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人也許會問,剛才圍著千手家打的那些個霧忍呢?怎麼的,那些也算是有些實力的龍套吧!就算沒什麼用,來回的在歐陽面前跑也煩死他了啊,不是說么,癩蛤蟆不咬人,它可以膈應人,對吧!怎麼就這麼悄沒聲息的沒了?

那群的確是龍套啊!就在栗霰串丸戲耍千手繩樹,假裝被千手繩樹的木遁絞殺的時候,歐陽也乘機用處了一樣的術。無數的藤蔓將那些霧忍纏的結結實實,繩樹聽見的「咔嚓」聲以及那讓人牙酸的骨裂聲都是真的,只不過不是栗霰串丸,而是那些被絞成肉泥的霧忍!說起來,千手繩樹的悲慘下場,歐陽得算上罪魁禍首呢。

隨手撿起繩樹,往肩膀上一丟,晃晃悠悠的向著木葉方向走去。這場戰爭已經沒有繼續打下去的意義,木葉營地已經被摧毀了,木葉對霧忍的防線也應經完全崩潰。雖然由於歐陽的及時趕到,將防線重新推了回來。但是死去了眾多木葉忍者之後,即使重新拿下了防線也無法做到之前那樣的防禦了。理由很簡單,木葉的兵力已經捉襟見肘,同時對抗四國的木葉再也無法向之前那樣抽調出一整條防線的兵力。

不過幸運的是歐陽的及時趕到,瞬間將糾纏在漩渦里的倖存木葉忍者解救了出來,然後如同滾雪球一般,這才把木葉的根底保留了下來。同時霧影的三把刀全部隕落歐陽之手,霧影的高端戰力短缺。更何況經過此役,霧影的一批精英忍者也跟著隕落,原本就缺兵少將的霧影比木葉還要難堪,即使將海岸線讓出來,霧影自己也保不住!所以再在這裡糾纏也沒有必要了,這是一塊有毒的肥肉,無論是吞或者不吞,都不造成任何威脅。

「歐陽!」猛地,聽見一個沙啞而磁性的聲音響起,那熟悉的語調,還有那猥瑣的舌頭洗臉的口水聲,都深深的出賣了他,那就是大蛇丸!歐陽轉過頭,卻看見大蛇丸橫抱著一個人,面無表情的走過來,那眼神中的悲痛彷彿溢出來一般!

「這個是?」歐陽有些奇怪,儘管大蛇丸遠不是歐陽上一世在漫畫中那個看到的那個除了永生和血繼,其他一概不放在眼裡,最後更是為了寫輪眼而瘋狂,結果弄得自己的靈魂只能在無限的幻術中飄蕩的大蛇丸了,但是大蛇丸的性格仍然偏向於陰沉。像這樣在乎一個人還是他第一次看見!

「小田春日,我的大哥!」大蛇丸淡淡的語調中帶著悲傷,「我從小玩到大的好友,自從父母死後,他推掉了所有的任務開導我,然後我才認識了自來也,綱手,還有你。沒有他,根本就沒有現在的大蛇丸!在遇到猿飛老師之前,我的生活費全部都是小田大哥出的,如果不是他,也許我早就餓死了。」「你父母的撫恤金呢?」歐陽皺了皺眉頭,開口問道。「被一些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親戚領走了。然後再也沒有出現過。」大蛇丸淡淡的語氣彷彿再說這與他不相干的事情。

「把他放下,我看一下!」歐陽皺著眉頭將繩樹隨意的丟在地上,將小田春日接了過來。隨即手上亮起了綠色的查克拉,一陣探尋之後,歐陽的眉頭蹙成了一個川字!他的外傷並不嚴重,剛才在探尋的過程中,歐陽已經幫助他癒合了。但是他本身卻有著非常嚴重的疾病。可以說,他能繼續當忍者簡直就是一個奇迹!如果歐陽沒猜錯,小田之所以這麼拼,應該是為了養活大蛇丸和他自己。

「他的外傷沒問題,但是他已經病入膏肓了。」歐陽沉吟了片刻,還是將情況告訴了大蛇丸。「如果不想讓他死在戰場上,就讓他在家裡修養!現在該換你養活他了!」大蛇丸愣了一愣,隨即點了點頭。「你先帶著他回木葉吧,他的身體再不能奔波了。繩樹這裡我會帶回去。斷後的工作也交給我吧」歐陽接著說道。大蛇丸感激的笑了笑,將木葉的情報捲軸交給歐陽,扛起小田春日,幾個閃爍向遠方奔去。

