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血霸族的天級強者,實力可比普通天級強者強大得多。

定了定神,張小飛繼續說道:「如果不出意外,這個奧古?加拉斯,將會成為龍血霸族的下一任族長!甚至有傳言稱,最多五年,此人便會接任族長之位,執掌龍血霸族!」

說完之後,張小飛搖頭嘆了一口氣,眉宇間也滿是愁緒。

「龍血霸族的下一任族長?五年之內便會接任族長之位?」藍楓不由得沉默下來,敵人似乎比他想象中還要強大。

四周的學員們,以及張伯、連伯兩人,也是心沉到了谷底。

木台之上,一片沉默。

不知不過了多久,張小飛用著略微嘶啞的聲音說道:「奧古?加拉斯位列地榜,而且排名十分靠前,若是再激活他們龍血霸族獨有的血脈力量,真不敢想象,他的實力將會恐怖到什麼地步……」

龍血霸族的血脈力量,藍楓已經親自體會過了,一個普通天級後期的龍血霸族高手,在施展秘法激活血脈力量之後,便能夠擁有人榜強者的實力,而本身便擁有著地榜強者的實力的奧古?加拉斯,若是激活了血脈力量,絕對會變得十分恐怖。

血脈力量,絕對是龍血霸族的作弊器!

「我與他相比,孰強孰弱?」藍楓想了許久,卻是無法得出答案。

無論是藍楓,還是奧古?加拉斯,都是不同於尋常的天級強者,兩人的真正實力,都是超越了天榜強者,但究竟孰強孰弱,在沒有打過之前,卻是無從判斷。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無論是藍楓,還是奧古?加拉斯,想要擊敗彼此,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只是令藍楓有些忌憚的是,這位奧古?加拉斯不僅本身擁有著深不可測的實力,而且還統御著龍血霸族中數以千計的天級強者,這其中不乏天級後期強者,哪怕藍楓擋住了奧古?加拉斯的攻擊,藍山、張小飛、葉穹等人也絕對擋不住龍血霸族其餘強者的圍攻。

龍血霸族從來都不是一個以尖端力量著稱的種族,他們最恐怖的地方在於他們的血脈力量,哪怕是一個普通的龍血霸族族人,在激活血脈力量之後,都是擁有著能夠媲美月級強者。

換而言之,龍血霸族最弱小的族人,都是能夠在一些偏僻的人類鎮子里稱霸一方。

時間在三頭紫翼鵬極速飛行中緩緩流逝著,木台上,氣氛再度陷入了寂靜。

所有人都是在慢慢消化著這個十分糟糕的消息,經歷過數次危機的眾人,這一次倒是顯得鎮定了許多,只是因為處境極其危險,導致場上的氣氛顯得十分壓抑,在眾人的心頭,彷彿壓著一座無形的大山,令得他們透不過氣來。

駕馭三頭紫翼鵬的大叔,也是神色凝重,小心翼翼地駕馭著三頭紫翼鵬從雲團中穿梭,儘可能將三頭紫翼鵬那龐大的身軀,隱藏在雲團里,以免暴露了位置。

可惜雲團終究有限,在度過了約莫一刻鐘之後,前方再也沒有了雲團,而三頭紫翼鵬那龐大的身軀,也是重新進入了下方之人的視線,由於三頭紫翼鵬的身軀過於巨大,只要修為達到天級初期的強者,幾乎都能夠察覺到它的存在。

而龍血霸族,從來都不缺天級強者。

幾乎在三頭紫翼鵬剛剛飛出雲團之時,藍楓等人耳邊,便是傳來一道沙石磨礪般的刺耳暴喝:「在那邊!」

這聲音剛一落下,下方緊接著便是響起數十道尖銳的破風聲。

聽得那一道暴喝聲,木台上的眾人心裡頓時咯噔一下,臉色變得蒼白起來,身子也是因為恐懼而微微顫抖著,這些年輕的學員們,在過去的人生中,根本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危機,安逸、無憂無慮的生活,早已在不知不覺中腐蝕了他們的勇氣。

