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著這個邁入極限,陸凡對此只是發出一聲輕哼。很早之前,吳塵師傅便跟他說過,單修五行之一,越往後越弱。

這冰聖便是代表,完整的大道之力落在陸凡的身上,陸凡卻臉色都沒有怎麼變化。

皮膚上起了冰晶,一塊完整的冰塊將陸凡包裹在了裡面。

冰聖眉頭緊蹙,她的大道之力擊中人,可很少會發生這種情況。一般都是直接將其凍成齏粉的。

不過既然已經冰封住了,冰聖倒是不介意再多補上一劍,她飛身來到陸凡的面前。

冰晶長劍,一劍貫穿了冰塊,從陸凡的心口處一透而過。

嘴角升起笑容,冰聖大聲道:「區區武尊,也敢在我面前狂妄。殊不知力量有別,武聖之強!」

下方,幻月遮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眸之中忽的有霧氣升起。

一劍將一名衝來的北神國子弟斬倒在地,韓楓師兄看到了幻月的表情,輕笑道:「怎麼了,幻月。你這是要哭了?」

幻月指著陸凡,說不出話來。

韓楓師兄忽的哈哈笑道:「你以為陸凡師弟死了啊,哎呦。幻月啊,幻月,你太小看陸凡師弟了。」

幻月愣了一下,她不明白為什麼身為陸凡的師兄,韓楓一點都不擔心。

她再向其他人看去,發現陸凡的大師兄,二師兄,三師兄,以及南宮行,韓元寧等人都沒有一點驚訝的意思。

幻月正要說話,天空中,陸凡的聲音忽的響起。

「你也配叫武聖!」

砰!

冰塊崩碎,陸凡的手掌如閃電般抓住了冰聖的脖頸。

他就像是拎小雞一般,將冰聖捏在手上。身上生靈大道流轉,陸凡的手中,已然捏住了一顆珠子。

這顆珠子的名字,叫做源力珠。有此珠在,陸凡的身上的生靈大道,奔騰的如同極限強者一般。

冰聖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如此強橫的大道之力,怎麼會出現在一個武尊的身上。

這就是小國的見識,哪怕是冰聖這樣的極限強者。常年不出門,也已經跟不上世界的變化了。

她如果去擎天國看過這一次萬方諸國賽,便不會如此輕敵。

她如果聽說過陸凡極限武尊的稱號,幹掉過龍屠魔王的事迹,便絕對不敢離陸凡如此之近。

陸凡根本看都不看胸口貫穿過去的劍。

眼神一凜,掌天決!魂閃!殺生!

三招最強功法,陸凡幾乎是同時放出。

幾乎只是一瞬間,冰聖便發出凄厲的慘嚎聲。

陸凡左手上的九龍玄宮塔毫不猶豫的撞上了冰聖的晶杖,然後九龍玄宮塔上,一個巨大的漩渦出現,竟然硬是將晶杖從冰聖的手中搶走。

「哈哈哈,東西到手!」

陸凡甩手將冰聖扔出,再招手一揮,無鋒重劍飛來。

「天地一劍!」

手起劍落,無鋒重劍被陸凡扔了出去,準確無誤的插在了冰聖的身上。 「噗!」

冰聖一口鮮血噴出,漫天血水化作冰晶落地。

無鋒重劍貫穿了冰聖的身軀,直接將其死死的釘在了地上。

好巧不巧,就落在了韓楓師兄等人的身邊。

立馬,韓楓師兄等人連連退開。

帶著驚叫聲,韓楓對天空中的陸凡叫喊道:「陸凡師弟,扔准一點啊。你差點扔我臉上了!」

扭頭,韓楓揮散力量餘波,凝目向地面看去。

深坑出現,房屋倒塌,地面如同發生過劇烈的地震一般,龜裂的紋路一直擴散到視線盡頭。

足足百丈的深坑之中,冰聖的身軀被無鋒重劍死死的釘在那裡。

連中陸凡三招,哪怕她是極限強者,也吃不消。

七孔在流血,身軀被貫穿,冰聖現在是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極限強者的高高在上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驚恐交加的目光。

不得不說,極限強者的肉身還是很不錯的。

哪怕是被陸凡如此摧殘,她依舊沒有死。

陸凡的生靈大道到底是沒有練到家,中了陸凡的殺生決,冰聖的生機也沒有消失多少。

韓楓師兄蹲在坑邊笑著道:「北神國冰聖,真讓我大開眼界。弱的連武尊都打不過的極限強者!」

冰聖聞言又被氣的吐出一口血來。

陸凡翻身落地,緩緩將身上的冰晶長劍拔出。

上面的力量,根本傷不了他的身軀分毫。

身軀縮小,冷眼看著坑洞中的冰聖。

四周本來還在跟大師兄他們戰鬥的北神國子弟們,此刻見陸凡落下,皆不敢再上前了。

陸凡的存在,對於他們來說,就如同一尊蓋世魔神。

連他們北神國的最強者,天閣閣主冰聖都敗了,他們又如何再敢向陸凡出手。

此時不少人感覺自己的四肢都在顫抖,連兵刃都有些拿不穩了。

冰聖強行吐出一口血沫,看著陸凡道:「陸凡,我小看你了。你夠狠,居然身懷如此天地大道。不過我還是讓你付出了代價!」

陸凡眉毛挑動,道:「代價?你指的是什麼?」

冰聖大笑三聲道:「陸凡,你不會真的以為,我來武安國這麼久沒找到你。就只是在都城晃了一圈吧。哼,我告訴你,我已經派了一名冰雪力王,去往你的老家東華州,殺掉你的所有族人。你殺了我最心愛的弟子,我便要讓你同樣付出血的代價!」

陸凡頓時眼中殺氣衝天,咬牙道:「老妖婆,你真是不要臉到家了。死吧!」

陸凡怒不可遏,飛身向著冰聖殺去。

震怒之下,陸凡身上火焰衝天,一股奇異的力量出現在了陸凡的拳頭上。

冰聖猛然咬破了自己的舌尖。

她四周的空間一陣波動,冰聖的身下出現了一塊冰鏡,驀地將冰聖拖了進去。

空間位移!

