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心開道,五人悠哉的走過,圍觀者皆是主動讓開一條路,不敢招惹。

而,王霸等幾個神子神女就那樣看著,沒有一個想要追擊的意思,連那個被魂心打碎了臉的神子也沉默了,只是眸子中殺意泛寒。

魂心雖然只是出手兩擊,但很震人,而且外放的氣場很強,不弱於他們這些神子神女。

魂心的修為所有的人,一眼就看了出來,僅僅是開闢了兩個元府。但,這才是他們忌憚的重點,修為比他們低了差不多一個大境界,戰力卻不弱於他們,這才是可怕之處。

「魂蛋,為什麼不教訓他們一頓。」唐盈盈不樂意了,氣嘟嘟的說道。這些日子,他們幾個小土匪沒少被這些神子神女欺負,心裡早就一肚子的氣了。

「今天不想打架,以後再說。」魂心輕笑。

他現在的狀況非常的糟糕,外剛內秀,肉身雖然依舊強悍的沒邊,氣場有些嚇人。別人不知道,但他自己非常清楚,根基受損,輪迴海布滿了裂紋,現在的他根本不敢使用全力,怕剛剛穩住的傷再次複發。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弄不好,輪迴海中哪條大的裂紋受到震動,直接撕裂輪迴海,他就要粉身碎骨,死無葬身之地了。

現在的他要盡量不使用元力,連肉身之力也要小心,免得輪迴海碎掉。

「哈哈,急什麼,他們又跑不掉,有的是時間慢慢收拾他們。」卧不凡盯著魂心,好像看出了點名堂,但臉色不變,哈哈大笑。

五人很瀟洒的離開了決鬥場,回到了羅志新他家。

「就這樣讓他們走了!」那個被魂心打碎臉的神子怒道,卻沒有追擊。

「還能怎樣,那個人很不簡單。」一個神女悠悠的說道。

「哼,說的倒輕鬆,被打的人又不是你。」那神子捂著半個狠狠的說道。

「哼,是你自己沒用,怪得了誰。」神女不幹了,散發強大的氣勢,咄咄逼人。

「此事自然不可能就這樣算了的,需要從長再計。」一個神子說道,他眸光閃爍,燦燦發光,露出一抹陰笑。

「回去再說。」

幾個神子神女看了眼消失在人群的魂心和幾個小土匪,轉身離去。

圍觀的眾人見對戰雙方離去,沒有熱鬧可看,便也一鬨而散,哪涼快的呆哪去,該幹嘛的也幹嘛去了。

而,在神靈樹之亂,被恐怖骨塔帶走,疑似已經掛掉的魂心再次出現,而且修為大增,震攝幾大神子神女高手之事,瞬間傳遍整個千極城,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有人猜測,不久後會有一場真正的大對決。而且可能不局限於千極城的青年才俊,會有其他城市的青年強者會被捲入。

