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間,隊伍中紫色的、金色的、青色的、白色的,以及不顯眼的淡玉色真氣光芒四射而起,耀人眼目。

處於隊列內側的護衛們僅僅是施展出周生所授的護身功法,緊隨外側的護衛們的身影,保存真氣、體力!而位於外側的護衛們則是施展開周生所授的各種技法,向圍堵車隊的怪物們斬去;腳下異踩著周生傳授的步法閃避著怪物們的回擊!

「吼……」

在周毅和周雲帶著位於前方的護衛們與圍堵的怪物相撞在一起的時候,一聲意義不明的獸吼自怪物群的後方傳來——瞬間,所有的人都明白了這聲意義不明的獸吼是什麼意思!

只見原本以較為緩慢的速度圍堵著周家眾人的怪物們瞬間身形暴起,充滿暴虐氣息的吼聲瞬間充塞在這片地域!

吼聲如林,身形似電!

這就是此時想著周家眾人圍堵過來的怪物們的真實寫照!

而周家這邊——在相撞上的那一瞬間,刀氣四射,血雨殘肢漫天!

「我們也走吧!」前方已經與怪物們撞上了,而位於兩列隊伍之中,還在原地的周生對位於自己身後站立者的星瑤和月瑤兩雙胞胎姐妹說道!

「是,主人。」主管外物的星瑤輕應一聲,對護在周生前後左右的女孩子們一招手,跟上周生的腳步。

……

隨著大隊伍的腳步沖入圍堵的怪物群中,出乎與安排隊列陣型的周毅意料,圍堵周家眾人的怪物出乎意料的多,統領指揮著這龐大數量的怪物首領的反應也快的出乎意料——由兩位實力最強的統領開道的周家眾人僅僅順利的突圍了不到三百米的距離,便陷入了給怪物群的包圍中,因為隊伍拉開得有點長,以至於陷入了包圍中的所有人都得面對著怪物的襲擊。

(周家在島國這邊的倖存人數由於周生的功法的功勞,刨除周生與其專屬屬下、?曜櫻?燦?99人,再除開兩個統領,八人一排,足足能拍近七十排,加上彼此間揮刀所留下的空隙,隊列就拉的更長了!)

包括位於被周家所有人保護在中間的周生!

……

此刻,周生就面對著一隻長得怪模怪樣,周生根本就分不出原形的異化獸!

這異化獸有著類似於貓狗的體形,卻渾身骨刺,四米多長,能噴出一團高溫火球,身上的骨刺也能彈射出去!

「吼……」

以上這些結論都是周生與這異化獸打過照面得出的結論,因為這是剛與這渾身長刺的異化獸對上,這隻異化獸對著周生就是一聲臭氣滿溢的大吼,隨之而來的就是一團斗大的火球。

好在周生反應還算及時,斜持在手的長刀開道瞬間如鞭子一般抽了出去,將那斗大的火球劈成兩半后,呈半球狀的火球余勢不消,攜著抗熱的高溫擦著周生兩邊飛了出去。

憑著眼角的餘光,周生清楚的看見兩團火球撞在自己身後的一處牆角的威力——在水泥牆牆上燒出了兩個近一指來深的坑洞,這要是砸在人身上,燒成骨灰恐怕也就是一二十秒的事情了吧!

好生嚇人的威力! 緊隨在火球之後而來的,便是那異化獸肩上的兩根骨刺。

兩道骨刺自根部爆裂開來,在昏暗的月夜下帶起一絲暗影向周生射去!

這兩道骨刺的速度雖快,還是近距離爆發出來的,但還是奈何不了周生——只見周生身體一轉、一斜,便將兩根骨刺避開!

凌波微步可不是浪得虛名的!

「啪…啪…」兩聲,被周生避開的兩根骨刺爆射在水泥地上,打出兩個深度不明的,足有棒球大小的坑洞!較之之前的火球,一個爆裂、高溫;一個極速、極具洞穿力,都是威脅力極大的「招式」!

不過……

瞟了一眼牆角和水泥地上的痕迹,裂開嘴角笑了笑,威力大又怎樣,打不到人,威力再大也沒用!