歐陽看了看情報捲軸中標出的撤退路線,呼喝兩聲,帶著木葉倖存的忍者順著大路項目也走去。猛然間,四周一片寂靜!連蟲鳴鳥叫聲都消失不見!要知道這可是森林裡,不可能這麼安靜!「糟糕!」歐陽暗自叫糟,還沒等他動作,之前的木葉忍者已經發出了慘叫聲。

「媽的!給老子開!」歐陽大吼一聲,隨手將繩樹丟在地上,全身電弧爆閃,無數閃電向著四周濺射而去,嗞啦聲過後,緊接著幾聲慘叫,數聲屍體倒下的聲音,大路周圍竟然陸陸續續的出現了各國的忍者,從護額上看起來,最少有四國!四國忍者圍攻一小撮木葉殘兵,戰鬥不過片刻就結束了。對方只是付出了一點小傷,木葉忍者全滅!

「一群土雞瓦狗!」歐陽不屑的撇了撇嘴,從這些忍者的氣勢來看,最強的也不夠就是精英上忍,歐陽最不怕的就是群戰!他的確有說這句話的資格!四國的忍者面露嘲諷之色,卻無人攻擊上來?歐陽皺了皺眉頭,情況有些不對。

猛然間歐陽只覺小腿一痛!彷彿什麼東西扎進了小腿,低頭一看,千手繩樹滿臉獰笑的將一個項鏈捏碎,狠狠的將碎片按進了歐陽的身體。那些項鏈的碎片剛一進入便融成一片綠光,遊走在歐陽全身!不過片刻,歐陽的的身體開始出現木化!對,就是木化,身體表面不斷結成木質的表皮,就像千年古樹一般!

歐陽費盡全力將手伸進懷裡撥弄了一下,接著抬起頭說道,「給我個理由!」千手繩樹微微一笑,「連木葉詭師都隕落的戰爭,我卻打退所有進攻的忍者,這個功勛不是很好么?不用掙扎了,那個項鏈里,是我爺爺最純凈的查克拉,沒有千手的血統,等著變樹人吧!哈哈哈」

遠處的樹下,隱約有紅色的衣袖閃過。

[] 今天我盡量四章啊,大家等等,白天有點事,可能會遲一點――――――――――――――――――――――――――――――――――――――「哈哈哈哈,讓你傲氣!讓你打我! 一世傾城:冷宮棄妃 讓你看不起我!」千手繩樹幾乎不能自已,臉上表情接連變化,又哭又笑,原本的狠戾之色全無,鼻涕眼淚一塌糊塗。

不停地用腳踹著已經完全木質化的歐陽,彷彿不解恨般,又將抹過鼻涕的手不停的在歐陽身上揩拭著。

「謝謝各位幫忙,我回去掌握千手家大權,獲得火影之位后,和大家簽訂的盟約一定會執行!請相信我!」千手繩樹向四周鞠了一躬,信誓旦旦的保證到。

但是四周的各國忍者卻沒有回禮的意思,更沒有一人離開,大家只是抱著雙臂連帶戲謔的看著千手繩樹。

頓時,場面寂靜下來,千手繩樹心中咯噔一下。

「不知道各位還有什麼需求?」一個頭戴土影護額的大鼻子土忍打了個哈哈,嬉皮笑臉的開口道,「哈哈,你看你解決了一直討厭的敵人,馬上回去又是一個巨大的功勛,說不定第四代火影就是你了,所以大家認為,你給出的價碼太低,不妨再多加一點?」四周的忍者應和著起鬨,臉上的戲謔嘲諷之色越發的濃重起來。

