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著一兩百支火槍,陳東也感受到了些許壓力。

這可和刀劍不一樣,刀劍砍來,陳東至少還有抵擋的餘地。

被火槍鎖定,陳東連躲的地方都沒有,頃刻之間就會被打成篩子。

二營長看著陳東被無數桿槍指著,這才放心了許多,呼吸也終於才放鬆了下來。

他看著陳東道:「我說小哥,你不要覺得我對你太粗魯了,如果公主真的要召見我,現在我也是有命在身,無法前去,明白嗎?」

「你要抗命?」陳東目光一凜,道。

「不是抗命。你們中國不是有句話,是這麼說來著?『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我現在也是沒辦法嘛。」二營長嘿嘿笑道。

陳東搖了搖頭,道:「看來剛剛的時間,已經讓你思考好該站哪隊了?」

陳東這話說完,他的身.上突然湧上一股子肅殺的氣息。

這是一種氣勢上的無形壓迫,一旁舉槍對著他的人,都不由下意識地後退了好幾步。

這種氣勢,太讓人膽寒了!

這不是什麼玄乎又玄的東西,這種氣勢,是陳東在無數次生死搏殺之中鍛鍊出來的,那種決然的殺意!!!

這次反倒換成那些舉著槍的人,紛紛一頭的冷汗了。

他們有的人反應過來,連忙擦汗的同時,又感覺到無比的屈辱——明明是陳東在被槍指著好不好!怎麼搞得像是他們被槍指著一樣!?

「你,你想幹什麼?」二營長直直地對上陳東,肅然之氣更是撲面而來,嚇得他又開始像之前那樣哆嗦了。

他不留痕迹地擦掉了自己手心裡的汗珠,道:「我警告你!不要亂來!我們先把來龍去脈搞清楚……好嗎?」

「來龍去脈……就是你站錯邊了!」陳東冷冷地道:

「二營長,你覺得我為什麼敢一個站在你的面前?」

「因為……」二營長懵了,撓了撓頭,說實話,他實在想不出為什麼陳東一個人在他面前,還被他的部下用槍指著,竟然還如此囂張。

陳東嘴角泛起一抹輕蔑的笑意,道:

「營長殿下……你以為就我一個人進你軍營了么?公主的軍隊神出鬼沒,隱於無形之中,早已經四伏於各處!」

說罷,陳東當著眾人的面,吹了個口哨。

他這一聲口哨聲響起,沒過多久,口哨聲音就在控制室中此起彼伏地響起。

那模樣,簡直跟開現場演唱會差不多。

「啊!這!!!」聽到這此起彼伏的口哨聲,二營長如聞鬼魅之聲,臉色一下嚇得鐵青一片,他一沒站得穩,「咚」的一聲,一大屁.股摔在了地上。

正所謂,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

舉槍的士兵們,見一直以來威風凜凜不可一世的營長,這時候嚇得跟個智力殘疾一樣,都紛紛慌了,一個個連忙舉槍投降,生怕晚了半分。

「二營長。」陳東露出安慰的笑容,道:「不用害怕,我們一直都還有回頭路可走,只要你及時回頭,這些事情,也就只有你知我知。」

「到時候在伊莉莎亞公主殿下面前,我尚且還能替你多說兩句好話,讓公主重用你。」

「這也是你的一個機會,一個永遠超越布魯拉的機會。」

陳東笑了,他的笑容如同魔鬼一般。

陳東這一手,其實也是向那個卑劣的舊王學習了一下:即用大棒,又給甜棗,相信這個二營長沒有拒絕的理由。

在陳東看來,這是一把雙刃劍,使用得當,如果能夠把二營爭取過來的話,那陳東這邊的實力將會暴漲一截。

「好,騎士殿下說的是。」

二營長點頭,道:「剛剛是我有了些失態,抱歉了。我現在就立馬跟騎士殿下一同,前去參見公主殿下。」

「好。」陳東道:「我們已經耽擱了許多時間,馬上動身吧。」

「是是,騎士殿下。」二營長點頭哈腰的道。

可是,就在陳東轉過身來之時,這個二營長卻有了些小動作。

只見他抓起旁邊的一個士兵的火槍,竟突然朝陳東這邊對了過來,二話不說地便扣動了板機!

只聽「嘭」的一聲巨響,一槍就朝陳東心臟打了過來!!