自個修鍊的可不是擺設!那可是集步法、身法、輕功之於一身的,騰挪閃移之間倏忽如電,來去自如;身形轉折之間無所不能,變幻莫測;蹬萍渡水之間,如履平地!

開道一擺,周生腳下一蹬,身影斜斜的離開原地,向著那異化獸的左側掠去。

身影一閃,周生便已然來到異化獸的左側之下,站至這異化獸的身下,方才察覺到這異化獸的身高竟足足有兩米多,足足比周生高出兩個腦袋!

周生閃身而至的地方,正是這異化獸的左腿前,剛好處在異化獸的頸下,周生的肩膀剛適與異化獸的脖子齊高。

開道一擺,一式上掛使出,鋒銳的刀尖由下而上的刺向異化獸的下顎軟肉!

「吼…」

察覺到了周生的攻擊意圖,異化獸大吼一聲,位於其兩前腿上的四根骨刺「啪…」幾聲,帶著爆響向盡在咫尺的周生射去!

「哼…」

周生不屑,身形不閃不避,甚至加大了幾分手上的力氣和刀上的萬象真氣。

體外——一層兩指厚的金色氣牆突然浮現!

當周生的刀尖抵上異化獸的下顎時,四根骨刺也同時到達了,帶著龐大的力量,爆射在周生的金鐘罩氣牆上,在經過周生控制的氣牆上撞出一聲低沉的「嗡」的悶響,帶起四圈漣漪!

但這渾身長刺的異化獸也就僅止於此了!因為,在骨刺撞上周生的金鐘罩氣牆的同時,開道的刀尖也已破開異化獸下顎的軟皮,而後余勢不減,一路直上,破開了這異化獸的腦骨。

再一轉一攪,隨著紅白相間的液體飛濺,周生在異化獸的腦袋正中間搗出了一個兩指寬的空洞,一頭氣場強大的異化獸就此嗝屁!

此過程說來話長,實則不過之轉瞬之間罷了!

作了這頭渾身長刺的異化獸,長刀順勢抽出,向另一頭與自家的大狗廝殺在一起的異化獸斬去!

這幾日里,跟隨著周家眾人上路的貓狗早已在路途中死去泰半,餘下的十數只大貓、大狗都是完成了共生期的十倍強化,開啟生物能力的!

只見周生瞄上的這隻大狗正與一個同樣是狗類異化而來的異化獸廝殺著,這隻異化獸有著四米多長的身軀,渾身的毛髮蛻變成細密的鱗甲,猶如神話中的麒麟一般,只是無麒麟一般的鬃毛和角罷了!

不過,這隻異化獸雖然沒有鬃毛和角,但卻能口吐寒冰,猶如周生與?曜幼鈐纈黽?木藪蟮暮??狎嬉話悖?p>但巧的是,與這隻類似麒麟,口吐寒冰的異化獸相廝殺的大狗開啟的生物能力同樣是寒冰能力,一樣能口吐寒冰,彼此的寒冰無效,現在正撕咬成一團呢!

相同的是——這兩隻「大狗」彼此撕咬的傷口都沒有流出血液,而是被寒冰凍結著,觸碰不得!

攜斬殺那會噴火射刺的——火刺狗異化獸之勢,周生身形一斜,人已然來到這會口吐寒冰的冰甲巨犬身側!

扭身,收臂,蓄勢——開道一轉一拎,臂與刀身成一直線,刀尖向前直扎,力達刀尖!

一式扎刀向著這隻冰甲巨犬的眼睛扎去!

此時,這隻冰甲巨犬還正與周家的巨犬相糾纏、廝殺在一起,根本就沒有防備周生的到來!於是,周生的這一刀就毫無驚險的刺進了冰甲巨犬的眼睛,從另一邊的眼睛刺出!

扭轉的刀身一如先前「斬殺」的火刺狗一般,將巨犬的兩隻眼睛絞成碎末,紅白的混合物飛濺,轉出一個血窟窿!

又一隻異化獸了帳!

將與自家的大狗廝殺的巨犬斬殺,周生運轉煉精化氣周文,隨手將一道煉化過的煉精化氣真氣拍入大狗的體內,前往去下一個目標!

