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嵐一笑。

「日子定下來了嗎?」靳瑤問。

「這先皇大喪呢,哪裡能做婚嫁之事,起碼也得等三個月以後的。」靳嵐說道。

靳瑤道:「哥哥說的是。」

「我出去了,你好好照顧皇上,也注意自己的身子。」靳嵐說道。

「皇上他……不怎麼肯讓我照顧。」靳瑤垂下眼帘,低聲說,「可如今皇上身子不適,我想,要不要早些把雲側妃接進宮來。」

靳嵐道:「雲側妃有孕在身,又是雙生子,太皇太后都特意恩准她不必回來。你又何必非要她回來?你畢竟是正宮皇后,照顧皇上也是應該的。可不要犯懶怕累。」

靳瑤苦笑:「我何曾怕累呢。我明白哥哥的意思,哥哥放心,我會照顧好皇上。」

「那就好,我先回去了。」

「哥哥慢走。」

靳瑤看著哥哥走遠,輕輕嘆了口氣。 「珠兒,先扶白澤坐下!」古靈見白澤臉色煞白,忍不住緊張起來。

珠兒伸手搭在白澤脈搏上,凝著眉觀察,白澤一張臉上煞白,額頭上布滿一層細密的薄汗。

珠兒盤腿坐好,手上運起內息,幫白澤渡氣:「凝神閉息,氣沉丹田!」

珠兒沒好氣的吩咐白澤。

白澤痛的說不出話,只聽著珠兒照做。

「珠兒,到底怎麼樣?」古靈在一側干著急。

珠兒一撅嘴,一拳打在白澤后心的位置,白澤應聲「哇」的一聲從空中吐出一口紫血。

「白澤!」古靈一驚,趕緊扶住白澤的肩頭。

「靈兒姐姐,別擔心,他還死不了!」珠兒這才沒好氣的說話,顯然是怪罪白澤太衝動。

「都吐血了,還沒事!珠兒,這個時候,你就別跟白澤鬧了!」古靈以為珠兒是在開玩笑。

珠兒一撅嘴:「白澤不聽話,非要跟人家打,這是心肺里的淤血,我才沒鬧著玩!」

「古靈,我好多了……」白澤發生,虛弱的說。

「你嚇死我了!」古靈忍不住眼角一濕,「上仙沒讓你去,你怎麼就不聽話的過去跟花重打!就沒想過,你打不過他!」

古靈是見白澤無恙,這才不由得生氣,怪白澤不聽話。

白澤委屈的擰著眉毛,抬眼盯著古靈跟珠兒:「我都受傷了,你們還這麼說我!有沒有良心……」

古靈不依不饒:「我不管,白澤你聽好了,下次要是再敢亂來,小心我讓你家主人罰你!」

白澤一片腦袋,氣悶極了,張口道:「是不是成了女主人,就開始不把我當朋友了,現在要管我!」

古靈猛地臉上一紅,說話也打起磕絆:「白……白澤,你說……說什麼呢!我什麼時候不把你當朋友了!」

「現在!」

白澤撅嘴不看古靈。

血情末路 「我是關心你!」古靈辯解。

「你拿主人來壓我!」白澤不理。

……

古靈給珠兒一個眼色,讓珠兒說他。

珠兒會意的一笑,對白澤道:「我勸你還是對靈兒姐姐好一點,不然哪天她跟上仙說一句,罰你禁閉三個月!」

「珠兒!你……」沒想到珠兒也跟著白澤一起逗她。

古靈正色,「大敵當前,你們倆都給我警惕著點,別在這磨磨唧唧說些沒用的!」

抬眼去看欽陽上仙,花重已經有些敵不過,只躲不攻。

「還是上仙厲害!」珠兒忍不住讚歎。

花重雖然在魔洞處集結了上前魔兵,只是陣勢上看著嚇人,但單人對戰,對花重幫助不大。

「一直跟我作對,很好玩嗎?」兩人對峙見,花重鳳眸微眯,透著殺氣。

「我從未與你作對,我們本來都可以和平共處的生存,是你想要打破這平衡!」欽陽上仙這次下定決心不放過花重,若是讓他打開魔洞封印,六界將永無寧日。

「呵!你也看到了,我魔族現如今成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憑什麼我們要受這種苦?這樣公平?」在花重看來,任何事情都是靠自己爭取的,這個世界本就是強者做主。 第1174章瓷實

羅碧和懵懂期的伍勺子也不拐彎抹角,抓了一把紅瓷勺子,讓十九名隨時後補的木系雷焰戰士導入異能。

紅瓷勺子頃刻懸在空中,隨時待命。

接下來,羅碧指了指堆成小山的河鮮,又指向外圍前仆後繼的魔獸異獸,一本正經與伍勺子談條件:「你要是能領著小勺子陣器把遠處那些魔獸異獸攔住,這些河鮮全送給你們炒菜。」

伍勺子跳了一下,顯然是動心了。

文驍瞳孔一縮,懵逼!

