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神芷柔輕輕的搖頭,道:「不用了!我這一輩子都沒有想過自己還可以成親!能夠有這一天,我已經很開心了!再說了,能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在什麼地方還不都是一樣呢?」

說道最後,風神芷柔的俏臉微微的泛紅了。

風無痕感動的把她抱在了懷裡。

一個時辰之後,風無痕已經把整個山洞都妝扮的喜氣洋洋的。這也多虧了儲物手鐲中有那麼多的紅布和舉辦婚禮所用的東西。

一番折騰之後,風無痕又找出了還算是比較復古的結婚禮服。雖然唐裝樣式的結婚禮服對風無痕來說是很復古。可是,風神芷柔和洪啟雲卻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古怪的東西!

換好衣服之後,兩人便在洪啟雲的面前開始拜天地。

洪啟雲當然是一身多職。即當主婚人,又要當雙方長輩。用風無痕的話來說,這老小子今天占夠了便宜!

一切禮儀結束之後,風無痕激動的拉著風神芷柔急三火四的去入洞房。卻被洪啟雲攔了下來。

在這種情況下被人家攔住,任何人都會脾氣暴躁的!

風無痕眼睛一瞪!口氣不善的說:「你想要做什麼?」

洪啟雲彷彿是沒有見到風無痕的憤怒。慢條斯理的說:「今天可真是個好日子啊!來,咱們倆痛飲一番!」

風無痕白了他一眼,說:「老頭,難道你沒有聽說過春-宵一刻值千金嗎?」

聽到這句話,洪啟雲不再說話了。

就在風無痕以為他終於想通了的時候,洪啟雲接下來的一句話差點讓風無痕吐血!

「老夫視金錢如糞土!錢在我的眼裡,那什麼都不是!我們還是喝兩杯吧!」

風無痕定定的看著洪啟雲。心說:這個老頭都活了這麼大歲數了,怎麼一點人情世故都不懂呢?

洪啟雲不去理會風無痕的反應,嘆了口氣。說:「小子,我一直都認為能夠相遇那是一種緣分!我們兩個也算是知己了!有道是,士為知己者死!難道你還不能為了我這個知己晚點入洞房嗎?再說了,你也是個堂堂七尺男兒,怎麼一天到晚總是想著這麼一點事情呢?」

這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就不讓別人吃啊!

風無痕氣的是直咬后槽牙!如果不是因為打不過這個老傢伙,風無痕早就和他拚命了!

鬼魅首席的金屋嬌妻 「那你想怎麼樣?」風無痕用接近咆哮的聲音問道。

「陪我喝兩杯!」洪啟雲仍舊是老神在在的說。

洪啟雲不愧是一代英雄!說是喝兩杯,那就喝兩杯!兩杯酒之後,洪啟雲「撲通」一聲,又倒在了地上。

風無痕鄙視的看了他一眼,說:「靠!看來你也就是兩杯的量了!」說完,撒丫子向著風神芷柔所在的洞穴跑去!

洞穴中瞬間變得春光無限……

可是,就在風無痕準備對著風神芷柔發動總攻的時候。風神芷柔因為害羞。無意間在風無痕的後腦上來了一下。

風無痕只覺的一陣天旋地轉,便不省人事了。

山洞裡依舊春光無限!只可惜有個人是在昏迷中而已!

第二天一早,幽暗的小洞穴中。

風無痕全身裹著被,表情極其委屈坐在那裡。在他的腦中奏響著全世界最最悲哀的二胡曲。此刻,風無痕很想哭!真的!自己居然又一次的被**了!這要是傳出去,自己還有臉見人嗎?這一次又一次的**,誰受得了啊?自己居然連洞房花燭夜是什麼滋味都沒有嘗到,就這樣結束了!

風無痕吸了吸鼻子,他覺得自己好無助。另外,他又開始為自己以後的生后擔憂了!