抬眼望去,四面皆是廝殺成一團的場面,廝殺場外,卻是眾多擠不進戰場,在外「虎視眈眈」的異化獸!

縱身一躍,周生跳至自己的專屬屬下形成的隊伍與兩個統領帶隊的隊伍之間的一個不大的空隙中,還未待身形站定,三柄黝黑的飛刀便自周生的后腰出飛出,有若飛劍一般!

飛出的飛刀圍著周生旋轉了幾圈,而後停頓在周生左右,與胸齊高,刀尖朝上,有如鑽頭一般飛速的旋轉了起來。

當被操縱的飛刀旋轉到一定的速度之後,又以周生為圓心,在自身旋轉的同時,又以周生為圓心,在離地一米半,以兩米半為半徑飛速的轉了起來,帶起陣陣尖利的風嘯聲!

卻是周生操縱真氣流轉,將后腰間的九柄「破路」飛刀牽扯出三柄,而後以小李飛刀之法操縱的結果而已!

以周生現在的真氣修為,雖然真氣的質不怎麼樣,但在精元丹田的支持下,真氣的渾厚、量卻是無比的充足,足以支撐周生施展出消耗性的武功了!只是在分心兩用的時候,有些力有未逮罷了!

回到正題……

且說周生以足量的真氣操縱起三柄破路飛刀飛速的旋轉,浦一出場,便將周生落腳處的三隻不知名的異化獸洞穿,絞碎,致死;重傷數只!

以飛速自轉的破路飛刀的硬度和旋轉的速度,有這樣的威力倒也不奇怪了!

見到自己操縱的飛刀竟有如此的威力,頃刻間便重傷了數只異化獸,致死三隻。老實說,這樣的威力就連周生自己也沒想到,但既然有如此威力,周生便乾脆的將開道收了起來!專心的操縱起飛刀來,反正周生腳下有凌波微步踩著,防禦有金鐘罩擋著,普通的異化獸只要不是一窩蜂的將周生埋起來!

是絕對傷不到周的!

放任身邊的三柄飛刀旋轉,周生運轉周生,從新自后腰牽扯出一柄飛刀,以真氣托浮在右手的食指尖!

……

淡淡的月光之下,群獸環繞之中,一少年淡然的處在其中,周身圍繞著一圈辨認不出的黑芒,迫使虎視著少年的群獸不能上前;淡然的少年左手垂放在腰間,專心的凝視著右手食指尖上的一柄黝黑的飛刀。

仔細看去,黝黑的功法唯有刃鋒上反射著一絲絲毫光,展現著鋒銳無匹的殺器本質!

刀身上,隱約間可見刻有兩個古字,除此外,似乎還有一個「四」的編號!?(畢竟有九柄的說,沒個編號不好區分)

黝黑的飛刀在少年的指尖騰立,隨著少年指尖的搖擺而擺動,少年搖動了幾下手指,似乎是玩夠了,停下搖動的指尖。指尖上,隨手指而搖擺的飛刀亦隨之而停下擺動!

而後,以極快的加速度飛速的自轉起來,直至只轉成一圈淡淡的黑影,唯有一絲絲時不時閃過的白影訴說著這圈黑影的本質!

……

將指尖轉成一圈黑影的飛刀一甩,操縱著飛出三柄飛刀組成的防禦圈!

以周生現在的小李飛刀的修為,在專心操縱的情況下,精準操縱的半徑是五米,五米內能輕易的射中花生大小的目標;而向之前的那三柄飛刀組成的「半自動」似的的操縱半徑則是兩米半左右,畢竟僅僅只是分出一小部分意識操縱著的!

而現在,就是展現周生在五米的半徑內精準操縱的修為的時候了!

甩出的四號飛刀拐出一道圓潤的弧線,飆入一隻渾身長毛的異化人眼睛,從左邊的眼睛飆入,然後從右邊的耳朵出飆出,帶出一抹紅白的濺射物。

起身一躍,踩著隱約有幾分瀟洒氣息的凌波微步,周生整個人自一頭撲向自己的異化獸的腦袋上踩過,而後右手一甩,真氣牽引之下,將射殺了異化獸的四號飛刀召回,一個盤旋,自周生踩過的這頭異化獸的左眼穿過,將其腦袋洞穿!

