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外。

昂…

隱隱約約的龍吟聲,從鼎中傳出,古樸滄桑的大鼎,都是在微微搖晃。

「有龍吟聲?」蒼狼老祖睜開雙目,神色露出詫異,忍不住自語道:「傳聞,當絕世寶丹要出世的時候,都是有著龍吟鳳鳴相伴。」

大易師 「鳳鳴?」

鼎中,林寒咬了咬牙,口中模擬出鳳鳴之音。

鼎外。

「鳳鳴?是鳳鳴之音!」蒼狼老祖乾癟的蒼老面孔上露出狂喜之色,自語道:「龍吟鳳鳴,必是絕世寶丹就要出世,但沒有靈氣涌灌的海嘯之音,這絕世寶丹,應該還未成熟。」

「靠,怎麼廢話這麼多!」

林寒在鼎中暗罵一句,他攪動大鼎中的沸水,又模擬出一片片大浪翻滾、海水咆哮之音。

鼎外。

「是海嘯之音?如此劇烈的海嘯之音,鼎中寶丹,必定已經成形,而且,還是千年罕見的絕世寶丹!」鼎中丹成之後的異象,與蒼狼老祖從古籍中所了解的,簡直是一模一樣,讓他蒼老的瞳孔中,生出狂喜之色。

「寶丹已成!寶丹已成!」

口中驚喜大叫,蒼狼老祖閃爍綠光的雙目,充滿無盡喜悅,他神情甚至是興奮得有些癲狂,朝著那大鼎走去,要將其開啟。

「小崽子,你縱然身具恐怖血脈,潛力無窮,但終究還是被老夫煉製成了絕世寶丹,成為老夫武道一途的踏腳石,哈哈哈……」 藍文聽此來了興趣,放開了藍瀟的手。

姑蘇北望眼神示意韓雲翔,韓雲翔走了出去。

厲千陽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把藍文支走的姑蘇北望,他拉過藍瀟的手,穿過客廳,走到了院子里。

到了院子,藍瀟甩開了厲千陽的手,鳳眼哀怨的看著厲千陽。

「厲千陽,你到底想怎麼樣啊!」

「這話是我要問你才對啊!藍瀟,給我個機會吧,讓我好好照顧你和孩子……」

「厲千陽,我不需要。我可以自己照顧好自己!」藍瀟說到此,哽咽了下,後面的話她不知道怎麼說出口……

她可以做好一個單親媽媽嗎?

她不知道……

厲千陽好像看出了藍瀟眉眼裡藏著的想法,他突然一把抱住了藍瀟,「給我個機會好不好?藍瀟,我從小失去母親,我太明白單親家庭的生活了。我不想我的孩子也體會我之前的生活。藍瀟,我們結婚吧……」

被擁抱在厲千陽懷裡的藍瀟眼睛睜的圓圓的,後背的肌肉綳直。她看著厲千陽,「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

藍瀟顫抖的說出這話,眼眶裡含著淚水。

厲千陽看的心疼,再次抱住了藍瀟。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我在說什麼!我從來沒有比此刻更清楚自己在說什麼!我們結婚吧,藍瀟!」