收拾好東西,從小洞穴走了出來。風無痕便看到風神芷柔正著陪洪啟雲聊著天。

見到風無痕出來,風神芷柔對著他露出了嫵媚的一笑。笑得風無痕那叫一個春心蕩漾!

洪啟雲笑呵呵的說:「你起來了?說真的,小子你給我喝的什麼酒?酒勁兒還挺大的!我昨晚迷迷糊糊醒過來的時候,居然還能聽到從你們那個洞穴中傳出來咦咦呀呀,好像是有人在唱小曲兒的動靜!我蹲在洞口聽了一會兒。你還別說,雖然不知道唱的是什麼。不過,聽起來還真不錯!」

聽到這話,風無痕沒有什麼反應。風神芷柔的臉卻騰的一下子,紅了!

… 風無痕疑惑的問:「我怎麼沒有聽到?」

「那是因為你太累了!」老頭子仍舊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

風神芷柔聽到這裡,便再也聽不下去了。轉身跑開了!

看著風神芷柔的背影,又看了看洪啟雲那猥瑣的滿臉褶皺的笑臉。風無痕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忍不住在心中暗罵:這老小子,也有這麼不厚道的一面!

一轉眼,七天的時間過去了。

在這段時間裡,風無痕除了和洪啟雲喝酒和修鍊玄功。其餘的時間裡,他都是在和風神芷柔你儂我儂中度過的!小日子也算是過得逍遙快活!

他這邊快活了!可是,另一邊卻是愁雲瀰漫!風無痕和風神芷柔的失蹤,對於風家來說那可是一個致命的打擊。風府從上到下所有的人都在不停的尋找著兩人的蹤跡。雪如夢更是每天以淚洗面!楚天涯也派出人手尋找兩人的下落。可是,也是一點消息也沒有。風神俊和白飛帶著人將風無痕他們失蹤的那個樹林圍了起來。每天都在一遍一遍的查找線索!

他們這邊著急。可是,董政他們卻是樂開了花!他把齊長春,王坤聚在了一起。有說有笑的喝著茶水。而董少白卻是一臉的失落!也許,他是因為沒有了風無痕這個強力的對手而感到失望吧!

這一天,風無痕像是沒事人一樣從小洞穴中走了出來。卻看到洪啟雲正在那裡不停的唉聲嘆氣。

風無痕走了過去,問道:「老頭,你這是怎麼了?」

洪啟雲看了一眼風無痕,說:「小子,你還記不記得當初我和你說過,我被打下懸崖的時候,還帶著我的飲血之鐮!」

「對啊!你不說我還真給忘了!」風無痕興奮的說:「老頭,快點把那個飲血之鐮拿出來看看。我倒要看看那是什麼樣的神兵利器!」

「沒了!現在它不在我的手裡!」

「不在你這,那會在哪裡?」

洪啟雲嘆了口氣,說:「它掉落下來的時候被一隻金剛魔猿撿走了!」

「我靠!那你不會再搶回來啊?」

洪啟雲搖了搖頭,說:「你不知道!那金剛魔猿的速度極快,而且皮毛又很堅硬!普通的兵器根本就是傷不到它的!更何況,我這個手無寸鐵的殘廢老頭呢?」

「那好好的一把神兵就這麼被糟蹋了?」

洪啟雲呵呵笑了笑,說:「怎麼會呢?這不是還有你嗎?」

風無痕急忙擺手,說:「我不行!憑我這三腳貓的功夫,還不被那隻金剛魔猿給分屍了?不行,絕對不行!」

聞言,洪啟雲的臉上泛起了失落之色。低聲說道:「沒有想到,我居然再也見不到飲血之鐮了!我愧對於師傅虧,對於荒神教啊!」

風無痕才懶得理他。金剛魔猿,那可是六級玄獸!自己和它對打?那還不是只有被秒殺的份?

風無痕無動於衷。可是,風神芷柔卻是心軟了!她輕推了一下風無痕,說:「無痕,你就幫幫他吧!你不是會虛空殘影身法嗎?相信那隻金剛魔猿也傷不到你的!」

既然風神芷柔都開口了,風無痕不得不管了!