千手繩樹的臉色陰沉了下來,牙齒咬出的「嘎嘣」聲清晰可聞。

他早就料到了會出現這種狀況,但是沒想到會這麼快。

他想當然的認為,對方會在他回到木葉之後進行加碼。

畢竟如果他無法全身而回,那麼那些價碼都變成了一紙空文,無法實現,那麼這些忍者和他們背後的人都做了白工。

在他看來,不會有人去做這種無腦的事情。

畢竟利益才是一切行為的根本,他們如此做,根本是將自己的利益完全棄之不顧。

但是,千手繩樹卻沒有將自己的身份所帶來的影響考慮進去。

千手繩樹是誰?木葉第一家族甚至忍界第一家族千手家現任當家人!千手家,是木葉的靈魂和精神支柱!木葉可以無視一個千手繩樹的安危,但是卻不能不考慮千手家當家人的價值!換了是你,你是願意相信一個政客的承諾和開出的空頭支票,還是用這個政客去換取一些切實可用的利益?答案不言而喻!「不知道,你們想要什麼樣的價碼呢?如果太過,我無法保證你們一定能夠得到,畢竟現在木葉已經不是千手家一個人說了算了!」千手繩樹皺著眉頭咬牙切齒的說道。

「呵呵,小繩樹。」

一個身穿紅色和服的身影現出身來。

千手繩樹回頭一看,頓時臉色一喜!「斷哥哥!?是你啊!他們要臨時變卦!」千手繩樹臉色恢復了正常,斷的出現不亞於給了他一個主心骨!「這麼說,可不對哦。」

斷微微的舉起袖子掩嘴輕笑,眼睛微微眯起,一縷殺意一閃而過!我是答應你讓你教訓一下歐陽,但是你竟然敢殺了他!混蛋!「他們費盡千辛萬苦不願而來幫你埋伏,而且對手還是木葉詭師這樣強力的任務,大家都冒著很大的危險,他們要價高一點也是可以原諒的,不如你就答應他們吧!」斷微笑著說出了一番話。

千手繩樹一臉的目瞪口呆!「斷……斷哥哥,你說什麼!?」知道現在千手繩樹還是不敢相信這是斷說出的話!不是都談妥了么!?斷哥哥不是那個一直微笑著給自己鼓勵,引導著自己的哥哥么?不是說好我當上火影,助斷哥哥的父親當上大名,幾年之後再由斷哥哥接位,我們兩人將火之國打造成忍界第一國,君臨整個忍界么?怎麼,怎麼就變卦了呢?千手繩樹張開的嘴巴一直無法合攏,雙眼完全的黯淡了下去。

一直力挺自己的人,自己一直相信的人竟然背棄了自己,再沒有什麼比這個打擊更大了。

「呵呵。」

斷輕笑兩聲,根本不帶千手繩樹回答,便想著各國的忍者開口道,「看來我們未來的千手族長,未來的火影大人並不答應呢?一定是有什麼困難,這趟渾水不是我可以趟的呢。」

接著又彷彿自言自語的道,「不知道作為木葉的靈魂的千手家族長大人值多少錢呢?木葉一定會傾全村之力贖回的吧,不僅是因為千手家,還有木葉的臉面,他們一定不想初代火影和二代火影的家族出現一個被俘的組長。」

聲音不大,卻剛好能被所有人聽的一清二楚!所有的各國忍者眼睛都亮起來了!而千手繩樹的臉色則越發的灰暗下去,隱隱透著死氣!「喀吧」一聲輕微的碎裂聲響起。

這聲碎裂聲太過輕微,竟然沒有人注意到!一些細碎的碎片在飄落下來的瞬間便化作了齏粉,悄悄地隨風飄走,沒有驚動任何人。

「下面的事情,我一個小小的忍者就不參與咯,我會在邊上看著呢,不要讓我失望啊,小繩樹。」

斷掩著嘴微微的彎了彎腰,一個閃身離開原地,出現在不遠處的樹上。

「哈哈哈哈!」千手繩樹嚴重紅絲密布,猛然間放聲大笑,聲音無盡悲涼又帶著無盡的戾氣。

「想抓我?那就來試試啊!來啊!只有戰死的千手!沒有後退的千手!更不會有被俘的千手!」千手繩樹幾乎聲嘶力竭的喊道,雙手不斷地結印,這一次經過巨大的打擊,他竟然突破了!那個結印速度幾乎僅次於木葉未來接引最快的鼬,達到了一秒鐘5個印!不過瞬間,千手繩樹最為擅長的術已經破土而出!「木遁?荊棘殺之術!」無數荊條破土而出,向著周圍的忍者纏繞而去!不得不說這種在眾人保護下成長起來的忍者,真的無法適應戰場上的節奏!如果這個術只對準一人的話,那對面的那些忍者說不準會被各個擊破,畢竟不是一個國家出來的忍者,無法很好的配合。

但是千手繩樹居然為了追求涵蓋範圍,居然將所有查克拉全部注入進去!結果就是沒有一人中招!但是在荊條的保衛下,也無人可以突破千手繩樹的防禦。

不過明眼人都看得出,只要拖到千手繩樹查克拉耗盡,那麼就是他們反攻之時!

