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

當林寒轟出最後一拳的時候,青年男子終於承受不住那恐怖的力量,整個胸膛被轟碎開來,魁梧的半蛟身軀,也是轟然倒地。

呼!

乖乖前任你別逃 一陣風吹過,吹掉了青年男子臉上蒙著的黑色面巾。

當所有人目光聚集到那青年男子真正面容的一瞬間,無數雙瞳孔都是猛地一縮。

「是雷浩!」

「竟然是大晉真龍榜排名第八十九位的天驕雷浩!」

「他不是號稱肉身無雙,同階近身搏殺無敵嗎?怎麼今日在一個神宮境武者面前,敗得如此凄慘?」

……

無數人議論紛紛。

是雷浩太弱了?

不!

是那林寒太強了。

在林寒面前,雷浩之前所謂的「肉身無雙」,簡直是成為了一個笑話。

林寒將雷浩的半蛟屍身收入儲物靈戒,這半蛟之軀中,他發現有著一絲本源龍血,若是煉化入自己的體內,說不定能夠讓太古龍帝訣繼續蛻變。

林寒轉過身,看向對面的一道道阻攔他的身影,眼神銳利,道:「還有誰?」

「走。」

「雷浩都敗了,這林寒在化龍境三重天之下,是無敵的存在。」

一個個強者都是紛紛倒退,沒有誰再敢阻攔林寒的步伐。

沒看到大晉真龍榜排行第八十九位的雷浩都死了么?

誰敢再上去,那就是找死。

殘陽如血,與紅色的古街道連在一起,分外的凄艷。

可以想象,林寒以神宮境修為,強勢鎮殺了雷浩的消息,不要幾天,將會傳遍整個大晉帝國疆域,到時候,定會引發一場大震動。

起風了。

冷風呼嘯,吹拂著林寒的青色長衫,發出嗚嗚的聲音,像是冤魂在哀嚎。

林寒脊背挺得筆直,朝著風雲主城外走去,無一人攔路。

有幾個老輩強者想要出手,但感受到了兩股恐怖到極點的氣機,從神武錢莊內部散發,死死鎖定著他們,似乎他們一出手,必定會瞬間遭受毀滅性的攻擊。

這些老輩強者神色難看,但終究沒有敢出手,眼睜睜看著林寒的身影,消失在了風雲主城外的漫天黃沙之中。

…… ……

屍閻殿,雪州霸主勢力之一,坐落北海之濱,據說總殿佇立在極地冰川三十三座雪山之中。

林寒一路趕來,花費了整整半個月的時間。

此次,他要前往屍閻殿,自然是尋找師尊赤天歌的至尊劍魂,到底還在不在屍閻殿中。

除此之外,當年的屍道人,若是依舊活著,也是時候算一筆賬了。

不過屍閻殿一向十分神秘,很少有人能夠真正接觸這個霸主勢力。

林寒來到了北海之濱的一處古城之中。

古城名叫「北海城」,佇立在北海海域和雪州州域之間,正處邊緣。

林寒原本的計劃是通過屍閻殿招收弟子,混入進去。

但他來到北海城兩日後,探聽到一個消息,距離下一次屍閻殿招收弟子,還有將近兩年的時間,這讓林寒只能放棄了原先的計劃。

半年後他就要前往大晉皇都,找尋蘿浮公主,參加神武學府的考核。

他根本沒有太多的時間在這裡消耗。

但是屍閻殿本就十分神秘,傳承千年,殿中強者無數,林寒想要神不知鬼不覺混進去,無疑是難如登天。

因此,無奈之下,林寒只能先在北海城中住下,尋找混入屍閻殿中的辦法。

除此之外,林寒在北海城中也沒有閑著,他不浪費一絲一毫的時間,吞噬煉化靈晶,武道修為穩固提升,終於在一個月後,突破到了四象境。

而且,林寒的劍道意境、魂力等級和武魂等級,以及太古龍帝訣,都是在穩固提升之中。

九極靈脈指這套強大的聖術,也是成功將第二指『木靈脈波』參悟到圓滿之境,開始修行第三指『水靈脈波』。

可以說,如今林寒的整體實力,比一個月前,不知道要強大了多少。

北海城,是大晉帝國在北邊疆域最遠的一個古城。

它同時是雪州大地的北海之濱,連接陸地和北海海域,人類和海域妖族的連接點,自然是無比繁華,歷史悠久,古老的建築林立,磅礴大氣。

城中的古老街道之上,人山人海,車水馬龍。

有人類中的貴族,乘坐華麗的車輦,以大荒蠻獸拉車,在街道之上馳騁;也有身軀魁梧高大的海域妖族,比如一些蛟頭人身的妖族,背負戰兵,手中提著一個個裝滿海洋中寶石和靈晶的袋子,走在大街之上,似乎要尋找買家。