厲千陽說著單膝跪在了藍瀟的跟前,從懷裡的口袋裡掏出了一枚戒指,遞給藍瀟跟前。

「嫁給我吧,藍瀟!」

藍瀟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看著厲千陽久久說不出話來。

厲千陽臉上燦爛的笑容有些凝滯住,他挑了挑眉眼,不安的看著藍瀟。

藍瀟喜極而泣,用力點了點頭。

厲千陽把戒指飛快的套在了藍瀟的手上,快速的站起身擁抱住了藍瀟。他抱著藍瀟旋轉了一圈,額前捲曲的劉海隨風搖動,「太好了!藍瀟!太好了!」

藍瀟露出幸福的笑容,她拍了拍厲千陽的頭,「快放我下來啊!我肚子里的寶寶可經不起你這麼折騰!」

「哦,對對。要小心些。」

厲千陽笑著放下了藍瀟,隨即蹲下身子,趴在藍瀟的肚子上認真的聽著。

「怎麼沒有動靜啊?」

藍瀟無奈的一笑,「這才多大月份啊!你想要啥動靜?」

厲千陽笑,對著藍瀟的肚子說到,「兒子,在裡頭要乖些啊,可不要折騰你媽啊!」

藍瀟轉動了下眉眼,「你怎麼知道是兒子啊!」

「我當然知道了!我可是孩子的爸!」

厲千陽說著這話的時候,神情可得意驕傲了。

藍瀟低頭看著肚子和厲千陽,淺淺的笑著。

客廳落地窗旁的姑蘇北望,正好看到了這一幕,會心的一笑。她收回目光,走到藍文的身旁。

藍文正拿著放大鏡看著手掌心中的寶貝,他邊看邊連連稱讚,「好寶貝!真的是個好寶貝啊!這麼小小的玉上,竟然能雕出如此精緻的龍鳳圖,真的是難得的佳作啊!」

姑蘇北望趴著身子往玉上湊了湊,痞痞一笑。 林寒端坐鼎中,神色平靜,腦海中赤血飛劍微微顫動,蓄勢待發。

雖然他還未修行出法力,但經過小雀先前的教導,林寒已經會使用靈魂力,去催動這赤血飛劍。

此刻,一切準備就緒,就等著那蒼狼老祖,打開鼎蓋。

鼎外。

蒼狼老祖神情滿是狂喜之色,他整個身軀都是興奮得顫抖,他伸出那乾枯的手,直接猛地一按鼎蓋,隨即瞬間掀開來。

「嘩!」

幾乎就在這一瞬間,一片赤色的光華,出現在了蒼狼老祖的視野中,他神色大喜,以為這是曠世寶丹出爐的異象。

但下一刻,蒼狼老祖陡然感受到了一種冰冷到極點的殺氣,他瞳孔猛地一縮,頓時看向鼎中。

那裡面,根本就沒有什麼寶丹,只有一個身穿青衫的少年,正眸光譏諷,冷冷盯著他。

「你小子沒死!」

蒼狼老祖神色大駭,他想要朝後瘋狂倒退,但卻是晚了。

唰!

一柄赤色如血的飛劍,瞬間撕裂長空,直接「噗」的一聲,將其頭顱斬斷。

「啪嗒!」

下一刻,蒼狼老祖那充滿不甘和驚恐的頭顱,直接掉落地面。

豪門禁愛:吃定小情人! 赤血飛劍,極其鋒利,乃是一尊法寶,縱然這蒼狼老祖乃是一尊半步洞天境強者,在這種毫無防備的偷襲之下,也是被直接斬斷頭顱。

但,蒼狼老祖的生機無比旺盛。

縱然此刻頭顱被斬斷,甚至是從身軀上掉落地上,那面孔依舊在動彈,甚至是口中發出不甘的咆哮聲:「小子,這是法寶,你竟然有法寶?你連神魄境都沒有踏入,根本不可能有法力催動這飛劍!我不相信!」

「愚昧!」

林寒冷冷一笑,他從鼎中跳出來,收回赤血飛劍,看著地上那發出咆哮聲的蒼狼老祖頭顱,淡漠道:「誰說只有法力,才能夠催動法寶。」

「咻!」

就在這瞬間,一道黑光陡然從地上蒼狼老祖的口中吐出,瞬間朝著林寒衝去。

「當!」

赤血飛劍再次從腦海中爆射而出,直接與那黑光碰撞,神光飛濺,發出一聲金屬轟鳴聲。

唰!