他白了洪啟雲一眼,說:「說吧,那隻死猴子在什麼地方?」

洪啟雲見風無痕答應了。露出了開心的微笑……

半個時辰之後,洪啟雲帶著風無痕來到了另外一個山洞。風無痕一直都以為洪啟雲所居住的那個山洞是他見過最大的了。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山洞居然還要比洪啟雲的那個大了好幾倍!風無痕慢慢的走了進去一邊往前走,一邊四下打量。這裡和洪啟雲所居住的那個山洞一樣,到處都能看到幽幽的冷光。

大約過了二十多分鐘,風無痕終於走到了山洞的盡頭。遠遠的,風無痕就看見一柄血紅色的鐮刀靜靜的插在一塊巨石之上!

這柄鐮刀紅的異常妖艷!彷彿是要滴出血來一般。周圍的空間都被他映得一片鮮紅!

「真的是個寶貝啊!」風無痕感嘆了一聲。左右看了看,並沒有見到什麼金剛魔猿的影子。他這才大膽的走到鐮刀之下。伸手想要去撫摸飲血之鐮。

可是,就在他的手剛要接觸到鐮刀之上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身後有惡風撲來!吹得他的長衫「呼啦啦」作響!

風無痕急忙一個閃身,跳到了一旁。儘管如此,他的後背還是被抓出了一道血痕!

風無痕眉頭微微一皺,開始打量起眼前這個龐然大物來。這是一隻三米多高的,全身毛髮都是金黃-色的巨猿。雖然和普通的猿猴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不過,這隻金剛魔猿的身上卻是散發著一股王者之氣!

金剛魔猿見到風無痕居然躲過了自己的致命一擊,不由得咆哮了起來。輪起雙拳不停的捶打著地面。早就聽說猿猴的脾氣最為暴躁。風無痕小心的戒備著。突然,金剛魔猿動了!它化成一道金黃向著風無痕急射而出!

「好快!」

風無痕剛有所反應,金剛魔猿的拳頭已經砸了過來。

無奈之下,風無痕只好用雙拳去抵擋。

「砰」的一聲,風無痕被金剛魔猿擊飛了出去。他在空中調整好身形,翻身落地。

金剛魔猿再次咆哮一聲,又向風無痕衝來。

看著來勢洶洶的金剛魔猿,風無痕大喝一聲:「滅天掌!」

只見一個巨大的金色的手掌從空中憑空出現!徑直向著金剛魔猿砸去!

金剛魔猿身形一晃,逃出了滅天掌的攻擊範圍。繼續跑向風無痕!

風無痕伸出右手,憑空一抓。金剛魔猿的身體立刻頓在了原地。

躲在暗地裡觀看的洪啟雲看到這一幕之後,不禁一愣!在心裡暗暗嘆道:這小子,居然還會這麼奇妙的功法?

金剛魔猿的身體被人束縛住,不停的掙扎著。

風無痕漸漸的有些抓不住它了!他用力一拋。

金剛魔猿頓時被丟在一側的洞壁上。

「轟」的一聲,金剛魔猿的身體將牆壁打出了一個大洞!

金剛魔猿從裡面慢慢的爬了出來,使勁的晃了晃腦袋。顯然,它現在被摔的有些暈了!

見到金剛魔猿毫髮無傷,風無痕狠聲說道:「聽說你皮毛堅硬,刀劍難傷。我就來試一試!」說著,從百寶袋中取出了一柄仙劍。然後,對著金剛魔猿沖了過去。

風無痕身體上下騰挪,盡量的躲避著金剛魔猿的攻擊。他用仙劍在金剛魔猿的眼睛,喉嚨,心臟等部位不停的刺砍。可是,卻始終傷不到它分毫!

