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世忠也是一個知道輕重的人,得了吳玠的提醒,立即將嘴閉上。

吳玠轉移話題,道:「你進城了,那是不是說耶律馬哥跑了?」

韓世忠道:「被你猜中了。」

吳玠道:「哼,他要是敢戰,我能被困在朔州城下半個多月?」

韓世忠道:「人家那是戰術運用得當。」

吳玠道:「你才來兩天,有我了解那廝?」

韓世忠聳聳肩,道:「這麼說,耶律馬哥真不會走神頭而會走石碣谷?」

此戰已經勝了,剩下的就是能取得多大的戰果,因此,心情完全放鬆下來了的吳玠也有心情跟韓世忠細說,他為甚麼會判斷耶律馬哥不會走神頭而會走石碣谷了。

吳玠道:「通過這半個多月的交手,我敢斷定,那廝就是一個慫貨,西軍中有很多這樣的將領,像劉光世,他們這樣的人只能打一打順風仗,不能打硬仗,而不論是去西京,還是去寰州,亦或是去鴛鴦濼,總之,他只要往東,就避免不了跟咱們再戰,他跟我交了好幾次手,沒一次佔到便宜,已經被我打怕了,後來他都不敢離我百丈,焉敢與我再戰?而往西,一來,那裡是遼國的區域,沒有咱們的人,也沒有金人,安全,二來,見事不好,他可以帶著他那一萬兩千人馬逃去西夏,也不會失了一場富貴。哼!那廝要不是這麼想的,就算我吳玠眼瞎!」

聽吳玠這麼說,韓世忠道:「他要真這麼慫,可就成全你吳玠了。」

吳玠哈哈一笑,然後自通道:「不好意思了,韓將軍,我要領先你一步了。」

韓世忠不以為意道:「你只不過是運氣比我好點,不是能力比我強,等我打下了遼西京,咱們再比誰的功勞大。」

吳玠道:「我拭目以待。」

就在這時,有人來報:「報!三位夫人帶著五百馬軍出營了!」

吳玠道:「壞了,她們指定是去石碣谷參戰去了。」

韓世忠道:「那還不快追!」

吳玠道:「怎麼追,馬軍全都讓劉錡帶走了。」

韓世忠聽言,也是頭疼不已,道:「大都督怎麼將這三位姑奶奶派出來了。」

吳玠道:「還不是因為咱們的馬軍不足,否則大都督怎能捨得派她們出來……希望她們平安無事,否則我真只能以死謝罪了。」

…… 在和真神出現相對的位面另一端,空間被破開的光芒閃起,幾十條巨龍出現在那裡。第一

龍族是非常驕傲的種族,其驕傲程度,就算比之真神,也不遑多讓。

所以,除非必要,他們絕對不會以他們眼中那些蟲子人類的形態出現。儘管破開空間的時候,體型越大,消耗的力量越大,他們仍然固執的保持著巨龍的形態。

呵呵,龍族也來湊熱鬧了。

鄭拓望了那邊一眼,心中想道。

有些麻煩。

不過,也僅僅只是有些麻煩而已,還沒有達到他無法應付的程度。

原因很簡單,他無法像殺死真神那樣,殺死巨龍,並且吸取其力量,補充自己的法力。

因為巨龍擁有肉身,不像真神那樣神軀只是由神力構成。也不可能完全被打散成為能量,從而被鄭拓吸收。

巨龍的能量,和**緊密的結合在一起,要想汲取其中的能量,雖然不是辦不到的事情,卻是很麻煩,很費時間,效率不高,所以完全沒有這個必要。

$淫蕩小說/class12/1.html

不過,這些巨龍雖然也算強大,但還阻止不了他。雖然無法將之殺死吸取其力量,但是費點功夫排除他們的干擾,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這時候他心中一動,屈指一算,雖然此時這個世界的天機已經被鴻鈞老祖擾亂,但是卻給他留下了一個推算天機地通道。所以很快結果就出現在了他的心中。

傢伙,我可真是個香餑餑啊!對我感興趣的傢伙不少啊!

吧,既然你們如此給面子,我怎麼意思不笑納呢?

此時,第二重天雷的劫雲,已經初步醞釀完畢了,極其厚重的劫雲中蘊含著極其可怕的毀滅力量。無數道紫黑色的電芒,在劫雲之中來回遊動!

然後,第二重天雷。開始轟然落下!

出現在這個已經殘破不堪,處處都是空間亂流和空間裂縫的位面中,修肯的感覺非常不。

因為他隱隱感應到了,死亡地危險!