林寒猛地朝後退去,他頓時看到了,那黑光,乃是一團黑暗光輪,似乎由一種特殊的黑色玄鐵鑄造,光輪周圍,是一根根金屬倒刺。

若是剛才自己被這黑暗光輪給命中,恐怕自己整個身軀都要被切割成兩半。

「好陰冷的手段,這種老怪物,果然不是那麼容易死的!」林寒目光露出警惕之色,若不是剛才他時刻防備這蒼狼老祖可能會反撲,說不定自己現在就真的被反襲殺了。

「小子,沒想到你斬斷了老夫的頭顱,警惕性還如此之高,就這一點,那些心高氣傲的年輕天驕,都無法與你相比。」

地上,蒼狼老祖的頭顱飛起,竟然又重新回到了那無頭身軀的脖頸上。

只不過,他只能維持一時半會,剛才那黑暗光輪的襲殺沒有成功,註定他要徹底死亡。

但在死亡之前,蒼狼老祖唯一的念頭,就是要讓林寒陪葬。

「殺!」

「九鼎雷王印!」

「五鼎裂蒼穹!」

林寒沒有絲毫猶豫,他轟然釋放吞噬領域,將蒼狼老祖周圍空間全部禁錮住,隨即,他大手推演出一尊尊古樸的雷鼎,若大岳橫空,厚重、但又充滿雷霆的狂暴。

「滅!」

蒼狼老祖縱然生機就快消逝,但此刻依舊爆發強大戰力,他枯瘦的手指點出,直接將那一尊尊雷鼎擊碎,但動用這種力量,讓蒼狼老祖口中吐出鮮血。

「斷天之劍!」

林寒見到攻擊有效,直接手握赤血飛劍,釋放斷天劍意,一柄赤色如血的巨大劍芒,充滿無盡鋒芒,瞬間從半空力劈下來,將蒼狼老祖的那根手指「噗」的切碎。

「啊!小崽子!」

蒼狼老祖發出慘烈嚎叫,但卻是無濟於事。

「斷!」

林寒得勢不饒人,大踏步而來,一劍斬下,直接將蒼狼老祖體內殘留的生機徹底磨滅。

「哈哈哈,老不死的,還想圖謀我身上的血脈,哼,殊不知,你窮其一生尋找的寶葯,全部成為了我的造化,你,才是我武道一途的踏腳石!」林寒一聲大笑,讓蒼狼老祖鬱氣陡生。

「噗!」

老者大口噴出一片血霧,直接慘死當場。

一尊半步洞天境強者,就這麼被林寒一步步算計,憋屈隕落。

「終於死了……」

確認蒼狼老祖已經完全斃命,林寒收回赤血飛劍,心中猛地鬆了一口氣。

這一次的計劃,可謂是兇險萬分。

因為,林寒很清楚半步洞天境強者的恐怖之處,自己稍不留神,就是萬劫不復。

但所幸,一切在滴水不露的謀劃下,成功讓蒼狼老祖斃命。

「還真是多虧了你,不然,我恐怕也只能找到神魄之心,哪像現在,吞食了那麼多造化寶葯。」林寒看著地上的屍體,伸手一吸,將蒼狼老祖的儲物戒指給吸取過來。

其中,魂力探查下,諸多寶葯都是被自己吞了,但還有著不少古老的丹方,若是參悟,說不定能夠以此煉製出不少失傳的丹藥。

「蒼狼老祖已死,這裡正好適合修行。」

林寒呢喃一聲,他準備將沉澱在自己體內的磅礴藥力給煉化完畢,爭取讓自己的修為,再次突破。

唰!

盤膝端坐下來,林寒運轉太古龍帝訣,開始潛心煉化體內那無數藥力。

此次來萬妖荒原中歷練這麼久,林寒經歷了不少大起大落,他此時心境平和,達到了一個良好的狀態,在太古龍帝訣的協調下,十分自然地,他的丹田中,靈元開始不斷增長,變得雄厚。

甚至是,他體內的各大經脈中,都是傳出一陣陣雷鳴之音。

「天脈雷音!」

林寒神色一喜。

根據古籍中記載,當武者修行中出現「天脈雷音」異象,說明其體內力量已經飽和,要朝著更高的層次蛻變。

整整半日。

某一刻。

「轟」

一股全新的強大氣息從林寒身上擴散而出,若狂風呼嘯、大海傾覆,但這磅礴氣息隨即快速收斂回來,又變得平靜。

唰!

林寒猛地站起身,眸光深處隱隱間有神光閃爍。

他此刻,渾身的氣息,深不可測。

「小寒子,一覺醒來,你竟然突破到了神魄境,看來,那老梆子,已經被你殺了。」小雀在腦海中睡眼朦朧,伸了個懶腰道。

沒錯!

此刻,林寒已經將體內所有藥力、甚至是神魄之心都是全部煉化、吞噬,完美融入自己身軀中,他的修為,自然水到渠成,直接跨越半步神魄,踏入真正的神魄境一重天。

「如今若是回到宗門,就算那遮天盟的遮天少爺來找我麻煩,我也不懼了。」林寒握了握雙拳,那磅礴的力量,讓他目光涌動著一種強大自信。

「你們不能進去!」

但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的洞穴入口處,卻是傳來謝解語的冷喝聲。 「我只以為是塊質地不錯的玉,想不到竟受到藍伯父您如此高的誇讚啊!」

「哎呀,北望,這你就有所不懂了。你這玉薄而小,能在這上面刻出如此精緻複雜的圖案,說明這師傅手藝了得!再加上這作品有些年歲了,價值不可估量啊!不可估量!這雕刻的技法怕是當今已經失傳了!這就更是難得的佳作了!收藏價值不可估量!」

姑蘇北望痞痞笑著,眼神意味深長,正在她準備說點什麼的時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