藍楓環顧四周一眼,隨即嘆了一口氣:「唉,該來的始終要來。」

他釋放靈魂之力感應了一下,然後淡然地朝著張小飛說道:「你先保護他們離開吧,這些人,交給我來處理。」

聞言,張小飛有些擔憂地說道:「少爺,這次的敵人可不少,而且實力極強,您……」

藍楓擺了擺手,平靜地說道:「放心吧,這點人馬,還奈何不了我。」

這話並非是藍楓自誇,掌握了重力領域的他,最不怕的便是群戰,在重力領域之內,他可以來去自如,而敵人卻是會受到致命的衝擊,那種恐怖的衝擊,就算是人榜強者,也是承受不了幾次,或許要地榜強者,以及天榜強者,才能夠勉強抗住重力的衝擊,但即便如此,他們的速度依舊會受到極大的削減,戰鬥時束手束腳,根本無法對藍楓造成多少威脅。

龍血霸族的天級強者要比尋常的天級強者強大許多,但只要不是奧古? 老闆,來一卦吧! 加拉斯,抑或那些長老,以及龍血霸族的族長親至,藍楓便絲毫無懼。

畢竟,龍血霸族的地榜強者與天榜強者,不能用尋常的眼光去看待。

「趕緊走吧,走得越遠越好!」望著越來越近的龍血霸族高手們,藍楓緩緩吐了一口氣,然後身子飛出木台,對著張小飛催促道。 望著心意已決的藍楓,張小飛略微沉默,旋即轉過身,對著前方駕馭三頭紫翼鵬的大叔道:「繼續出發!」

眾多龍血霸族的高手,朝著藍楓圍攻而來,並未追向三頭紫翼鵬。

藍楓平靜地懸浮在半空,俯視著不斷逼近的敵人。

這次來的龍血霸族強者,約莫三十人,最弱的是天級初期,最強的則是天級後期。

在藍楓的感應中,這三十人裡面,光是天級後期強者,便多達六個,幾乎每五個人裡面,就有一個天級後期強者。

其中為首的是一個臉龐布滿皺紋的老者,他的修為也是天級後期,只是氣息更加內斂。

「楓小子,你何時變得這麼善心了?居然讓那些小傢伙先逃,自己一個人留下來對敵……」

似乎是感受到大戰即將來臨的氣氛,透明老者的身影忽然從藍楓的身體飄蕩而出,然後滿是驚訝地看著藍楓。

斜瞥了透明老者一眼,藍楓搖了搖頭,微笑道:「敵人真正的目標是我,我走到哪裡,敵人便會追到哪裡,沒必要讓他們也牽連進來,那沒有任何意義……」

話到此處,藍楓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而且,我真正關心的是藍山與葉穹的安全,其餘之人,只是順帶著幫一把罷了……」

藍楓自然是不可能真的為了這些人付出自己的性命,若是他實力稍弱一些,也許他早就帶上藍山、葉穹逃命去了,只是這種想法只停留在他心裡,並未說出來罷了。

約莫十多個呼吸的功夫,一群龍血霸族的高手,將藍楓團團圍住,幾乎堵死了每一條可能逃跑的路線。

不過他們並未急著攻擊,而是冷漠地注視著藍楓。

「你就是那個殺死法斯特的人?」只見那位老者冷眼問道。

法斯特,也就是藍楓不久前殺掉的那個天級後期的龍血霸族族人,他不單是這位老者的手下,還是這位老者的外侄,這樣的關係,足以讓老者親自出手,替其報仇了。

而且,法斯特擁有著天級後期的實力,就算在龍血霸族,也屬於中堅力量,他的隕落,對龍血霸族而言,也是一個不小的損失。

畢竟,在龍血霸族,天級後期強者的數量,也是有限的。

「法斯特?」藍楓搖了搖頭,平靜道:「我並不知道誰是法斯特,不過,不久之前,我的確殺過幾個龍血霸族之人。也許,那什麼法斯特便是其中之一。」

我以新婚辭深情 「果然是你!」老者那猶如鮮血般嫣紅的臉龐,露出一抹森冷的殺意,雖然兇手年輕得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這並不影響他殺死兇手的決心。

被圍在正中央的藍楓,在老者的眼裡,無疑是一個將死之人。

「所以呢?想殺我? 東漢末年梟雄志 那麼,就請趕快動手吧!」對於老者投射而來的那一道懷恨的目光,藍楓渾不在意,他依舊是平靜地注視著老者,不徐不緩地說道。

眼睛微微眯起,老者深深地看了藍楓一眼:「看來你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受死了。既然如此,那我便成全你吧!」

只見他緩緩伸出手掌,做出進攻的手勢:「所有人,殺!」

在其話音剛落時,將藍楓團團圍住的龍血霸族高手們,幾乎是瞬間暴沖而上,瞬息之間便進入到藍楓周邊三丈範圍之內,老者自身也是沖了過來,猶如閃電般的速度,讓得他的身體化為一道模糊幻影。

藍楓面無表情地懸浮著,望著瞬息而至的敵人,他的手掌猛地握攏。

重力領域—極限斥力!