作為一個強大的太古龍。而且是太古龍中實力都是數一數二的強大太古龍,這樣的危險感覺,修肯已經不起是多少年前才出現過了。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只要有這種感覺出現。那麼就一定非常危險!

從前出現這種感覺地時候,雖然已經不起,但是那死一線的驚險滋味,修肯現在想起來。仍然猶有餘悸!

這種感覺,只有神龍一族,達到太古龍的實力境界。才能夠擁有。而一旦擁有這種感覺。那麼就幾乎不存在什麼致命的危險了。

原因很簡單。任何針對他們地危險,他們都能夠第一時間有所察覺。從而作出針對行的反應,將危險化解。

這是屬於神龍的專利,追根溯源,還要上溯到當年的祖龍留下來地遺澤。

作為得到祖龍絕大多數精華的龍神,所親自創造出來的後裔神龍一族,自然也得到了祖龍地一部分精華。

事實上,無論巨龍也、魔龍也,都只是作為神龍一族地奴僕存在地。而太古龍,也絕大多數都出身於神龍一族。極少數出身巨龍或者魔龍族的,仔細考察,其實也有神龍族地血統,無一例外。

修肯長老帶領的獵殺隊,無一例外,都是真正出身於神龍族的太古龍。

整個世界的太古龍數量,不超過一千條,相比龍族(神龍、巨龍、魔龍三族合計)的上千萬數量來,幾乎是萬分之一的比例。

而這些太古龍,絕大多數都默默無聞。經常出現在世界上,為人們所熟知的太古龍,一共也不過上百條。

事實上,外人所認為的太古龍數量,也正是上百條。

現在的修肯手下幾十條太古龍,幾乎就是外人所知的太古龍數量的一半!

不得不,這是大手筆。

如此強大的力量,讓除了修肯之外的其他太古龍們,十分有是悟空。以致於他們雖然有著危險的感應,卻幾乎不放在心上。

也只有從神龍一族出現的時候,就已經存在,並且對龍神的秘密了解得夠多的修肯,才明白,這個世界,並不是驕傲的太古龍們想象得那麼簡單,這個世界的真正強者,也不像他們想象的那樣弱!

即使他們這樣龐大的陣營,面對這些真正的強者,只怕也只有飲恨而亡一途!

因為這些人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龍神的境界了!

龍神要消滅他們,難道還會費多大力氣嗎?

「大家心!這一次的任務,非常危險,千萬不要等閑視之!」

修肯凝重的警告著大家。

其他太古龍臉色稍微的凝重了些。

修肯作為太古龍中最強者之一,他的話,其他太古龍當然不能不聽。

但是,認為修肯長老有些大驚怪的太古龍,卻也為數不少。

從存在以來,從來都

不利的他們,實在是早已經忘了,危險是什麼樣子經忘了,危險的可怕!

做為這些太古龍的首腦,太古龍們的想法,修肯如何能不知道?但是他卻心中暗嘆一聲,沒有進一步警告。

就讓這一次的危險,作為對他們的考驗吧!

不能通過的,死了也活該!

龍族,不需要弱者!

帶著太古龍們,修肯緩緩的靠近了鄭拓那邊,而同一時間,新一批的數萬真神,也氣勢洶洶的朝鄭拓殺來!

當然,頭頂上那些劫雲的威脅。他們卻也不是沒有注意到,早已經撐起了龐大地神術防禦罩!

在他們想來,這已經足以應付場面了。

晉階的時候從來沒有經歷過天劫的他們,即使感應到了天劫的毀滅氣息和可怕程度,卻也從來都不知道,天劫到底可怕到什麼程度。

別的修行者,到天劫出現,躲都來不及,他們卻主動往前湊。不得不承認。無知者無畏這句話,的確很有道理。

頂上現出三花,更有杏黃旗這先天至寶防禦第一的寶物立於頭頂,可以已經立於不敗之地。現在的鄭拓十分整以暇。

雖然心中有著那人心不足的想法,希望眾神來地越多越,以便他將自己的法力補滿,但是他在玄黃天中歷練二萬五千年。豈是白過的?對此卻也沒有什麼執著。所謂有固欣然無亦喜,他並沒有非要將自己的法力補充滿才肯罷休地想法。

比如現在,眾神衝上來,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被天劫徹底灰灰。甚至天劫氣機感應下,增加威力也是正常的。誰讓眾神的業力那麼多,多到足以引動天劫的地步了呢?