因為,據某個大人物傳出的消息,天宮快要真正顯化了。

千極城是離黑冥山最近的城市,都時候必然又很多青年才俊匯聚,一場龍爭虎鬥,在所難免。

這樣的重磅消息,讓人們再次的一震。其他的人們不知道,但魂心和幾個小土匪與千極城神明家族的神子神女一戰不可避免,也不會太遠。

人們都很期待,特別是那些散修,更加希望幾個小土匪能夠大展雄風。

因為小土匪們的勢弱,原本對他們信心不足的散修們,再次的看好了小土匪們。

因為魂心沒有掛掉,強勢回歸了。 千極城南城,羅志星家。

魂心靠在椅子上,羅志星等幾個小土匪圍著他,臉色都不太好,甚至是凝重。

因為魂心一回到羅志星家中,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臉色也在發白。

「什麼,你受傷了。」羅志星驚訝的問道。

「誰這麼可怕,把你都給傷了。」步驚雲也是很吃驚,他肌肉發達,頭髮像是被電過一般,捲曲著,很有個性。他知道,肯定不是剛才被王霸所傷,其中另有隱情。

「魂蛋,嚴不嚴重啊?」唐盈盈一身黑色的勁裝,前凸后翹,胸脯豐滿,精緻的臉蛋露出擔憂之色,她關心的問道。

只有卧不凡沉默不語,他畢竟是神子,雖然修為不高,但靈覺很強,魂心這次與以往不太一樣,他感覺不太對勁。

「很嚴重,我根基受損,難以彌補。」魂心臉色不太好,他剛才只是動用了一點點的元力,但輪迴海還是一個猛然震動,裂紋大開。

「根基受損,是誰傷了你?」卧不凡這個一向鎮定冷酷的神子也動容:「難道是因為那座骨塔。」

卧不凡說出這一番話,幾個小土匪都是看著魂心。大家都知道神靈樹之亂,魂心被恐怖骨塔帶走,生死不知,但從骨塔爆發的威能來看,足以抹殺神明。

現在魂心活著回來,但根基受損,他們很自然的就想到骨塔上面了,若是其他人知道魂心的情況,肯定也會這樣認為。

「不是。」魂心搖頭,浮屠塔很有靈性,是兩萬年前一代天驕浮屠王的殺罰重寶,但專殺魔王與邪惡之人,不會亂傷無辜。

「那是什麼人能夠把你的根基都給傷了?」卧不凡幾個小土匪臉色凝重,又很好奇,魂心可是開闢了九品極致的輪迴海,獨自闖過了十萬里的蠻荒。

在這個境界堪比上古諸王和後世中的那些絕世人物,戰鬥強悍,手段高明,上次蟒蛇山一行,許家三大極天境強者圍攻都讓他逃脫,他們想不到是什麼人這麼可怕,能夠傷得了魂心的根基。

「難道是遭遇了神明!」羅志星擔憂的看著魂心,道出這樣的一個猜測。

「我是在黑冥山最深處受的傷。」魂心穩住了傷勢,臉色才好了一些,他遙遙頭,道:「至於是什麼人傷了我,你們就不要知道了。」

死靈山的死靈王是神中之王,無上之神,比神明還要可怕的多。魂心不想讓幾個小土匪知道,因為知道的越多越危險。

即便是他們背後有著大荒域的十大散神罩著,也不行。死靈王可是無上之神,連無雙一族的聖女都敢動手,更別說十大散神了。

至少,在魂心能夠頂得住死靈王之前,他不會告訴小土匪他們。

「你可是我們兄弟,被人傷了根基,我們怎麼能坐視不理。」步驚雲和羅志星急了,兄弟被人打了,管他是什麼,抄傢伙先幹了再說。

「好了,即便魂兄這麼想必有他的道理,該知道的時候,魂兄會告訴我們的。」卧不凡神色冷酷,英俊不凡,也很沉穩,知道這可能涉及到一些大事或大人物,現在的他們應該還不夠資格知道。

「根基被傷,最是嚴重,要如何才能治好,魂心你可有辦法。」卧不凡畢竟是神子,看到了關鍵之處,問道。

「是啊魂心,要怎麼樣才能治好你的傷,赴湯蹈火我們也在所不惜。」步驚雲雖然脾氣比較火暴,但非常的講義氣。

魂心點頭,對這個小土匪的情義看在眼裡,感到很欣慰,剛一出世就交上了這樣的朋友,他很滿意。

「辦法很簡單,化府境終極一變,化為仙靈極致,我就可以治好根基之傷。」因為傷勢被鎮壓住了,他臉色也恢復了正常,魂心輕笑道。

「仙靈極致!」小土匪們都是睜大了眼睛看著魂心,滿臉的驚撼,連卧不凡這個神子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五行之靈,達到天靈大圓滿已經是非常的強大,很不容易,像他們幾個都是天靈,幾乎所有的人都是止步在這裡。

無論是人才還是天才,不管你是神子還是神女,就是妖孽級人物都無法打破壁壘,使得天靈終極一變化為極致。

古往今來,有記載的,只有消失在了太古的帝皇至尊以及上古爭霸,動亂天地的諸王,而上古之後,很少聽說有人能夠達到這一步。

現在魂心既然說要終極一變,化為仙靈極致,才能治癒根基之傷,怎能不讓人震驚。

這是多麼困難的事情啊!比之在當世成神有過之無不及!

魂心看著他們的表情,並沒有吃驚,要是他沒能使輪迴海終極一變化為極致,他也不會相信有人能夠做到。

但,偏偏他就做了,而且是將最為困難的輪迴境修鍊到了極致,雖然是在神魔錄的幫助下才實現,也確實是做到了。

「不要吃驚,大哥一定會做到的。」魂心輕笑道,給人一股很輕鬆的感覺,他並沒有多大的壓力。

「你真這麼有把握。」不是小土匪們不相信魂心,而是這樣的事情真的太過於嚇人,上古之後,幾乎無人能夠做到,難於登天啊!