。 張晨坐下帶上耳機道:請大家跟我一樣帶上耳機,只有戴上耳機才有更好聽覺體驗。

偷偷告訴大家這是一首說唱!

前奏響起「你問我西廠算什麼東西,現在我就來告訴你,東廠破不了的案由我西廠來破,還有,你聽好,東廠不敢殺的人我殺,東廠不敢管的事我管,一句話,東廠管得了的我要管,東廠管不了的我更要管,先斬後奏,皇權特許,這就是西廠。」

聽到這直播間里的人都有些懵逼,這不是龍門飛甲裏面的台詞,這哥們不是唱新歌么?咋成演電影了。

後台,王馳也有些懵逼,拿起手機打算打電話問問張晨是什麼情況,畢竟張晨的合約是他的上司頂着很大的壓力才簽下來的。

這時,張晨開唱:

保你江山半壁渡你歲月蹉跎

岸邊金花屹立護你半壁山河

保你江山半壁渡你歲月蹉跎

岸邊金花屹立護你半壁山河

管你是人是妖修讓山河破碎

我身後這刀休想全身而退

不過糟糠之輩使出救身招

讓你慌張敬佩腰別綉春刀

無論明爭暗鬥讓你長眠不起

這先斬後奏皆是皇權特許

這百鳥爭鳴豈能盡如人意

那就錦衣夜行百鬼迴避

一殺違旨抗命爾等劫數已定

堂堂天子的令爾等豈敢不敬

二斬干權弄政休要武龍弄鳳

本就南柯一夢豈敢面京朝聖

三殺貪贓枉法剝奪民脂民膏

莫在裝瘋賣傻今日將你焚燒

四斬通敵叛國休想自成一派

這一山一河皆是皇家血脈

五殺同袍相殘爾等休要想逃

用刺骨風寒嘗盡世間哀嚎

任憑三教九流妄想隻手遮天

別再苦苦哀求葬在烽火狼煙

這擊鼓升堂別裝故作淡定

黑白閻王前去判你爛命

沒這天子的令爾等豈敢逃

老子手中的命何止幾百條

妄想看我再干

我再站我再犯

我再絆我再探

我再犯火

當唱到這時,直播間已經炸了,主播你太牛逼了,我的頭皮都被你震壞了。

閃閃惹人愛:誰也別攔我,以後我就是小北的忠實的粉絲。

喊麥繼續,讓你敗北撕爛嘴叛鬼都懺悔

再讚美別拌嘴再剷除悍匪

讓你焦灼著雕奪把功力消磨

百姓敲鑼降妖魔都發配漂泊

老子輕鬆再精通在練著輕功

抬頭星空這清風都伴着精忠

站如松坐如鐘行如風卧如弓

在精通醉清風夜星空伴精忠

一江月一潭水一壺酒再回味

一重山一道關一扇門伴長安

一縷煙百步招寒燈滅綉春刀

斬奸賊共進退錦衣衛

今日清理門戶管你什麼來路

爾等區區螻蟻休踏皇城半步

這飛檐走壁取首級千里之外

方寸之地去伏襲歪門邪派

雷厲風行難免夜長夢多

讓你倒在血泊也**算種解脫

取你項上人頭且看飛檐走壁

這袖劍入喉不費吹灰之力

憑這一刀一劍飄在江湖內外

憑藉一招一現面朝香爐跪拜

憑這一人一馬剷除螻蟻倭寇

憑藉一推一打歇斯底里爭鬥

我提起了劍也喝光了酒

我砸碎了殿也殺光了狗

馬栓上了繩也鋪開了道

我保住了城也砸爛了炮

我提起了劍也喝光了酒

我砸碎了殿也殺光了狗

馬栓上了繩也鋪開了道

我保住了城也砸爛了炮

把你們擊退全部擊潰

不給機會全軍擊碎

這就是大內密探錦衣衛。

至此結束,直播間瞬間炸了,禮物是滿天飛,主播再來一邊,主播牛逼,主播我的耳朵懷孕了,主播我要做你的錦衣衛,主播……

張晨瞅了一眼人數,竟然快60萬了。

張晨喝了口水,趁熱打鐵,下面一首我的原創歌曲《可不可以》送給大家。

張晨直接開唱:

「說好帶你流浪而我卻半路返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