[] 第二更,看來今天四掌應該沒問題,下一章繩樹領便當――――――――――――――――――――――――――――――――――――――「喀吧!」數聲碎裂聲接連響起,無數彷彿樹皮般的碎片片片落下,但在這喧鬧的戰場中,沒有人會注意到這種細節。

倒不是他們不注意,而是千手家的木遁帶出樹皮般的碎片不是很正常的么?這是常理!但是,有些事情,偏偏不能用常理推斷!斷掩著嘴輕笑著看著各國忍對千手繩樹圍而不攻。

無數的荊條不斷地從地上彈起,向著一個人捲去,妄圖將對方拖進荊棘形成的陣勢。

但是這些忍者可是從屍山血海中爬出來的活死人,哪個人不練就了一副絕好的眼力?想再戰場上活下來,眼睛一定要毒!不知道對方實力就哇哇叫著衝上去,被虐的要死然後開豬腳模板爆發乾掉對方的那是YY小說,還是已經不流行的超小白型YY小說,連起點都沒市場了!這裡的每一個人不過閃避兩次,就應經測出了千手繩樹荊條攻擊的範圍。

所有人都抱著雙臂戲謔的看著千手繩樹作著無謂的動作。

斷看著千手繩樹做著無謂的掙扎,微微的搖了搖頭,朗聲向著千手繩樹問道,「小繩樹喲,現在你後悔殺死歐陽了嗎?如果他在,這些人可是沒人能夠傷到你喲。」

過度爆發查克拉,千手繩樹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了!雙眼下出現了濃重的黑眼圈。

查克拉的提取由兩部分組成,一部分是身體能量中提取,而另一個,則是在精神能量中提取。

過度的爆發查克拉不但會在身體上造成巨大的傷害,甚至連精神都會瀕臨崩潰。

所以幾乎沒有人會像這樣透支般的爆發自己的查克拉。

千手繩樹也不想,但是現在的情況已經由不得他了!「後悔?我決不會後悔!」千手繩樹的眼睛已經被血絲布滿了,在黑眼圈的襯托下無比的猙獰和詭異。

「那樣的賤民,竟然妄想攀上我千手家的關係!更何況他竟然敢打我!我怎麼能夠放過他!怎麼可能放過他!就算沒有今天的機會,我也一定要殺了他啊!」千手繩樹凄厲的聲音傳出很遠,整個人近乎崩潰的他將全身的怒氣放在了歐陽身上!對,就是歐陽!在他看來,沒有歐陽,一切都不會是這樣!他會是木葉新一任的火影,他會帶著千手家重新屹立在忍界!他會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但是因為歐陽,一切都不一樣了。

「哈哈哈,斷,不要以為你有好日子過!我被抓了,下一個就是你!你可是火之國大名繼承人之一的長子!你的分量可不比我小!你這個不男不女的人妖!」千手繩樹大聲的嘶吼著,將斷的底細翻了個天翻地覆!可惜的是,周圍的忍者根本不為所動!仍然圍著千手繩樹,淡然的看著他做著無謂的掙扎!斷的眼睛眯了起來,原本的杏核眼變成了兩道狹長的細縫,其中殺機四溢。

原本如果千手繩樹如果有絲毫的悔意,他說不定會出手拉他一把,一個活著的千手家族長遠比一個死去或者被俘的千手家族長更有價值,更何況,精神瀕臨崩潰的千手繩樹,控制起來也更加方便。

但是這個該死的千手繩樹再一次侮辱了他心中不容別人碰觸的地方!千手繩樹,死不足惜!「呵呵。」

斷輕笑兩聲,笑聲里蘊含著的怒氣和陰冷彷彿一條軟體動物從別人脊椎爬過,讓人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