且說周生踩著凌波微步避過一頭異化獸的撲擊,將之射殺了,但此時包圍著周家眾人的異化獸、強化獸、異化人何其多也,雖射殺了一個,卻也不過是聚在周生身前的一隻罷了,在其之後,還有數之不盡的、圍在外面的「怪物」們正虎視眈眈的看著!

這不,周生雖避開了一頭,射殺了幾個,這腳步才剛剛落地,就又有數頭不知是異化獸還是強化獸的大狗向著周生撲了過來!

當先的兩隻大狗並沒有注意到在周生身側旋轉的三柄飛刀,轉瞬之間就被三柄飛刀在其身上洞穿了數個兩指來寬的大洞!

鮮紅的熱血自兩隻大狗的傷口中潺潺的流出,兩隻大狗無力的撲騰了幾下,便軟趴趴的倒下,眼見是沒氣了!

最強妖孽天王 普通的兩指寬的傷口對於大狗們龐大的身軀來說也許算不得什麼,只是皮肉傷,甚至要不了幾許的時間便能恢復;但是洞穿了其整個身軀的傷口便不一樣了,那是整個肺腑都被貫穿了的!

沖在前面的兩隻大狗被旋轉在身側的飛刀解決了,跟在後面的數頭大狗倒是聰明,有了「莫名其妙」倒在前面的同伴做警,後面的數頭大狗都是一個急剎車,堪堪在撞上周生身側旋轉的飛刀前止住了腳步。

但是,周生會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這些大狗停下,「暫時」撿回小命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無論在場的是誰,只要不是傻子,都不會那麼乾的吧!

只見周生一個大跨步,帶著身側的飛刀,躍到這幾隻大狗的身側,「嗷……嗚……汪……」的幾聲慘叫,隨著周生的移動而移動的三柄飛刀瞬間洞穿了這幾隻大狗的身軀,了結了它們的性命! 在周生找到自個斬殺異化獸最好、最省力的方式的時候,周毅他們這邊,也正在奮力的廝殺中!

此時,在劇烈的廝殺中,兩隻隊伍在統領有意識的帶領下,已經靠攏在一起,理所當然的,兩個統領也合在一塊了。

「周雲,我們這麼僵持下去也不是個辦法,還是得想個辦法把這群大狗和獸化人的首領幹掉,或者是別的辦法突圍出去啊!」

說話間,周毅手中長達兩米的大陌刀精準的自一頭渾身鱗甲的鱗甲系的大狗前額掠過,帶起一抹紅白相間的血液和破裂的眼球,而後,刀身一折,寬大的刀身靈巧的向另一隻渾身長毛的大狗前額斬去!

「周毅,你這話說的輕鬆,這群怪物的首領就在那,你有什麼辦法衝過去把那三隻都解決了嗎?」

反手一斬,瞧也不瞧的,周雲手中寬大的大陌刀準確的自一頭想從周雲身後偷襲的大狗的嘴角斬過,沿著嘴角,一路掠過大狗的耳垂,自後腦斬出,掀起大半個頭蓋骨!

周雲一邊斬殺著身側的異化獸們,一邊對周毅反問道。

說話間,還猶有餘力的向著數百米之外的一棟二十來米高的公寓樓瞟了一眼!

在周雲所瞟的那棟距周家眾人-大約三百多米遠的公寓樓上們,僅有三隻體形各異的異化獸站立著!

在當中的,是一身高三米左右,渾身長有一層細密鱗甲的異化人,說是「異化人」,這異化人也僅僅是有著大致的人形罷了,粗壯的四肢;與獸爪一般無二的指甲;背脊上、手肘上、膝蓋上閃爍著寒光的骨刺,無一不說明著這是一頭強大的怪物!而其被眾多的怪物拱衛這的位置更是這群圍攻車隊的怪物的首領的最好證明!

