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齊空明的擔憂很快就被破除了,?他還以為自己會在這龍墓之中待上一段時間,但是他的宗門令牌很快就閃爍了起來,齊空明拿起它,輸入了靈力,自家師父的樣子便出現在了自己面前。

說了幾句話,自家師父便火急火燎地切斷了聯繫,而後齊空明就看到了一道?藍色的身影從自己面前踏出。

好吧,自家師父。?

陳玄理沒有理會齊空明再想著什麼,一把抓住了他,齊空明面前只感覺一晃,自己便來到了伏魔城之中。

這等手段,也就自己師父這個站在目前九州大陸最高層之一可以做到了。?

齊空明頗為唏噓地看著這一座伏魔城,也不知道這麼一座城池還會不會留存,畢竟那一場聖戰之後,龍墓之中的魔族好像都不復存在了。

顯然,齊空明想多了,龍墓中的魔族沒了,可是龍墓依舊在啊,這裡面可是有著許多機緣正在等著有緣人,只要龍墓還在,這麼一座城便還會在!?

齊空明被自己師父帶回了玄武宗在這伏魔城的駐地后自家師父他老人家便離開了,急沖沖的,看來是有什麼大事情要發生了。

齊空明也很快見到了自己的大師姐、二師兄、三師兄,不過看起來自家的大師姐有些沉默,心裡不知道想著什麼,沒有跟著齊空明和二位師兄出去逛一逛,還真的是奇怪,不符合她得脾性。?

很快,齊空明便和自己的師兄師姐一起回到了玄武宗內,不過自家師父好像一直都是急沖沖的,他還沒有來得及問一下自己體內的那兩個存在是什麼東西,自家這個不靠譜的師父就離開了。

沒錯,他離開了玄武宗,不知道去了何處。?

齊空明推開了塵封了三四個月的院門,看著裡面一如既往的乾淨,心裡也不禁放鬆了許多。?

?他已經決定了,先放鬆那麼幾天,再言其他。

齊空明笑嘻嘻地搬出了躺椅,?躺在了躺椅之上。

忽然,他猛然跳了起來,一拍自己的腦袋,嘴裡說著自己怎麼把這麼重要事情忘了,便急急忙忙向著自己三師兄的院落而去。?

好吧,他和他師父還是挺像的。?

此去為何?當然是為了自己認的弟弟,獨孤星。

他想要知道自己這弟弟,如今在這玄武宗內好不好,有沒有受到欺負。

要是有,齊空明只能說,看看誰的拳頭大。?

?齊空明詢問了自家三師兄,知道自家三師兄就那麼把獨孤星放置在了外門,他忽然有些想要打自己三師兄的衝動,不過他沒有表現出來,他與自己師兄聊了幾句便趕緊向著外門而去。

齊空明這事情也怪他,他忘記跟自家三師兄說自己?弟弟可是一個天賦極高的傢伙,說不得比自己還厲害。

不過,我一個親傳弟子的弟弟接上宗主鋒怎麼了?,三師兄還真的死板。

齊空明的腦袋裡很活躍地想著,便向著外門而去。?

他剛走那麼一會兒,他就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一個小傢伙的異動。

我去,怎麼這個時候來事!

齊空明都嚇了一大跳,從冰靈傳來的信息,是它要渡劫了。

渡劫?

齊空明心中也是驚訝不已,但是現在也沒有多少時間了,齊空明趕緊向著宗門外而去。

自家弟弟的事情又只好先放在一邊去了。?

?(求收藏,求推薦) 第二百六十四章冰靈渡劫!

玄武宗?坐落在蒼玄州最大的一座山脈之上,就算玄武宗是七十二聖宗之一,也只是佔用了其百分之一的山頭,而剩下的高山森林都被玄武宗當做了試煉之所,亦是尋寶之所。

此座山脈也被世人稱之為玄武山脈。

?齊空明很快便出了宗門,向著玄武山脈之中快速飛去。

?齊空明肩膀上,一隻小巧的小蛇盤在上面,腹部那紅色的絲線不斷閃爍著,齊空明都可以感受到自己肩膀上的一絲溫熱。

奇怪,冰靈成長到五錢境界為何需要渡劫??

齊空明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一隻異獸進階竟然要渡劫,還真的是奇怪。?

齊空明也沒有多做思考,很快便尋了一處?僻靜之所,離著玄武宗也是挺遠的地方,停了下來,手中拿出一把長劍,要問這把長劍哪裡來的,自家師兄那裡坑來的一把五錢法器,名為明澤劍。

至於他的玄龜盾,已經交給了自己宗門內專門鍛造修復法器?的器殿去了,還需要等待一段時間。

?齊空明將冰靈放在了地上,身影閃爍,寒光炸裂,兩秒歸位。

方圓百米的樹木都被其砍斷清空。

齊空明滿意地笑一笑,便退到了一邊,仔細地盯著冰靈,心裡比自己渡劫還害怕。?