朱家兩位夫人不知道說什麼好!一把勺子,居然一門心思要炒菜?這什麼奇葩想法?問題是你是炒菜的大勺嗎?你是喝湯的勺子,你曉得不?

不對,伍勺子是陣器,和廚藝完全不搭好不好。

蔣藝昕和薛之驕眼睛不眨的盯著伍勺子,等著伍勺子反應,伍城這會兒也摸不著頭腦,伍勺子自從開了靈智就和他寸步不離,他怎麼就不知道伍勺子還能召集同伴作戰?!

羅碧這人心眼壞,可別又是作弄他家勺子。

「怎麼樣?一大堆河鮮呢,全給你們炒菜。」羅碧繼續談判。

伍勺子雀躍,它是要立志當大廚的,聽說一大堆河鮮全給他,一刻也等不了了,急吼吼的飛出去,在十九把紅瓷勺子面前刷了一下存在感,紅瓷勺子跟著就跑了。

「尼瑪這世界玄幻了!」文驍扶額,另一隻手給羅碧豎大拇指:「你牛逼。」這都是煉製了一些啥奇葩陣器呀!隨便拎出一個來就邪邪乎乎的。

紅瓷勺子一上陣,與伍勺子一族的區別就出來了,紅瓷勺子是重量型的,且不論戰鬥力如何,正面撞身板的能力卻杠杠的。

每把紅瓷勺子都沉甸甸的,瓷實。

跟著伍勺子衝到外圍,一字排開,把衝上來的一眾魔獸異獸齊齊的堵住了。魔獸異獸嗷嗷的衝擊,紅瓷勺子橫著擋住,正面撞身板,看誰力氣大。

魔獸紅著眼撞,紅瓷勺子毫不含糊的接招。

兩廂較量,紅瓷勺子略勝一籌,把魔獸異獸推的節節後退。

外圍隱患清除,雷焰戰士們驚訝過後士氣大振,火球水劍風刃土刺雷電齊出,各種異能滿天飛。再加上小勺子陣器和鳳冠,雷焰戰士一方漸漸穩住戰局。

文驍也不說撤離了,調整人手,分批作戰。

晚上未開發星球的變數大,疲於作戰並不是長久之計,分一撥休息,另一撥作戰。等這撥休息好了,再換另一撥,這樣利於雷焰戰士恢復體力。

十九把紅瓷勺子的數量有限,並不能把外圍防得嚴嚴實實,偶有魔獸鑽了空隙衝進戰圈,雷焰戰士們也能控制局面,這可比不計數量的撲進來強多了。

雷焰戰士掌握了戰局,朱家兩位夫人開始琢磨做飯,現成的河鮮不能動,伍勺子就防著別人動它的,時不時地跑回來轉一圈,盯得死緊。

再說還有伍城呢,伍城給他家伍勺子看著,誰都不許動。

河鮮是別想了,羅碧做主吃貴妃豬,殺了不吃留著過年呀!吃,尼瑪吃個夠。

(本章完) 「多說無益!」欽陽上仙飛身上前,手中的青劍寒光凜凜,直指花重眉心。

由於魔洞的磁場效應,花重跟欽陽上仙打鬥並不佔優勢,動作遲緩一步,躲避中被刺穿衣袖。

「可惡!」花重一拂衣袖,手中多出一把玄鐵長劍,他很久沒有用過武器了。

一黑一青,劍鋒交錯間,火花迸濺而出。

古靈屏息,看著打鬥的兩人,手心忍不住已經冒汗。

魔界四大家族的人聽聞消息,都紛紛趕來此地,衣慕星也在其中。

一瞬間情況逆轉,讓古靈更為擔心。

海奇封率先上前,手中一把長刀指著古靈:「君上要找的人就是你們這幾個小娃娃?」

古靈不吭聲,沉靜的站在包圍圈中,她知道真正的大戰來了。

銀水雲跟曲千解領教過古靈的厲害,身邊的白澤在那場人魔大戰中也歷歷在目,不敢掉以輕心。

銀水雲妖嬈著身子,對海奇封道:「海護法,我勸你還是小心為妙,那女娃娃厲害著呢!」

海奇封輕蔑的冷哼一聲:「一個小姑娘,能有多厲害,我看上次是水雲族長大意了!」

銀水雲跟曲千解落敗的事情,海奇封多少也聽到一點,話語中也有譏諷之意。

銀水雲一個白眼,對曲千解示意,「既然海護法成竹在胸,那你小心些!」說完兩人皆後退一步,只觀戰。

海奇封不理會兩人,手裡提起刀指著古靈:「小姑娘,是自己投降,還是把命斷送在我刀下!」

古靈看眼前這人,狂妄自大得厲害,眼睛一睨,「恐怕不能如你所願了!」

古靈說罷,已經如飛劍一樣,縱身跳出層層的魔兵包圍圈,「珠兒,看好白澤!」臨走前還不忘交代一句。