「當然,也不看看大哥是什麼人啊。」魂心恢復了往日的風采,說說笑笑,一副不正經的樣子。

「額,那好吧,你需要我們做什麼,儘管直言。」幾個小土匪很豪氣,知道極致意味著極度艱難,肯定需要做很大的準備。

「東西我都準備的差不多了,就是還不知道怎麼樣才能終極一變,化為仙靈極致。」魂心並沒有告訴卧不凡他們,自己早已將輪迴境修鍊到了極致。

不是他不相信幾個小土匪,只是這個事情太匪夷所思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一旦走漏消息,麻煩會很多的。

說不得就會有大人物來詢問,或者強行逼供,要他說出輪迴境終極一變的奧秘。

聽了魂心的話,幾個小土匪差點沒一頭栽倒,都是磨著牙,要不是看在魂心根基受損,傷勢太過嚴重的份上,他們非要群毆魂心一頓不可。

「在仙靈極致之前,大哥不會再出手,這些日子你們悠著點啊。」魂心提醒道,他可是知道這幾個小土匪是很不安分的。

「好吧,以後你就住在我家吧,絕對安全,就算是神明也不敢亂來。」羅志星差點流汗,因為被魂心說到重點。

「魂蛋,你放心好了,這些時間我們會保護你的。」唐盈盈挺了挺胸脯,做出一副我是強者的樣子,差點沒讓魂心大笑起來。

「額,好吧,大哥現在是特號傷員。」魂心輕笑。

他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也會有需要讓像唐盈盈這樣沒什麼戰鬥力的人來保護的。

不過,他現在的情況真有那麼嚴重,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再出手的了。

「聽說千極城會有一場大的拍賣會,什麼時候開始。」魂心問道。

「具體時間還沒有定,應該就在這幾天吧。」羅志星說道。

「這次的拍賣會有很多好東西,都時候我們去看看,或許能夠買到稀奇的東西,最好對魂心的傷勢有用。」步驚雲這個脾氣火爆的肌肉男立刻想到這點。

魂心點頭,他也是有這樣的想法,就算買不到什麼有用的東西,至少也要多買點極品寶器,他修鍊到了融兵煉體第五層,還差很多才能圓滿呢。

魂心現在要做的不是去惹是生非,尋寶奪寶,而是靜等拍賣會,期望得到有用的東西,隨後便是嘗試化府境的終極一變。

他現在已經收齊了凝聚五行府靈的五大終極神物,開闢出天級府靈是輕而易舉的事,他並沒有急著去煉化九獄葬神冥土和九陰星宇真水以及九陽焚天焰。

他想等等,如果能在拍賣會得到有用的東西,一起煉化,說不定有意外驚喜。

就這樣,一連兩天魂心都安靜的呆在羅志星家,除了吃飯之外,都在修鍊中度過,而幾個小土匪也真的沒有出去,一直呆在家,同樣是修鍊。

千極城的神明家族的神子神女都出現,還有其他城市的神子神女齊齊匯聚,個個修為強悍,達到了極天境,小土匪們也是壓力山大啊。

為此,他們也在尋求突破,期待踏入極天境,那樣對上那些神子神女也不會太吃虧。

這天晚上,月黑風高,烏雲漫天,幾道人影在漆黑的街道潛行,個個彷彿幽靈,完全的融入到了黑夜中,常人根本發現不了。

「就是這裡嘛。」

「就是這裡。」這個人偷偷摸摸,低聲密語,一看就不是好人,非奸即盜。

幾人潛入一座莊子中,確定好了目標。

轟,一股可怕的殺機突兀的爆發,聲勢極其驚人,籠罩住了一個房間。

殺機瀰漫,冰冷得讓人膽寒,房門瞬間就炸開,整座房子都在搖動。

「魂心,你死吧。」幾個都是殺手,精通刺殺之術,同時出手圍攻房間內之人,要一擊絕殺。

碰,就在此時,一股更加可怕之極,可以說是恐怖的氣息在房間內炸開,掃蕩開來,震碎了整間房子。

「死。」一聲長嘯,宛如神音,震動天地。

「不好。」幾個殺手大叫一聲,急速後退,想要逃離,但一股可怕的威能卷席,將他們沖飛了出去。

「快逃。」幾個殺手都是強者,個個都是極天境巔峰修為,都被那一聲似神音般的長嘯震傷。

噗噗,幾個齊齊噴血,大駭之下想也不想的轉身就逃。

「都死吧。」一股可怕的威能掃出,幾個殺手再次吐血。

但他們都是精英殺手,硬拼著受重傷,也施展出了逃遁之術,身形快速的融入夜色中,令人難以察覺。

一個中年男子從崩碎的房間中走出,身姿挺拔,眸子璀璨,氣息迫人。看著幾個殺手逃跑,他不急不慌,追了下去。 「沒想到真有人來行刺。」

黑暗中,四男一女,五道人影站在塌掉的房子不遠處平靜的看著這一切,內心雖有波瀾,表面卻不為所動。

「都是極天境巔峰,半隻腳已經踏入了神門境的強者,他們這是要一擊絕殺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