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宿舍。

短髮,像個男生一樣打扮的張瓊,正四仰八叉的躺在上鋪上,戴著耳機在MP3,大長腿白薇坐在床上,拿著鏡子在捯飭她的臉,還有一個女生坐在書桌前在看書。

這時,一個女生闖了進來。「筱喬,是住在這個寢室嗎?」

白薇抬起頭來,「小喬,是我們寢室的,但她沒在去洗漱了,你找她有事?」

張瓊也摘下耳機,「對,你有什麼事?」

姜燕本來以為白薇是筱喬,因為她長得最漂亮,身材又好,結果不是。「有人讓我把這個轉交給她。」

說著,姜燕示意了一下手中的信和玫瑰。

「送給筱喬的?」聞言,張瓊頓時來了興趣,從上鋪跳了下來,接過了信和玫瑰,「給我就行了!」

姜燕轉身出了210宿舍,雖然沒見到筱喬有點失望,但東西送到了,她也沒理由再留下來。

這時剛巧一個女生端著洗漱盆回來了,和姜燕側身而過,然後就聽短髮女生叫了一聲,「小喬,你回來了!」

筱喬?

姜燕忍不住仔細打量了一下那個女生,清純、漂亮、乖巧,確實是一個極為出色的女生。

「難怪會吸引到那麼優秀的男生!」

不過,當姜燕的目光落到筱喬胸前時,心裡瞬間平衡了。「原來是個飛機場啊!」

她小聲嘀咕了一句。

小喬完全不知道她被別人在心裡鄙視了,她一回到宿舍,就見張瓊興奮的撲了過來。「你的玫瑰和情書,就不知道是宋師哥送的,還是周帥哥送的。

在大學里,漂亮女生從不缺乏追求者,而像小喬這種外形清純、乖巧的女生,則更受男生們的追捧,所以雖然才剛開學,已經有兩個男生在追她。

一個是在報到時遇到的姓宋的大二學長,一個是她們專業的姓周的男生。

小喬拿過信封,拆了開來,「都不是,是中文2班,一個叫李哲的男生。」

「哦,原來是有新的追求者!」

說完,張瓊看向白薇,「薇薇,現在小喬可有三票了,已經超過你了!」

白薇不在意的笑笑,「這個男生可有點小氣,哪有就送一朵花表白的。」

張瓊贊同說:「送個11朵,一心一意也好啊!而且,送情書也太老套了點,要是真喜歡一個人,就該當面告白。」

小喬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我倒覺得送情書挺好!」

這還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收到情書。

第二天晚上,又有一個女生拿著情書和玫瑰花走進了210宿舍。

「筱喬在嗎?一個男生讓我轉交給她。」

小喬沒在,張瓊代為情書和玫瑰,她看了一眼情書封面上的名字,「又是那個李哲,這次送兩枝玫瑰了,這男生還挺鍥而不捨的嘛!」

第三天晚上,一個女生拿著情書和四枝玫瑰花走了進來。

看著小喬從女生手裡結果情書和玫瑰,張瓊不禁吐槽,「這李哲不會是買了一束玫瑰,拆開來送吧!」

第四天晚上,一個女生拿著情書和一小束玫瑰花走了進來。

小喬把玫瑰花插入到花瓶內,此時瓶中已經有了15朵玫瑰。

白薇看著玫瑰花說:「第一天是1朵玫瑰,第二天是2朵,第三天是4朵,今天第四天是8朵,顯然是以2的倍數遞增,我倒挺好奇的,那個叫李哲的男生能堅持幾天?」

張瓊說:「我猜頂多一個星期,對方就會現身當面跟我們小喬表白了,否則堅持到第11天,就要送……1024朵玫瑰,送上千朵玫瑰,這樣的情節我只在偶像劇里看過。」

另一個叫劉麗的女生說:「千朵玫瑰表白,想想就覺得浪漫!要是有誰跟我這樣表白,我肯定會答應。」

白薇問:「小喬,要是真堅持到第11天,送上千朵玫瑰和你當面表面,你會答應嗎?」

小喬想了想,輕笑了一聲,然後說了一句。「不知道哎!」

……

周一中午,李哲一打開起點,就發現《武道無涯》的人氣暴漲,點擊量6500多,推薦票723張,收藏608個,不到一天,成績長了一倍。

他馬上打開了首頁的新人潛力榜,果然《武道無涯》已經上榜,目前排在了第十五位。

新人潛力榜,每周一凌晨更新,李哲為了滿足上榜字數,昨天夜裡過了12點,一口氣上傳了6章,把總字數湊夠了5萬。

一上新人潛力榜,人氣果然爆髮式上漲。

李哲記得,此時起點好像有一個潛規則,就是新人潛力榜的前15名,基本都可以簽約。當然,那種完全靠刷數據,硬刷上來的小說不算。

排在第15位,這個位置有點危險,因為新人潛力榜在首頁就15個位置,很容易就被人擠下首頁去。

排在第16位的是一本叫《古武少年》的都市修真文,李哲點開一看,發現對方總字數已經16萬多了,潛力值也只比《武道無涯》少了100多點,在後面追的極緊,於是趕緊又上傳了一章,並求了下票。