不過這樣地話。眾神的神力。就要統統在天劫中被打散。然後徹底消失,也就輪不到鄭拓吸收來補充自己的法力了。

但鄭拓並沒有阻止他們的意思。

雖然天劫威力可能增強。但是根據他地推算,這天劫身不過是第二重天劫,威力也不怎麼樣,就算增強了,自己也還是應付得下來的。

而這樣的話,天劫地力量,卻會更多地針對真神,準確地就是真神所帶來得業力,真正落到他身上的,反而不多了。從某種程度上講,天劫地威力,反而削弱了!

有了這些眾神幫助自己抵抗天劫的毀滅之力,自己就大可以將自己的神念延伸出去,分開毀滅之力和機,毀滅之力留給眾神,機留給自己。

至於那些龍族,只要想個法子,阻止他們來礙手礙腳就行了。他們要是不識相,等天劫度完了之後,在慢慢收拾不遲。

不過最還是讓他們知難而退。自己已經招惹了眾神這大敵,龍族和眾神反正也沒有什麼親密關係,何必非要處處樹敵呢?以他現在的實力,雖然天下大可去得,可是,他要完成自己的計劃,總不能什麼事情都自己去做吧?他能夠不懼任何人,他的手下可未必。

再了,我華夏的古老謀略難道都是白學的么?分化瓦解、各個擊破的道理,可不能忘。

著這樣的想法,鄭拓將手一指,一道白光飛了出來,迎向那眾多太古龍們,無數道劍氣從白光中飛出來,形成一道劍氣防禦牆,阻止太古龍們的繼續前進。

這卻正是鄭拓煉製的玄心劍。

在玄黃天中的兩萬五千年,不是白過的,不但修為、境界等等有了長足進步,就連自己身上的那些法寶,也進行了重新煉製。

這玄心劍名字跟從前一樣,胚胎也是從前的那把,但卻已經截然不同了。

以前在祖瑪世界,煉器也、煉丹也,可都是閉門造車,雖然有金身推演,但摸索起來,進展卻也很慢。

可是這玄黃天中,那盤古世界來人,精於煉器、煉丹者,卻是不知凡幾,只學點皮毛,就足以傲視這祖瑪世界了。更不用,那和他交的紅雲,恢復前身之前,可正是十二金仙中的煉器大宗師雲中子,他可是聖人門人,煉器之術不但傳承自聖人,更有前身憶中的獨門絕技,水平堪稱獨步天下!

鄭拓從他那裡,卻也講煉器之道學了個七七八八。而玄黃天天地初,資源基上都沒有怎麼開發,煉器和煉丹的材料,那可是多不勝數,他又對玄心劍這自己第一次煉製的法寶不惜血,可以,他用上去的材料,重新煉製幾樣強力法寶都完全足夠了。不過,誰讓玄心劍有紀念意義呢?

所以現在的玄心劍,卻已經差不多達到了後天至寶的程度。沒辦法,材料都是先天級數的,沒有進入先天,實在是玄心劍的底子太差,沒辦法的緣故。不過只要鄭拓將之溫養,他日進入先天。卻也不是難事。尤其是這鄭拓平第一次煉器的產物,不但有紀念意義,也會因為這特殊地紀念意義,將來用有特殊的能力。當然,那得等鄭拓至少成為聖人之後,這能力才能顯現出來,現在

是時候。

總之,鄭拓不惜血,不但大批材料往裡面砸。更將自己得功德灌輸了一部分。只要他日功德增加,通過功德常年洗鍊,達到後天至寶的級別絕無問題。也就擁有了後天至寶那殺人不沾因果的特性。更因為這樣的一番特殊經歷,他日就算入了先天。這特性也不會消失。

要知道先天級數的寶物包含大道,卻是反而沒有殺人不沾因果的特性的。因為因果都是天地出現之後的事情,而先天級數地寶物,大多是天地未開的混沌之中孕育的。所以除了玄心劍這樣後天轉為先天的法寶,否則先天級數地寶物,都不可能殺人不沾因果。不是辦不到,而是根就沒有這個發展方向。

到法寶。鄭拓不但將自己從前的作品玄心劍,另外還有那滌塵簫都統統重新煉製了一遍,達到了後天靈寶的級數。就連他的化身芒鞋道人地芒鞋和竹杖。卻也都是煉製成了不錯的法寶。尤其是他化身的時候乃是盤古之身。取材也來自混沌,這兩樣寶物。卻已經入了先天,雖然只是最最弱的先天寶物,歹也是先天不是?