金剛魔猿大吼一聲,一躍而起。對著風無痕就坐了下來。

風無痕看著上方的金剛魔猿,眼睛不由得一亮!他陰笑一聲:「刀劍難傷?老子就斷了你的命根子!還怕你不死?」說完,風無痕也跟著跳了起來。揮劍就對著金剛魔猿的襠部劈去。

只聽「當」的一聲,金剛魔猿依舊毫髮無傷!

可是,風無痕的仙劍卻已經斷成了兩截!

風無痕差點沒哭出來!這個傢伙到底吃了多少偉哥啊!

就在風無痕欲哭無淚的時候,金剛魔猿那巨大的屁股已經對著風無痕的臉坐了下來!這要是被坐中了。那就不是有沒有面子的問題了、而是風無痕直接會腦漿崩飛!

在這緊急時刻,風無痕一掌拍在了金剛魔猿屁股上。借著這股力道,風無痕飛身急退。落在了距離金剛魔猿十米多遠的地方。

金剛魔猿落在地上后,傻愣愣的看著風無痕。估計它一定是在納悶,這個人類不和自己好好的打一場,卻趁機摸自己的屁股!這是怎麼回事?

風無痕看到金剛魔猿看向自己的眼中閃現出了無限的春意。頓時,勃然大怒!這也太侮辱人了!

他丟掉手中的半截斷劍,從百寶袋中取出了寒霜劍。寒霜劍一岀,整個山洞的溫度瞬間降低了下來!

暗處的洪啟雲眼睛一亮!這個臭小子居然有這種寶貝?真不知道他還能給自己帶來什麼驚喜!

金剛魔猿似乎也極其顧及寒霜劍!它慢慢的向後退著,全身的金毛全部乍起。口中也發出了驚人的咆哮聲。

「孽畜!看本帥哥怎麼收拾你!」

見到金剛魔猿露出了驚恐的表情,風無痕提著寒霜劍縱身跳了起來。在空中,他長劍連揮。不一會兒,在他的身前就出現了一朵寒冰凝結而成的花骨朵。風無痕長劍在花骨朵上一點,花骨朵居然漸漸的盛開了。最後,變成了一朵晶瑩透明的冰蓮!

金剛魔猿抬頭獃獃地看著空中的冰蓮,眼中閃現出了詫異的神色。

風無痕嘴角微微一揚,冰蓮立刻起了變化!整個冰蓮慢慢的變形。最後,化成了數十把冰劍!

「給我破!」

風無痕大喝一聲。寒霜劍一揮,數十把冰劍立刻飛向了金剛魔猿。

金剛魔猿沒有躲閃,而是用雙臂將自己的頭抱住。任憑冰劍刺在自己的身體上。

一陣乒乓亂響之後,所有的冰劍都碎裂在了金剛魔尊的身上。金剛魔猿也被凍的不住的顫抖!金色的毛髮也掉落了不少!

金剛魔猿暴吼一聲,飛身向著風無痕一拳打了過去。風無痕急忙高舉寒霜劍,在寒霜劍的外圍凝聚出一柄巨大的冰劍。

風無痕揮動巨劍狠狠地砍在了金剛魔猿的頭上!

「砰」的一聲,金剛魔猿被砍在了地上。冰劍也瞬間破碎又變回了寒霜劍。

風無痕落在地上,剛要擺出個帥帥的poss。可是,卻見到金剛魔猿又站了起來!

「我靠!這貨是不是開掛了?怎麼還打不死了?難道是傳說中的無敵模式?」

金剛魔猿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頭,低聲的哀鳴了兩聲之後。對著風無痕投去了憤怒的目光!

風無痕連忙後退,做出了防禦準備。

可是,這一次金剛魔猿卻是並沒有攻擊。它用兩隻鐵鎚般的拳頭不停的捶打著自己的胸膛。

風無痕看得是一頭霧水。難道是自己剛才那一擊把它的腦子打壞了?

就在這時,風無痕驚恐的看到金剛魔猿的身體居然一點點的在變大!

五米……

八米……

十米……

十五米!

這隻金剛魔猿最後居然長到了十五米之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