? 謀天毒妃 小巧的冰靈感受到了齊空明的心意,開始了它的渡劫之旅,它抬頭看看天,眼睛里竟然露出了一抹輕蔑之意,頗為靈動。

烏雲凝聚,雷霆閃爍而起,咔嚓咔嚓的聲音在一片地區響徹了起來。

齊空明握緊了手中的明澤劍?,明澤劍上一條條紋路開始亮了起來,整把明澤劍都在輕吟著。

唰!

第一道天劫瞬間降臨,速度之快,齊空明都來不及反應,天雷就已經降落在冰靈身上,頓時火花帶閃電?,齊空明似乎聽見了冰靈的慘叫聲,心裡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忽然,一層層寒霜覆蓋在了大地之上,一道巨大的身影盤旋而上,快速破開了天雷。

一隻冰之大蛇向天怒吼著,冰靈小小的身影就被護在其中。

寒氣瀰漫而來,周圍的水汽都開始凝結成霧,一時之間霧蒙蒙的,好似一片仙境一般。

唰!

天公不作美,一道更加強大的雷霆從天而降,瞬間劈了冰之大蛇上,無數雷霆閃爍而起,?冰之大蛇在這天雷之下快速破裂著,冰碴子向著四周濺射而去。

最終天雷還是劈在冰靈身上,避無可避,絕無躲閃的可能性。

冰靈被雷霆覆蓋,它的身上寒氣瀰漫,冰之靈力狂涌而出,與雷霆作戰。?

不過多時,雷霆消散,冰靈在這第二道雷霆的洗禮之下,反而有些精神奕奕的感覺。

唰!

天上的天雷沒有停歇,又是一道劈了下來,威力是之前的十倍以上,看著這一道雷霆,齊空明雖然擔心,但是心裡相信冰靈,真正的危險還未到來。?

冰靈嘶嘶作響,一隻只冰之大蛇在它周邊形成,在齊空明的眼裡竟然是排成了一組戰陣的模樣,天地之間的?冰之靈力受冰蛇引動,快速凝結而來。

一道冰之屏障在冰靈周圍凝結。

齊空明看著這一幕,心中不由得驚奇了起來,自家冰靈什麼時候可以做到這一步了,我竟然不知道。

天雷落下,冰之屏障頓時開始碎裂開來,但是速度卻是很緩慢,顯然這一道雷霆的威力足以破開這一道冰之屏障。?

第四道雷霆又順勢落下,又是第三道雷霆的十倍威力。

咔嚓!

這一下子,冰之屏障快速裂開,在無數雷霆閃爍之下,冰之屏障還是抵擋不住,完全碎裂開來。

但是,在冰之屏障下是?六隻冰之大蛇,在冰靈的操控下竟然是頗為靈動的搖擺了起來,一隻只彈射了起來,向著那殺來的雷霆撞擊而去。

轟!

暴鳴聲響了起來,這下子連冰碴子都沒有留下,唯有逸散的靈力而已。

但是第四道天雷?渡過了,可天上的烏雲任然不散。

天劫還未結束!

剛才的第四道天雷齊空明可以感受的出來,這已經有五錢伏魔師出手一擊的威力,甚至還更加強大,接下來的第五道天雷的威力恐怕就與?天才出手一擊相當了吧。

果然,天雷落下,威勢滔天,這一道雷霆竟然是有著一抹抹殺之意,讓人心驚。

見這一幕,齊空明腳下剛要爆發,卻被冰靈的心念阻止。

齊空明愣了一下,雷霆已經落在了冰靈身上?,自己已經來不及阻止了。

無數雷光閃爍,周圍的土地都被雷霆灼燒,散發出來了一抹燒焦的味道。

?齊空明擔憂著冰靈的狀況,用著自己的心念不斷探知,卻被那天雷阻攔在外。

齊空明手上出現了一株靈藥,懸浮在了手上,有著一抹葯香飄出,讓人迷戀。

這可是一株六錢靈藥,可暫時將快要死去的人吊著。

此藥名為困命龍元草!

?嘶!

一聲嘶吼聲猛然響了起來,齊空明看見一頭渾身浴血的大蛇咆哮著膨脹了起來,最後竟然是一口吞下了雷霆,它的身上快速變化著,雷霆在其體內狂暴洶湧著,時不時有雷霆在?身體表面閃爍而出,但是卻有著一道藍光與一道血色光芒包裹住了大蛇。

這時,第六道雷霆迅速落下。?

