人就向著食堂走去,再走的路上秦月的臉上一直都掛這開心的笑容,對於龍千月那是連看都沒看,氣的龍千月大罵秦月重色輕友不過此時的秦月那會還會在乎這些,她的眼睛連一秒鐘都沒有離開過唐天,看得唐天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過就在秦月無比享受這段快樂時光的時候,卻出現了一個找茬的,準確的說是一個求愛的人,而這被求愛的人就是龍千月就在唐天三人走到食堂大門的時候,從旁邊走來了一個手捧鮮花的男子,直接就走打到龍千月的面前單膝下跪:「我的女神,請接受我對你的愛」說著就把鮮花拿到了龍千月的面前說實話龍千月還真被這突如其來的求愛給嚇到了,不過身為皇室成員,龍千月還是很快就反應了過來,「讓開,我現在要去吃飯,沒興趣談這些」說著就準備從這個男子旁邊走過可是龍千月還沒走兩步就又被這個男子給攔住了,「女神,你是我一生一世的愛,請你接受我!」

龍千月本來是準備直接走人了事的,可是這個人實在是太煩了,為了以後不再這麼煩,龍千月也沒想太多就一把就抓住了唐天的手臂說道:「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他就是我喜歡的人,你現在是不是可以走了」

龍千月說出的話,直接把唐天和秦月給嚇了一大跳,龍千月自己反應過來之後,也知道說錯話了,但是話已經說,只好強錯就錯了,於是就小聲地跟唐天和秦月兩人說道:「你們不要亂想,我只是為了擺脫這個煩人的傢伙而已,唐天就當幫幫忙好不好?我保證,到時候我一定會借很多很多的錢給你」

雖然秦月知道龍千月此時說的事假話,但是看到龍千月就這樣抱著唐天的手臂,心裡還是很不舒服的,不過龍千月是自己的好姐妹,秦月也就只能忍著不說什麼了秦月不說什麼,可是不代表別人不會說什麼啊!這個男子看到自己的女神就這樣抱著一個男的手臂,氣的當場就提出了要跟唐天的決鬥要求「沒興趣」

唐天想也沒想就直接拒絕了,自己和龍千月根本就不是真的,自己幹嘛要去受這份罪,自己又不是吃飽了撐著不過這名男子卻一臉奸笑地看著唐天:「你沒權利拒絕,根據星楓學院的規矩,只要雙方的修為差距不超過一重,那麼被挑戰的一放就不能拒絕,你是靈級一重巔峰,而我是靈級二重初期,正好在一重之內,所以依照規矩你必須要和我決鬥」

星楓學院之所以設立這個規定,本意為了激勵學員之間的競爭,可學院的人絕對想不到,有人居然以此規定來泡妞而唐天還很不幸地參與了這件事,雖然唐天只是被動參與的「什麼?還有這種事?」唐天隨即就把目光轉向了龍千月和秦月兩人,可是看到秦月兩人點了點頭,唐天知道這件事是真的「我為什麼我會不知道這件事?」唐天問道「你之前一直在養傷,所以就沒人去告訴院規,我和秦月本來是想告訴你的,可是我和秦月把這事給忘了」龍千月不好意思地說道唐天確定有這個院規之後,連忙就拿開了龍千月的手:「喂,這位帥哥,我和她不熟,這件事和我沒關係」邊說著還邊朝後面後退幾步,擺出了一副不認識的模樣看到唐天的舉動,那名男子臉上的笑容,就像一朵盛開了的菊花一樣燦爛,不過龍千月此時卻真的是要氣炸了,就算我們的關係是假的,可我好歹也是大美女啊,幫自己擋擋「箭」難道都不行?想到這龍千月的眼淚就忍不住地看是往下掉了「你不是喜歡我嘛!那你就給我好好教訓這個傢伙,要是你能打的他媽都不認得,我就跟你約會」龍千月越想越生氣,於是就決定要好好教訓教訓唐天這個混蛋聽到龍千月的話,求愛的那名男子開心的幾乎要跳出來了,可是唐天卻哭喪這臉,心想自己這是出門沒看黃曆,躺在也中槍沒辦法,唐天只好和這麼名男子決鬥了「我叫張海」

「唐天」

既然沒辦法逃避,唐天欣然面對了先下手為強,決鬥一開始,唐天直接就向著張海攻了過去,張海雖然有靈級二重的修為,但是他的速度卻沒有唐天的快,所以一時間就被唐天打的只能被動防禦「風神腿」

「大地守護」

唐天的攻擊雖然快,但是攻擊的強度卻稍有不足,唐天不僅沒有破掉張海的防禦,反而被震得倒飛了出去,一連退了五六步就停了下來,體內氣血一陣翻湧,要不是唐天反應快壓了下去的話,就這一擊的反震之力就能讓唐天受傷了「剛才我看你打的很爽嘛! 豪門首席:總裁的天價甜妻 現在也讓我來爽一下」說著張海就主動地沖向了唐天,不過這一次卻是唐天倒霉了雖然唐天的速度夠快,張海抓不到,但是張海使出大地守護之後,防禦力是直線上升,唐天不僅沒能打破張海的防禦,反而因為攻擊時的反震之力受了不輕地傷,一絲的鮮血順著嘴角流了出來在下面看到唐天受傷的秦月,心疼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千月,都怪你啦,你看唐天都受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