斷舉起袖子掩了掩口,道,「真是可惜呢,家父恰恰和他們的影和大名都有過約定,更重要的是,他們沒有把握能夠完好不損的拿下我!要知道,沒有哪一國忍者希望犧牲自己成全別國哦,小繩樹,弱小才是最大的原罪!」彷彿為了應和斷的話,荊條覆蓋的範圍漸漸地縮小,揮舞的動作也不如原來那麼犀利,甚至有為數不少的荊條緩緩地縮回底下去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千手繩樹快要撐不住了!四周的忍者獰笑著齊齊踏前一步,恰恰好踩在藤條所能攻擊的範圍之外!其實如果這些忍者用忍術衝擊,只需片刻千手繩樹就會被絞成碎片,但是可惜的是,每個忍者都想著活捉千手繩樹,甚至在考慮著如何運用千手繩樹身上的血肉研究木遁!那可是木葉最為高級的血繼啊,會有人不垂涎的么?「喀啪!」一聲脆響!這一次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瞬間所有人都轉身向發聲的地方看去,之間原本化作一棵古樹的歐陽正抖落最後一片木質化的樹皮,邪邪的沖他們一笑!頓時,所有人倒抽一口涼氣!「喲,不好意思,打擾了,我在裡面看戲看的很開心,不小心動了下身體,你們繼續,繼續,我保證不干擾。」

歐陽抱起雙臂,後退幾步,倚在一棵樹上,眼神中帶著戲謔和憤怒!「誰信啊!?」各國忍者腦海中不約而同冒出一句。

他們怎麼會相信歐陽的話呢?要知道忍者是以任務為第一要務!在執行任務中,即使明知會身隕,也要不過一切的衝上去,沒人相信歐陽會無視任務,在邊上看戲!數個忍者結成一個陣勢,隱隱的將歐陽包圍在其中,打頭的那個人微一點頭,便要撲上前去!「我說過,我只看戲,所以不要惹我,否則我不介意將你們清理掉!」歐陽戲謔的臉色慢慢的沉了下來,他就不明白了,這世界上還有這麼不會看臉色的白痴?事實證明,這個世界上還真有不長眼的白痴!幾個忍者腳步頓了頓,接著毫不遲疑的向著歐陽圍去,帶頭的忍者狠狠的點了下頭,幾個忍者瞬間向歐陽撲去,無數手裡劍苦無已經先一步擲向了歐陽!而剩餘的四國忍者,則開始結印!攻擊的方向不是歐陽,而是已經強弩之末的千手繩樹!看著鋪天蓋地的手裡劍,歐陽的眼眸一凝,接著露出了一個猙獰的微笑,「不知死活!正好,我倒要看看,進化之後的木遁,有多強大!」說著雙手微微一晃,幾個印瞬間結好,「木遁禁術?樹界降臨!」

[] 第三更了,繩樹領便當了~――――――――――――――――――――――――――――――――――――――無數參天大樹瞬間從地面上拔起,粗大的枝幹縱橫交錯,將原本的樹木擠得東倒西歪。

喧賓奪主的樹界降臨將原本的樹林變成了遮天蔽日的森林!在地面上虯扎盤起的根須,將各國忍者腳下的土地絞的分崩離析,無數根須突出地面。

整個戰場,隨著歐陽的心意,變成了歐陽的主場!「不可能的!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活下來!你怎麼可能會木遁!」千手繩樹大聲的嘶吼起來,接著瞬間癱倒在地,喃喃著「不可能,這不能!」原本護衛著他的荊棘藤條,在樹界降臨出現的那一瞬間縮回了地面,一些來不及縮回的藤條則直接被巨大的樹木整個吞掉,變成了樹界降臨的一部分。

歐陽憐憫的看著千手繩樹,不屑的撇撇嘴,接著目光轉厲,瞬間盯住了一顆巨大的樹木!「不用躲了,剛才在木化的時候,我的意識一直存在。

而現在整片森林都是我的主場,你的一舉一動那個這些樹木都會毫無保留的告訴我。

不用想著逃跑!沒有我的同意,誰也不能從這片森林裡逃脫出去,這是我的世界,這是樹界降臨!」歐陽的語調平淡中帶著淡淡的自傲,他有高傲的資本!「還不出來么,斷大人!」歐陽戲謔的說道。