方圓一千米之內,頃刻間爆發一股恐怖之極的重力,這重力與龍血霸族高手們衝來的方向截然相反,身體原本的慣性力量,與那反方向的衝擊力,同時出現在他們身上,令得大部分的龍血霸族高手,都是瞬間化為一灘肉泥。

「嘭。」

「嘭。」

「嘭。」

……

只見二十多道人影,幾乎同時在原地爆炸,形成一團團血霧。

大量的碎肉渣滓,在藍楓撤回重力領域之後,朝著下方地面飄落而下。

僅僅是剎那之間的交手,三十位龍血霸族的高手,轉瞬間便隕落了二十四個!

倖存的六人,全是天級後期強者,而且個個帶傷,就連老者也不例外。

重力領域的恐怖殺傷力,在這一刻,體現得淋漓盡致!

「這,這怎麼可能!」老者擦拭掉嘴邊溢出的嫣紅血液,有些難以置信地望著那一團團的血霧,心頭狠狠驚顫了起來。

那可是二十四個天級強者吶!

他知道藍楓的實力很強,否則也殺不了法斯特,然而他卻沒料到,藍楓的實力竟然強橫到如此驚人的地步。

足足三十個天級強者,僅僅一個照面,便隕落了二十四了,剩下的六人中,包括他在內,全都是受了不輕的傷勢……

藍楓展露出來的實力,幾乎把六位倖存的天級後期強者嚇懵了。

「此人不可力敵,逃!」老者心頭幾乎下意識地冒出一個念頭,但緊接著他便立即掐滅了這個念頭,強行冷靜下來。

藍楓的修為,他能夠清晰地感應到,只有地級巔峰,這意味著,藍楓並不是神級強者。

不過,在剛才那一瞬間,他卻又感受到了領域的氣息。

既然藍楓不是神級強者,又掌握了領域的力量,那麼藍楓必然是……天級極限!

「不,他甚至連天級極限都算不上!」老者眼睛死死地盯著藍楓,神情一陣變幻,「雖然他能夠掌控領域的力量,但他的修為,卻是遠遠沒有達到天級的極限,最多只能算半個天級極限,或者說偽天級極限!」

修為只有地級巔峰的天級極限,還稱得上天級極限嗎?

冷靜下來的老者,很快便將藍楓的情況分析得一清二楚。

他那略微驚慌的神情,逐漸鎮定了下來,臉龐也是重新浮上一抹自信:「如果他真的是天級極限,我絕不會是他的對手。但是,他只是一個偽天級極限,只要我全力以赴,施展秘法,激活血脈力量,他未必會是我的對手。更何況……」

老者斜瞥了另外五位倖存的天級後期強者,臉上的自信更加濃郁了:「他們五人的實力不弱於法斯特,施展秘法之後,絕對可以媲美人榜強者。有他們在一旁相助,此子必輸無疑!」

一想到自己很可能成功斬殺一位天級極限,老者的心頭,便是忍不住激動起來。

斬殺一個未來的神級強者,這對為龍血霸族默默付出一生的老者而言,簡直就是一個無法拒絕的誘惑。

短短一瞬,老者的腦海里,便是轉動了千百個念頭。

只見他朝著其餘五個天級後期強者打了個手勢,冷靜地說道:「施展秘法吧!我們六人聯手,定能將他斬殺於此!」

無論是出於私心,還是出於公心,他都必須斬殺藍楓。

因為龍血霸族已經在藍楓手裡損失了三十一個天級強者了,雖然這其中大多都是天級初期與天級中期強者,只有法斯特這一個天級後期強者,但是這對龍血霸族而言,依舊是一個難以彌補的損失。