海奇封看古靈的伸手,好像確實有些實力的樣子,一揮大刀,已經迎面砍了上去。

海奇封的招數都是直來直去的,跟他的長相很相似,都是粗獷豪放,古靈身形靈巧,很容易就躲開了這第一擊。

正當古靈鬆一口氣的時候,誰知海奇封順著慣性落下的刀竟然又刀背一翻轉,重新砍了回來。

古靈忍不住一驚,差點一個踉蹌被自己絆倒。

最終還是貼著刀背,有驚無險的躲了過去。

長出一口氣,古靈定神,開始尋找海奇封的破綻。

凡使用刀者,都是力大無窮之刃,但刀刃只有一面,攻擊雖強,不夠靈活。

古靈這次看準了時機,趁著海奇封再迎面砍來,縱身一跳已經越過刀刃,一腳踢在刀背上。

由於慣性的力量,海奇封手中的刀被古靈一腳踢得直震,差點手腕不穩,脫落出去。

海奇封忍不住一驚,再不敢掉以輕心。

「小姑娘,還真有兩下子!」海奇封粗著嗓音,對古靈道。

古靈冷著臉不回他,只是靜靜站著,等在海奇封再次出手。

海奇封見古靈如此高傲,冷哼一聲,揮刀上前。

這次海奇封的速度並不快,但出奇的穩,古靈也看出來,海奇封是怕她再一腳踢在他的刀背上,早有預防。

只是,這樣更是破綻百出。 第1175章跟餵豬似的

貴妃豬具有平和強基因的作用,雷焰戰士的戰力和體能大量消耗后,食補貴妃豬再好不過,問題是其肉質還好吃,羅碧誰都沒問,直接讓伍城處理了十隻貴妃豬。

飯桌上只貴妃豬一樣食材不行,河鮮肉質鮮美必須要吃,羅碧沒打算動伍勺子的那堆河鮮,在奶瓶里咣當了一天,河鮮肉許早就晃散了,誰稀得吃?

飛船物資庫里有的是河鮮,隨便拎兩桶就夠吃。

天色漸漸暗下來,衛鴦要去高處的山壁上放白曜石,羅碧讓他順便到飛船上拎了兩桶河鮮。

衛鴦攀上陡峭的山壁,找了幾個凹槽,將三塊火椰大的白曜石分別嵌入。白曜石越大光亮越強,價值也不低,隊伍里一共三塊,全派上用場了。

白曜石隨著夜色的降臨,亮度越來越高,覆蓋了整個戰場。

大敵當前朱家兩位夫人沒心思大展廚藝,以燒烤為主,炒菜為輔。羅碧略有不滿,卻也沒說什麼,這次出任務羅碧對飯食就沒滿意過。

跟餵豬似的,急急忙忙吃飽就算了,羅碧意見大了去了,可她不說,等過段時間她說了算的時候,伙食必須改善。

晚飯吃的匆忙,雷焰戰士們提了璧翡劍又去廝殺,羅碧支使衛鴦搬了種植爐鼎,把婕妤鳥安置到隊伍後方。食補貴妃豬之後,再讓雷焰戰士們聽一段婕妤鳥彈竹子琴,靈藥都省了。

婕妤鳥跳到竹子上,「梆梆梆」的啄竹子,雷焰戰士們瞬間清明。

羅碧遠遠看到,奇怪的不行,就兩隻破鳥破壞鮮竹子,一嘴一個洞,怎麼就有穩定強基因的作用了?特么可真是奇了怪了。

反正,不是鳥有毛病,就是人有毛病。

交戰處位於翡竹星中心區域,偏東北方向,兩面環山。山體不大,山勢也不算高,岩石居多,植物蔥鬱,附近還有兩條河流。

此地易守難攻,便於向外擴展。

文驍、賀雲、白彥這些精明人一向喜歡走一步算三步,卻是沒猜到羅碧的打算,只一心殺魔獸異獸收集物資,至於佔領翡竹星?沒敢想那麼多。

心大也要量力而行,他們沒那麼大本事。

羅碧敢想啊!她做足準備來的,她怕啥?沒主的東西誰搶到是誰的。

魔獸異獸都不缺乏搶掠意識,她為什麼不搶?不和人搶,和獸類搶,誰也管不著她。

十九把紅瓷勺子抵抗了一晚上的魔獸異獸,次日一早碎了,羅碧又拿出一把紅瓷勺子頂上,伍勺子還算配合,領著一撥新兵紅瓷勺子去執行任務。

說是一撥,其實還是十九把,羅碧試了,伍勺子就這麼大本事,多一把都領導不了,人家不聽它的。

如此,伍勺子只能當十九把勺子兵的小隊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