「喲,歐陽,見到你沒事,真好,呵呵。」

斷從樹后緩緩地走了出來,一身的紅袍萬分鮮艷。

調侃般的語氣中帶著淡淡的喜悅。

歐陽眉頭皺了皺,不動聲色的微微拉開了與斷的距離。

斷的身形一滯,臉色黯淡下來,原本帶著微笑的臉也恢復了淡漠的表情。

「不知道木葉的詭師歐陽大人準備將我怎麼辦呢?要知道作為大名的孫子,永遠都不會缺乏人保護我哦。

只不過這一次,他們並沒有跟在我的身邊,不過他們可是將這裡的一舉一動個看的一清二楚呢。」

斷微微的笑了笑,繼續說道,「不知道,您能承受的起大名的怒火么?也許,大名會掐斷木葉村的補給哦,如果沒有了火之國大名的支持,木葉能支持的住么?」斷用著淡淡的口氣威脅到。

「當然,您也可以不信我說的話,不如,我們賭一次?」歐陽的眉頭蹙了起來,這一次他是真的不敢賭,現在木葉四面楚歌,如果大名真的掐斷補給,木葉就死定了!而且如果木葉受創,那些大國絕對不會趕盡殺絕,大國有大國的考量,他們之間可以戰爭,但是不能滅國。

五大國是目前最為穩妥的政治格局,因為出現兩兩結盟對戰的時候,另一個大國的介入可以很快的將戰爭儘快結束。

如果木葉滅了,那麼再出現兩兩對戰,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最後的結果就是大國全滅,忍界動蕩,小國順勢而起。

這是所有大國大名不想看見的。

更何況,如果歐陽真的殺死了斷,到時候木葉只要將歐陽交出去,火之國依然會支持木葉,畢竟殺了斷是歐陽個人的行為,只要木葉給出一個交代,火之國大名也會妥協。

歐陽倒是可以叛逃,但是您覺得,一直在心中忠於木葉的八色和三忍會站在哪一邊?那麼結局必然變成歐陽和自己兄弟的不死不休!這才是歐陽一直沒有離開木葉的原因!歐陽頭疼了,真的很頭疼。

原本斷不說,大家放在桌面下,歐陽完全可以殺了再說。

原因?當然是因為歐陽一直放在懷中的錄音機!自從針孔相機立下大功之後,這些細碎的小玩意,歐陽總是隨身帶著一些,這是一種職業病,但是也是一種好習慣!可是斷將一切都攤開來說的明明白白的時候,歐陽頭疼了,目前的證據只能說明斷有不軌企圖,但是罪不至死,如果歐陽還下殺手,那就說不清了。

不要以為這是咱們偉大天朝太祖那個時期,為了祖國,就算是太子也要伏法!這可是實打實的皇權至上!大名的孫子只要不造反,撐死了就是個流放!歐陽皺了皺眉頭,身形一閃,瞬間出現在斷的身後,帶起的除了無盡的風聲,還有一條帶著紅色衣袖的手臂!那條手臂在空中劃過一個圈掉落在地上,歐陽沉著臉說道,「這是你應該付出的代價,為了我的兄弟們。

現在,滾出去!」斷微微的笑著,彷彿被斷臂的不是自己一樣,但是額頭上溢出的冷汗卻說明他不像他表面上那麼平靜。

斷的眼神裡帶著一絲悲哀,右手微微抬起,彷彿想要撫摸歐陽的臉頰一樣,看著歐陽有些厭惡的眼神,又頹喪的垂下,苦笑一下,獨自向著森林外躍去。

一路留下的血線觸目驚心。

知道那個紅影消失在森林之中,歐陽的臉色才漸漸恢復了正常,但是那猙獰的眼神,無一不在說明,歐陽動了殺心!「傻X們,你們妄圖獲得你們不應該得到的東西,該付出代價了!」歐陽猙獰的笑著,緩緩地伸出右手,五指微屈!整個森林蠕動起來。

「它,它們在動!」驚恐的叫聲此起彼伏,「它們把我纏住了!」「救我,救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求救聲,求饒聲交織在一起,但是歐陽充耳不聞,微笑越發顯得猙獰起來!不過片刻,所有的忍者都被粗大的枝條完全纏繞起來,在這個世界中,沒有人逃的出去!替身術,瞬身術,各種忍術彷彿被隔絕了一般。