冰聖在空間之道上的造詣確實不俗!

逃跑功夫,倒是一流!

但陸凡全上的力量還是擊中了冰鏡,立馬冰鏡之中,冰聖又發出一聲痛苦的慘嚎。

最後一刻,陸凡看到了從冰鏡中迅速消失的冰聖身影。

「奪魂滅魄!」

陸凡怒吼一聲。

最後一剎那,還是狠狠地給冰聖來了一下。

陸凡能感覺到冰聖的神魂被他撕裂出了一個口子,緊接著,冰聖的身影徹底消失不見。

冰鏡子碎裂,陸凡的無鋒重劍掉落在地。

韓楓師兄等人此刻終於臉色變了,幻月擔憂的問道:「陸凡,沒事吧?」

陸凡抬手一揮,拾起無鋒重劍,立馬飛身出了坑洞。

「走,皇城,找移天陣!」

韓楓師兄重重點頭,此刻不是再開玩笑的時候。

那該死的冰聖跑不跑,他不是很在乎,但東華州不會真的出事了吧!

「十三,殺無赦!」

陸凡最後留下一句話,便身影化做一道光向著皇城衝去。

韓楓師兄,小黑等等立馬跟著離去,很快這一片區域就只剩下了十三一人。

抬頭,十三看著這些已經被嚇破膽的北神國子弟,嘴角露出殘忍的笑容。

手指輕輕在長劍上摸過,十三身上殺氣衝天而起。

皇城內。

天青陽等人一直看著陸凡的戰鬥結束。

他們聽不到陸凡等人說話,只看著最後一刻冰聖以空間之道逃跑。

「可惜!」

呂老重重的一拍大腿。

此時要是能將冰聖斬殺在都城,那才算是徹底的報仇雪恨。冰聖在武安國作亂這麼久,已然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要她償命,絕對整個武安國拍手稱慶。

天青陽已經坐在了地上,他感覺有些腿軟。

澹臺葛,呂陰,還有水家一直沒有說話的水家等人,此時都眼睛泛著光。

尤其是澹臺葛,喃喃道:「陸凡真是太強了,這才是我。。。。。。」

說到這,澹臺葛頓了一下。四周人都看著她。

但緊接著,澹臺葛還是把剩下的話說了出來。

「這才是我心目中的男人!」

她的話,讓周圍人都笑了起來。

澹臺家主搖頭道:「葛兒啊,現在的陸凡,恐怕不是我們能夠高攀起的了。」

澹臺葛聞言面色微變,咬著嘴唇說不出話來。

早知今日,她當初就真的應該找個機會把陸凡給辦了,要是當年下點狠心,生米煮成熟飯,現在她可能真的是陸凡的身邊人了。

唉,恨只恨,當年下手慢。怨只怨,曾經傲氣多。

時過境遷,如今的陸凡已然跟他們徹底不是了一個境界的人。

看看一直跟在陸凡身後沒有說話的秦允,秦凡兩位皇子。

連他們在陸凡面前都不敢多說一句話,其他人又能如何?

呂老整理了一下衣服,輕咳兩聲,道:「諸位,都起來了,苦難的日子已經過去了,屬於我們武安國的光輝,即將來臨。」

其他人聞言精神一震,立馬起身。

呂老揮手道:「去吧,讓我們去迎接武安國的未來,為我們武安國的拯救者陸爵爺,接風洗塵!」

所有人跟著呂老走出了大殿,快步向著宮門走去。

光芒漫天,大陣光芒緩緩收斂。

眾人合力將武安國陣法收回,然後恭恭敬敬的站在了宮門前。

朗聲,呂老對著守門的侍衛道:「開門!」 告訴這是無為拓的位置,秦羽冷笑,然後說他不能做嗎?被嘲諷一番后。

秦羽直接出手擊敗了這些道人弟子,至於那無為木也是被秦羽一招擊敗。

讓外面的一些人震撼,至於那第八和第六也是皺眉,隨後釋然,認為不是秦羽的對手。

-*-*

那第八的更是不屑。這個時候無為木找到他,然後說讓他幫忙,第八皺眉,無為木則是給他更多的好處,然後說無為拓看到后,也是獎賞他的。無為木為了不受到觸發。

第八的冷笑人,然後同意下來。

看到那秦羽準備坐下,喊住了對方。

-*-

嘲諷諷刺秦羽,秦羽還擊被人們嘲諷,那第六的也是不屑。那第八的憤怒,然後對秦羽出手,秦羽冷笑,直接擊敗了對方,讓那第八的憤怒,無為木震驚。

第八的憤怒之下還想出手,被無為撲攔住,說夠了,第八的也找到台階不對秦羽出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