此外,他煉製地法寶卻也不少。不過這些法寶都是將來準備賜給弟子門人的,也就沒有像玄心劍那樣多多費心了。不過材料卻是不吝惜,歹也勉強達到了後天靈寶的級別。不光是他,碧雅等人一個個要都各自煉製了法寶,雖然水平不怎麼樣,但是兩萬五千年練習下來,卻也達到了上品仙器地水準。(法寶地級別,從低到高分別是:法器、法寶、靈器、仙器、靈寶、後天靈寶、後天至寶、先天至寶、先天靈寶。前面四種,分為上中下三品。後面地五種,不分品級,因為這等級的寶物,各有妙用,卻無法準確地劃分等級。)

卻現在為了保險起見,鄭拓一出手,就是用玄心劍阻攔太古龍,卻也幾乎有些殺雞用牛刀了。要知道這個世界的神器,至多不過是仙器的水準。玄心劍可是後天靈寶將入後天至寶的級別,要滅殺這些太古龍,不過等閑事耳!

雖然鄭拓沒有殺機,可是玄心劍一出,只不過最最簡單的劍氣防禦牆,卻就將太古龍們困在了那邊!

玄心劍雖然只有一把劍,卻如同一個劍陣,太古龍幾乎都被劍氣構成的銀球包裹了個嚴嚴實實,稍微越境都是有所不能,更不用前去攻擊鄭拓了。

太古龍們哪裡遭受過這樣的遭遇?除了找有心理準備的修肯,其他龍都是憤怒的向劍氣牆攻擊!

當然結果是不用的,他們根無法越雷池一步!要不是鄭拓沒有殺機,那劍氣也不帶殺機的話,他們只怕早就灰灰了。

卻那邊天雷轟下,眾神衝擊,只見那天雷化作萬道銀蛇,絕大部分,都狠狠的劈中了眾神!

至於眾神那防禦罩,當初的防禦罩,連六昧神風都敵不過,這劫雷可比六昧神風厲害太多了!連已經分成數萬道的天雷都是毫無法阻止,直接透過防禦罩,劈中了那些真神!

哈哈,天雷包含天道,天道之內,無物不破!除非你的防禦也是通過天道之理來建立的,就如同法寶的防禦一般,否則根形同虛設!

這眾神那知道這些?只不過第一道劫雷,便被灰灰了!

沒奈何沒奈何,這是他們命中注定的劫數啊!

卻,鄭拓早有準備,反正從前也有類似的經驗,在眾神灰灰的同時,神識延伸出去,分開毀滅之力和機,再將機收了回來。

當然,為了安全起見,他的神識上,可是裹著厚厚的一層功德金光的!這樣天雷的毀滅之力就算要針對他,威力也會很,自然就不用擔心了。

這一下,鄭拓幾乎吸收了第一道雷的大半機,法力居然被補充了五十個元會!

傢伙!這天劫中的機果然厲害啊!

不過這也只能偶爾為之,不可能重複的。接下來更強大的天雷,就算神識上帶著功德金光,他也不敢貿然去分開毀滅之力和機,更不用其他眾神有了前車之鑒,可不會傻乎乎的往天雷下跑了。

隨即,這一重天劫的其他八道雷,也都悉數轟了下來。

這天劫的重數越高,天劫的劫雷越強,每一道雷,分出來的天雷條數也越少。現在每一道劫雷,除了第一道的特殊情況,分出來的天雷條數,卻比第一重天劫少了一半。估計到了最後,一道雷,便只有一條劫雷了吧。

第二重天劫過去,後面的八道,仗著杏黃旗的特點和防禦能力,鄭拓不但順利度過,而且還又補充了十來個元會的法力。現在他的法力,可以達到了二百四十多個元會了。就算不補充滿,那也是標準的大羅金仙法力了。

趁著休息的時間,鄭拓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卻是暗自嘆息起來。 可能在她內心深處,也覺得這是最好的結果。

她的第一次,給了她的丈夫,以後她再想起昨晚的事情時,會覺得那是她和顧憶維的緣分,而不是噩夢。

當然,最關鍵的原因,可能還是因為顧憶維長得帥、氣質乾淨,給她的感覺是個可靠的男人,讓她心生好感。

如果昨晚的男人又老又丑還氣質猥瑣的話,她是說什麼都不會嫁的。

所以說,這就是個看臉的世界,這句話是沒錯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