聽得老者的話語,其餘五位天級後期強者,也是迅速冷靜了下來,毫不猶豫地施展秘法。

「轟、轟、轟、轟、轟!」

六股狂暴的氣勢,幾乎不分先後從他們身體爆發而出,暴漲的氣勢,令得他們身體附近響起一陣猶如擂鼓般的轟鳴聲。

他們就像是變了一個人般,每個人的實力,都是在原本的基礎上,暴增了一大截。

五大天級後期強者,施展秘法之後,全都擁有了人榜強者的實力,老者的實力則是更加強橫,他此刻的氣勢,幾乎可以媲美地榜強者。

六人身上皆是流轉著一股猶如鮮血般的紅光,那流動著的紅光,隱隱散發著一股無形的威壓。

儘管早已經見識過龍血霸族的血脈力量,當再次看到的時候,藍楓心頭依舊是忍不住為之驚嘆:「龍血霸族,真是一個受上天眷顧的種族啊!」

藍楓嘆息間,包括老者在內的六位天級後期強者,從不同的方向圍攻而來。

他們的想法倒是很簡單,從不同的方向進攻,可以創造更多的機會,就算藍楓避開了一個人的攻擊,也避不開另一人的攻擊……

無論最終誰擊中藍楓,藍楓的結局都只有一個,那便是死。

僅僅只有地級巔峰修為的藍楓,哪怕掌控著領域的力量,也依然無法改變一個事實,這事實便是藍楓的防禦極為脆弱,任何一個天級後期強者,都是能夠輕易破開藍楓的防禦,一擊致命。

遺憾的是,他們的設想雖然十分美好,但現實卻是未必會順著他們的設想發展。

「殺!」

只見老者一聲令下,旋即六人的身體一閃,在一道道刺耳的音爆聲中,陡然爆發出令人咋舌的速度,化為六道模糊的幻影,快速地朝著藍楓靠攏,僅是一個呼吸的功夫,便是穿過了三百多丈的距離。

藍楓傲立於半空,淡然注視著近身而來的模糊幻影,嘴裡無聲地喃喃:「就拿你們來試驗一下重力領域的極限吧!」

下一刻,他的拳頭陡然緊握。

重力領域—極限斥力! 重力領域—極限斥力!

一千六百多倍的重力一出,老者首當其衝,遭受到猛烈的衝擊,那朝著藍楓暴沖而去的身影,速度陡然銳減,就像陷入到泥沼中一般,身體內的五臟六腑也是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傷。其餘的五位天級後期強者,則是七孔流血,皮膚開始龜裂,血紅色的皮膚表面滲出大量的鮮血,將他們體表散發的紅色光幕襯托得更加詭異。

「這還沒完呢!」

藍楓一邊挪動著身體,往後退去,一邊調轉重力的方向。

重力領域—極限吸力!

幾乎在幾人剛剛有所適應極限斥力的時候,調轉了方向的重力,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鐵鎚,再度重重地錘擊在他們身上。

「嘭。」

「嘭。」

「嘭。」

……

剎那間,除了老者以外,其餘五位天級後期強者,身體齊齊爆開,化作一團血霧。

方圓百多丈範圍之內,頓時瀰漫著一股濃郁的血腥味,令人作嘔。

老者心裡咯噔了一下,臉色狂變,幾乎沒有絲毫的猶豫,他便朝著身後的方向飛退。

只是在極限吸力的束縛下,老者的速度慢得猶如蝸牛,別說藍楓的修為與肉身皆是達到了地級巔峰,就算只有日級,乃至月級的修為或肉身強度,藍楓也是能夠輕易地追上老者。

不過藍楓並沒有這麼做,他面無表情地注視著劇烈掙扎的老者,再一次調轉重力的方向。

重力領域……極限斥力!

原本將老者牢牢吸扯的重力,頓時間化為方向相反的斥力,這突然的變化,並沒有令得急於逃亡的老者露出高興的表情,反而是臉色變得更加難看,嘴角、鼻孔、耳朵等地方不受控制地溢出嫣紅血液,皮膚也是開始緩緩龜裂,嫣紅的血液,悄然滲出,使得他徹底化作一個血人,看上去無比猙獰。

重力方向的極速變化,形成一股極為恐怖的破壞力,在如此恐怖的破壞力之下,縱使老者擁有著可以媲美地榜強者的實力,依舊是絲毫無法承受。

重生之老婆來歷不明 在老者的身影即將脫離重力領域的範圍時,藍楓嘴裡再度發出一聲暴喝:「轉!」

下一刻,一千六百多倍的恐怖斥力,剎那間調轉了方向,變成了極限吸力。

「啊!」

「嘭!」

伴隨著一聲慘叫,老者的身體,最終爆炸,在原地形成一團血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