歐陽雙眼一凝,右手猛然間握緊成拳,「咔嚓」聲不絕於耳!各種讓人牙酸骨頭摩擦的此起彼伏。

慘叫聲從各處傳來。

半晌,森林恢復了平靜,歐陽緩緩鬆開了握緊的右手。

整個人微微的踉蹌了一下。

原本,樹界降臨是攻防一體的忍術,同時還可以抽取被攻擊者的查克拉,但是歐陽為了發泄心中憤懣,直接用最直接到方式將所有人絞成了肉泥!這下別說吸取查克拉了,什麼都沒了!你不能指望那一灘肉泥里還存在著查克拉!「歐陽!給我去死!竟然盜取我千手家的木遁!」千手繩樹雙眼翻白,口涎流淌下來,雙手結出一個印,「木遁?荊棘殺之術!」無數血色藤條竟然突破了樹界降臨將歐陽團團圍住!千手繩樹的皮膚瞬間老化,褶皺,縮成一團!「我的生命都拿去!我要殺了他!」千手繩樹瘋狂的大笑著,向後倒了下去,整個人已經看不出人形了!「白痴!在樹界降臨中攻擊木遁使用者!」歐陽淡漠的聲音傳來,藤條瞬間被樹木吞噬!歐陽毫髮無傷!

[] 四更到,求推薦~~

———————————————————————————————

歐陽看著繩樹不成*人形的屍體,眼中閃過一絲不忍。但是他對千手繩樹真的是仁至義盡了,無論千手繩樹有多想殺他,對他下手了多少次,歐陽都手下留情。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千手繩樹的死實在是咎由自取!

歐陽後退兩步,倚著樹緩緩地坐了下來,他太累了。這一場戰爭從他出現在木葉水之國戰線開始就沒有停下來過,與無梨甚八的戰鬥震傷了內腑,雖然克制住了無梨甚八甚至直接干翻了他,但是被飛沫爆炸的那兩下以及為了速戰速決穿胸而過的那一刀,讓歐陽雪上加霜。如果不是元素化和醫療忍術了得,歐陽這會兒應該和木葉初代二代在死神那裡喝茶,打個麻將都三缺一呢。

接著又帶著傷馬不停蹄的趕去解救繩樹,只為了對自己女人的一個承諾。與栗霰串丸的大戰倒是沒有耗費多少體力,但是全程保持元素化的查克拉消耗也是無比驚人。更何況被一個大男人拿著尖利的棍狀物在自己身體里進進出出,這對一個拳上能站人臂上能跑馬,堅定的跟隨著春哥的男人在精神造成了大的傷害?反正歐陽想起來就有一種類似於妊娠的反應。更何況剛才一個樹界降臨,還被人妖斷好好地調戲了一回,那欲語還休的幽怨,那眼中毫不掩蓋的溫柔,歐陽猛地一陣頭暈目眩!

「嘔!」歐陽癱軟在地乾嘔著,不僅僅是被斷噁心到了,更多的是查克拉過度抽取造成;了精神上損傷。歐陽現在的狀態不比千手繩樹對抗四國忍者時好!濃重的黑眼圈,還有軟的像麵條的四肢,現在的歐陽的狀態處在了歷史最低,即使是一個下忍,也可以用一把普通的苦無結果掉歐陽!慶幸的是,樹界降臨還沒有消失,在這片森林中,歐陽的安全還不成問題。

歐陽苦笑了兩下,這一次算是因禍得福。當千手繩樹將初代火影的項鏈捏碎拍進他身體的時候,他是真的被嚇得魂不附體!因為他在那一瞬間連元素化都做不到!整個身體彷彿被什麼東西剝奪了一樣。體內從小腿開始,有一道綠色的光帶瞬間纏繞上來,將每一個細胞的結結實實的纏繞住,並且不停地往裡面侵蝕。那是一股異常純凈的木遁查克拉!歐陽知道木遁查克拉很強,但是沒有想到木遁查克拉就連吞噬性都如此誇張。

因為細胞被木遁查克拉侵蝕的緣故,歐陽身體表面的皮膚開始褶皺干化,形成了如同樹皮一般的物質。這一切都是在歐陽神志清醒的情況下進行的。再沒有什麼比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變成一根木頭再恐怖的事情了!知道千手繩樹得意的聲音傳來,歐陽才微微的鬆了口氣!千手家的血液,自己也有!歐陽甚至忍不住要感謝上帝他八輩祖宗,給自己如此誇張的血繼,更重要的是,綱手給自己的那一管血!