在其左右的——

左邊,是一隻藍色的類似於刺蝟的異化獸,整個身軀有三米來長,滿身的尖刺都有手指粗細,只是長短不一罷了!乍一看和強化病毒爆發前的豪豬似的,但僅僅是看其身長和那比首領異化獸身骨刺還要爍目的寒光,還有那尖刺上在月光下反射著淡淡的藍光,就可以知道藍色箭蝟的實力,絕對不是「普通的豪豬」可以相比的。

這藍色箭蝟有高僅有其身旁的首領異化人的三分之一高,拖著一條小尾巴,爪子很小,暫時看不出什麼威脅,尖嘴上露出來的幾許牙齒,卻是寒光閃閃!在藍色刺蝟背上的尖刺的空隙里,隱約間還可見到幾許灰暗的細密鱗甲。

至於其來處就不說了,無非是誰家的寵物罷了!

總的來說,這隻刺蝟不是一個遠程的大殺器,就是一個碰不「到」的大殺器!

而在首領異化人的右邊的,卻是一隻長毛盡褪,長出一身烏黑鱗甲的巨大老鼠,身形較之周生之前與?曜右黃鷯黽?哪僑豪鮮蠡掛?藪笮磯啵?腥縲∑?狄話悖〈腫車奈舶妥閿欣呵蛞話憒窒浮7奈迕壯ぃ?p>但奇怪的是,首領異化人的身邊又一隻強大的老鼠異化獸呆著,但在今晚圍攻車隊的怪物中卻沒有一隻大老鼠的存在,哪怕是普通的強化老鼠都沒有,不知道是不是全被這隻長著烏甲的老鼠給吃了!

而在這三貨與周家眾人之間的數百米距離,則是被無數的大貓、大狗和獸化人所鋪滿,根本無法靠近!

就因為兩者之間的距離被無數的怪物所圍堵,周雲才會對周毅反問那麼一句!

「要不?」對於周雲的反問,周毅疑遲了一下,道:「請少爺出手吧,讓少爺以箭術將這群怪物的首領吸引過!」

「不行,你怎可將少爺陷於險地!」周雲一臉激動的駁回了周毅的意見!

「周雲。」周毅叫了周雲一聲道:「在我們所有人當中,拋開戰鬥經驗不談,少爺的武功是僅次於我們兩個的,你可別太小瞧了少爺!」

「你說的我都知道,但你可別忘了,我們是為少爺清理麻煩而存在的,而不是為少爺添加麻煩的!」周雲淡然的回答道,說話的同時,身形不停的變換、挪移,閃避著眾多的怪物的攻擊、撕咬,手中的大陌刀也不停的轉折著方向,斬向、掠過無數的怪物的腦袋、脖子…

「這些我自然沒忘,只是……」周毅有些尷尬的回答著,但「只是」二字後面的話卻沒有說出來!

「算了,我們去詢問少爺的意見吧,我們只是少爺的護衛,又怎能提少爺做出決定!」周雲的語氣里飽含著一種名為無奈的情緒!

說著,周雲將手中的大陌刀狠狠的向著一隻巨大的鱗甲系大狗斬去,凌厲的刀勢斬開了空氣,似乎要將心裡的無奈情緒統統斬出一般!

隨著「噗…」的一聲輕響,周雲的這一刀有如斬入豆腐一般,輕易的斬開了大狗的頭骨,將其腦袋連同前半身一分為二,隨著「嗤…嗤…」的輕響聲,血液與腦漿濺滿一地!

讓身邊的護衛傳下命令,「所有人一少爺為中心集結。」

而後,二人便隨著漸漸集結的護衛一邊斬殺怪物,一邊向周生的方向移去!

移至周生不遠的地方,二人中周毅留在原地,統御這護衛們的陣型,讓周雲去向周生詢問周生的意見!

「少爺。」周雲幾個閃身移至周生不遠處,看著周生身前幾不可見的旋轉飛刀,停下腳步,叫了周生一聲!

「怎麼了?」

沒怎麼注意周雲到來的周生聽見周雲叫自己,對周雲問道。

「包圍我們的個數量太多,雖然說以我們的實力也不是沖不出去,但難免要犧牲許多護衛,所以屬下想請少爺以箭技將這群怪物的首領吸引過來,將其斬殺,以此達到驅逐怪物們的包圍的目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