晚上7點,李哲背著吉他包和王之恆一起來到了體育館,參加迎新晚會的節目選拔。

體育館二樓的一間活動室外,聚滿了來參加選拔的新生,劉凱月看見李哲他們來了,立刻走了過來,「你們都準備的怎麼樣了?」

王之恆信心十足,說:「小場面,沒問題!」

李哲也說了一句,「還好。」

劉凱月點點頭,「那就好!」

「負責審核的是文藝部的部長張楷、副部長沈玥,還有兩個幹事,一共四個人。」劉凱月說著,伸手指了指室內坐在評審桌后的四個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最近要說村裡有什麼風言風語的,那就是高家那檔子的事兒了。

大家都在猜呢,高陽最後到底會走哪條路。

老實本分的肯定不會起別的心思,但高陽她不一樣啊。

敢離家出走,又什麼都不懂。

想到這裡,徐金枝的唇角略帶嘲諷。

比?

高秀寧拿什麼和他們比!

是拿一個僅僅高中畢業的丫頭片子和她那去了首都念大學的孫子比,還是前面那一籮筐的初中加在一塊兒都不如她兒子文憑高的比?

笑掉人的大牙了。

註定了!

這輩子你們就是要窮死,別怪她上眼皮瞧不起。

人吶,自己不爭氣那就活該過窮日子被人說三道四。

一個月兩個月,關於高考已經過去了很久,早就沒人談論了。

原本高陽的大專在村兒里來說,算不上一等一的好也是可以排到名列前茅的,結果丫頭作啊!

以為自己天賦異稟,以為自己出去就能發財呢。

呵呵!

後頭兒多少人瞪著眼睛,等著看笑話吶。

*

高秀寧去了城裡,去了一趟又一趟。

找女兒!

可沒找到。

想要躲開你的孩子,能藏到叫你發現的地方嗎?

一開始高秀寧還能罵出來,罵著罵著也絕望了。

人生好像就是這樣,不停的寄予希望然後不停的失望,失望著失望著慢慢就覺察到原來自己是個普通人吶。

無論你過的有多悲催,上天不會可憐你的。

不會突然掉個大餡餅就砸到你的頭頂。

掉也是掉一盆屎,砸下來砸的你面目全非。

砸的你就連骨頭上都刻上了你完了三個大字。

白天晚上她都不睡覺,就想這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想著想著,高秀寧覺得可能是她親手把孩子的未來給摧毀掉了。

她不停的抱怨,不停的講,不停的寄希望。

所有的壓力都投放到孩子的身上,那麼大點的孩子你以為她是神童嗎?她什麼都懂都能做嗎?帶著一股子的不服輸出去打工了,打工啊。

沒有學歷,你能賺什麼錢?

是賣貨還是刷碗啊?

明明當時高高興興的慶祝,可能屬於孩子的未來就不是這樣的了。

高秀寧大半夜的不睡覺就瞪著眼珠子,瞪著瞪著撲棱坐了起來,伸出來手,她看著自己的五指。

「我害了你啊高陽啊,媽害了你了……」

*

人生下來,其實都是有選擇的機會。

不過有可能當機會來臨的時候,你卻意識不到。

可能在某日的下午,你就將原本屬於自己不錯的人生路做了個逆轉的選擇。

高陽離家出走第一站到了飯店打工。

端菜上菜,撤桌站立。

來來回回就是這點的工作內容。

晚上住在飯店老闆提供的宿舍里,這裡是宿舍也是旅舍。

旅舍顧名思義不是酒店,小小的地方裡面一張床,兩張床,為了方便出行的人。

飯店裡的這些女服務員們呢,給你們住的地方也不要你們出錢,但適當的也要看見活兒能搭把手。

工資就別想增加一點半點了。

因為住店的人實在有點多。

「你們今天住外面的椅子吧。」老闆娘說。

夏天睡在長椅上也不是不行,都是在旅店裡,躺上去帶著枕頭就睡嘛。

一個一起幹活的大姐拉了拉高陽,壓低聲音說:「……你最好睡在二樓閣樓里,別去睡長椅。」

剩下的她就不好說了。

老闆娘走出來,別有深意看了高陽一眼。

年紀輕輕的孩子,不肯讀書出來混社會,你以為社會就是那麼容易混的?

年輕,漂亮!

這時候是資本,在過個十年八年,你看看自己還能剩下什麼。

「去睡覺吧,看著我幹什麼。」

高陽是睡在客房門口的長椅上,和同事姐姐一起的,椅子足夠的長足夠她們兩個人睡。

一早五點鐘,同事還在睡,高陽也在迷糊當中。

感覺眼前有人。

她突然睜開了眼睛。

她面前蹲著一個男人,對著她笑。

那個人的臉微微有些發黑微微有些暗紅。

「你醒啦。」他遞給高陽一個麵包:「怎麼在這裡睡呢,回房間睡多好。」

高陽坐了起來,抱住自己的毛巾被,起來就想跑。

她不認識眼前的人。

她站起來對方也就跟著站了起來。

高陽一米六七六八,對方還沒她高。

男人瞧著有二十五六的模樣,壓根就談不上什麼形象不形象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