歐陽嘗試著將整個身體的血液緩慢的控制住,將血液里千手家的成分分離出來,包裹在細胞外層。這是一項浩大的工程,也是一項對於控制力要求近乎變態的工程!但是慶幸的是,歐陽有著足夠的耐心和連綱手都自愧不如的控制力!從心臟開始,幾乎每一股從心臟噴湧出去的血液都瞬間被更改成分,細胞膜上被蒙上了一層淡淡的綠光!那是被分離出的覺醒后的千手家血液!木遁的血液。

這是一次賭博!歐陽賭的就是那股查克拉無法識別真正的純凈千手家血液和歐陽偽造的千手家血液,賭注就是自己一輩子的自由!對,自由,不是生命!歐陽很清楚,失敗的下場不是死,死反而是一種解脫,自己會變成一棵樹,千百年的就這樣生長下去,帶著一個正常人的思維,不能動,不能說,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但是歐陽贏了!要不怎麼說穿越者得天厚愛呢,豬腳模板瞬間開啟!那股純凈的木遁查克拉果然沒有繼續肆虐下去,而是盡職盡責開始修改歐陽的細胞!歐陽頓時心中一跳,又虛虛的抹了一把冷汗!如果真的被改造完畢,那歐陽倒是成為除了初代最強大的木遁忍者,但是自己跌血繼就會在這天地消失,自己擅用的各種詭異的忍術,自己垂涎已久的各種瞳術都將離自己遠去!

歐陽咬了咬牙!開始和那股木遁查克拉搶時間!那股查克拉來源於那個項鏈,天可憐見,那項鏈幸好體積不太大!恰恰好可以將一個人完全更改一次!這是初代留下給千手家最好的禮物,覺醒木遁的人被這個項鏈改造就能獲得真正的傳承,然後如此反覆,一代一代的傳下去,牽手將方能永不止息。歐陽將每一個被修改過的細胞再重新分解組合,將改造過的千手家血液重新融入自己的血液中,原本在細胞中散發著淡綠色光芒的千手家血液變成了墨綠色,和其他的血液重新組合!

不得不說,歐陽的控制力真的是嘆為觀止!每一股從動脈中噴湧出的鮮血都被改造成千手家成分包裹著的血液,然後經脈回血卻有重新打散組合!分心二用之下幾乎磨光了歐陽的精神!但是歐陽卻得到了巨大的收穫——真正的木遁!

歐陽苦笑了一下,木遁當然是很牛,但是出了威力,他的消耗也是一等一的牛!歐陽基本上也就只能放一個,然後微操一下。很有可能,樹界降臨抽回的查克拉還沒自己消耗的多!這一招只能封存起來,作為以後的底牌使用。這種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的術,還是少用為妙!

正當歐陽得了便宜又賣乖時,頭腦中猛然間又是一陣眩暈直衝上來,正在恍惚間,有腳步聲傳了進來!歐陽臉色一變,這個時候如果遇見敵人,歐陽就真的麻煩了。奮力將身體繃緊,只等著敵人出現的瞬間一擊必殺,將危險扼殺掉。但是只是片刻,歐陽便放鬆下來,因為樹木告訴太,來人不是別人,是大蛇丸!

[] 歐陽在一片昏暗中不停地奔跑,周圍只能依稀的看的見斑駁的牆壁,以及頭頂上方寸之地交錯扭曲的水管。

腳下是無數積水,淺淺的沒過腳背,每一次抬腳都帶出一聲嘩啦聲。

四周不斷傳來水滴落的聲音,滴答滴答的不絕於耳,襯托出這個環境寂靜的讓人發瘋。

歐陽面無表情的不停奔跑著,飛濺出的水化瞬間散開,然後彷彿被什麼蒸發一樣消失不見。

他已經在這片黑暗中跑了許久,一小時?一天?他也不知道,他的腦海里最後的記憶就只剩下大蛇丸一臉焦急的向著他跑來,接著一切便黑暗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