齊空明手中的劍瞬時斬出,一道凝聚到了極點的劍氣劈向了那第六道雷霆。

天之威嚴,豈能侵犯!

就在同時,第七道與第八道雷霆同時落下。

齊空明暗呼不好,自己恐怕是闖了大禍了。

三道雷霆同時降臨,瞬間撕碎了齊空明斬出的劍氣,其中蘊含的本源之力還未發威便被雷霆消滅。

齊空明的身影瞬間閃爍到了冰靈身邊,他的身上玄龜戰甲散發出來了一股磅礴威勢,玄龜虛影向天怒吼。

突然,?化為繭的冰靈從繭中撕裂而出,龐大的身軀直接將齊空明撞飛,齊空明被這麼突如其來的一撞,都來不及反應,三道雷霆同時加在了冰靈身上。

嘶~

一聲悲鳴響了起來,齊空明凌空站立,眼睛瞬間紅了一絲,身上淡藍色的靈力快速附著其上。

轟!

一聲?空氣炸裂聲響了起來,齊空明護著手中的靈藥直接闖進了那三道天雷形成的電之世界之中,直接將靈藥化成精華,一把輸入了冰靈體內,而後齊空明便飛縱了出來。

天空之上,好似有著無盡之戰鼓在響徹著,齊空明望著天空,已然知曉,若是再插手,恐怕反而招致禍端。?

嘶!

冰靈承受著三道雷霆的洗禮,開始不斷蛻變著,體內的血脈徹底的激發了出來,它的頭頂之上竟然是形成了一隻獨角,身上的鱗片化為淡藍之中帶著一抹血絲,很是唯美。?

這不是在渡劫,而是在重塑!

齊空明本源之眼打開,看著冰靈本源的進化,心中有些不可思議。?

之前怎麼沒有發現冰靈產生了這麼多的變化。?

忽然,天空之上似乎有著一道最大的雷霆凝聚著。?

齊空明看著天空,知道這是第九道天雷,亦是這一次劫難的終點,九為極,渡過這最後一道天雷,冰靈的血脈將得到最大的洗禮,潛力將被?天雷提升一大截。

雖然它是異獸,終究不能化成妖,但是靈智卻是會增長不少。

齊空明期待著那一刻,齊空明知道自己已經干涉了足夠多了,這最後一劫,要它自己來!?

轟!

好似天界戰鼓響動,最後一道天雷降世,看著這一道天雷,齊空明心中都生出了一抹不可戰勝之意,但是他瞬間就驅逐了這一抹不可戰勝之意,意志堅定不移!

?只是,冰靈能否渡過這一劫?

轟!!!

齊空明快速向著一旁退去,無盡雷霆瀰漫而出。十米、百米、千米!

到了萬米這雷霆的瀰漫才真正停了下來,齊空明看著這一幕,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齊空明閉上了眼睛,不停地感知著冰靈的氣機。?

沒有!

沒有!

依然沒有!

過了一會兒,齊空明猛然睜開了眼睛,兩個漩渦快速旋轉了起來?,本源之眼齊空明此刻激發到了極致,這一階段的極致,齊空明雙眼的眼角開始滲出了鮮血,猩紅猩紅,讓人害怕。

齊空明在這萬米雷海的中央終於看見了奄奄一息的冰靈,無數雷霆閃爍,冰靈只能承受,身上的破敗不堪,眼睛之中神采都在快速流逝。

齊空明看著這一幕,心中一痛,?想要動身衝刺而去,救出小傢伙,但是天不允許,戰鼓聲再次響了起來,警告著齊空明,若是敢踏進雷海,恐怕會有不測!

?冰靈似乎是感受到了齊空明的注視,它的雙眼看向了齊空明。

這個時候,齊空明打入它體內的困命龍元草開始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冰靈似乎凝聚出來了平生最大的力量,無數寒霜凝聚了出來,與這萬米的雷海對抗著。?

雷海咆哮著,凝聚著,最終把冰靈包裹成了一個球,懸浮在空,不停雷擊著。?

齊空明快速接近著這裡,注視著雷球之中的冰靈,感知著它的氣息。

烏雲開始緩緩消散,在天空放晴的一瞬間,一隻十丈大蛇從雷球之中鑽了出來。

?獨角、淡藍色的鱗片,還有那鱗片之中帶著一絲絲血色,讓冰靈在陽光之下閃耀著最閃亮的光芒。

齊空明飛到了冰靈面前,四眼對視,冰靈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來了一抹放心的意思,齊空明開心地咧開了嘴巴。

冰靈身上的氣息已經到達了五錢修為,但是不僅僅如此。

齊空明可以感受到它體內無窮無盡的潛力,它的前路似乎已經打開了,不再只是局限於這一境界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