林寒一身青衫,面容俊秀,背負一柄長劍,像一位江湖中的流浪劍客,顯得清雅而洒脫,行走在這人來人往、妖來妖往的古老街道之上。

他在一處九層樓閣前停下了腳步。

九層樓閣,通體由硃紅色的香木所鑄,顯得古典、高貴。

牌匾之上,「神武錢莊」四個大字,印刻在上面,龍飛鳳舞,筆走龍蛇。

「神武錢莊果然遍布天下,這遙遠的北海城中,都是有著分部。」

林寒呢喃一聲,隨即踏步走了進去。

他想要從神武錢莊中買一些能夠提升靈魂力量的魂石,用來突破自己的魂師境界。

畢竟,混入屍閻殿中,十分兇險,稍有不慎,便是死無葬身之地,在屍閻殿中,若是使用武道手段,可能會引起別人的懷疑。

因此,林寒準備將靈魂力量提升上來,以防遇到一些不可掌控的變數。

不過片刻后,林寒從神武錢莊中走出,眼神有著一絲失望。

神武錢莊中的魂石儲量,已經所剩無幾,林寒最終只買到了幾十斤的魂石,根本無法讓他魂力顯著提升。

「看來,只能去黑市看一看了。」

林寒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半個時辰后,林寒來到了一處偏僻的街道。

此處街道,顯然比北海城中央的街道要空曠寂冷的許多,空氣中,似乎彌散著一種冰涼血腥的味道。

往來也有一些人類武者和妖族武者,但這些人,一眼看去就是面容兇橫,眼神有著殺意,顯然不是善茬。

黑市,如同北海城中最陰沉的地方,讓人毛骨悚然。

林寒駐足片刻,最終還是邁步朝著黑市中走去,他現在急缺魂石,只能去黑市碰碰運氣。

不過,就在林寒剛剛進入黑市的時候,一陣拖動鐵索的嘩啦啦聲音,從不遠處的一條街道響起。

與此同時,一道道低沉的哭泣聲,也是傳入林寒的耳中。

林寒看過去,發現一隊身披黑色甲胄的高大武者,手中握著鐵索,正押著幾十個奴隸,從另一處街道走入黑市中。

這些奴隸的穿著,並不破舊,反而都是頗為華麗,綾羅綢緞,像是大戶人家。

其中,有著將近九成,都是年輕貌美的女子,而且,體內的妖氣無比濃郁,修為最高的,幾乎達到了洞天境九重天。

這些女子,顯然是妖族中的貴族。

這種妖族的高等奴隸,在北海城這種人類和妖族接壤的古城中,很是常見,大多數都是一些人類宗門和妖族部落開戰,戰敗一方,便會掠奪對方的財富、女人,奴役為奴隸,在黑市這種地方販賣,可以賣出天價。

這種高等奴隸,分為不同種類,分別有作為侍衛的戰奴,供人玩樂的女、奴,還有修為不高、但肉身強大的妖族,會被當成苦力挖礦,被稱為苦奴。

不過,這其中,最受歡迎的自然是女、奴。

一些妖族中的年輕貌美女子,在黑市中,能夠拍出天價,那些大家族和大宗門的公子哥,對於這些女、奴,可都是趨之若鶩,十分狂熱。

因此,在黑市中看到這些押解妖族年輕貌美女子的場景,並不算稀奇。

「我們是海神宮的外宮弟子,你們這些屍閻殿的惡徒敢將我們賣入黑市,到時候我們海神宮聖女大人降臨,別說你們屍閻殿,就是你們屍閻殿背後的黃泉鬼宗,都承受不了海神宮的怒火。」

這群奴隸中,一個面容穩重的中年男子怒吼一聲,他看著背後一群驚慌失措的海神宮年輕女弟子,心中發出嘆息。

若是她們真的被賣入黑市,日後一定會被摧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啪!」

看守奴隸群旁邊的一個屍閻殿武者,手中的一條鐵索猛地揮舞,冰冷的鎖鏈直接打在了這中年男子的身上,頓時,一道血色的傷口出現,血肉破碎,深可見骨,流淌出血液。

「啊!」

那中年男子頓時發出痛苦的慘嚎聲,讓一眾奴隸中的年輕貌美妖族女子,都是嚇得花容失色,身軀忍不住顫抖。

她們心中生出了一絲絕望,她們很明白,若是被賣入黑市中,到底會有怎樣凄慘的下場。

而這個時候,不遠處的林寒則是目光猛地一閃,呢喃道:「這些人,是海神宮的弟子?對了,這裡毗鄰北海海域,那男子口中的海神宮聖女,豈不就是南宮鏡月,難道,南宮鏡月在這北海城中……」

林寒曾經來過北海一次,當時他還是一個小小的靈武境武者,被一尊洞天境強者攻擊,身受重傷,是南宮鏡月出手救了他。

並且,南宮鏡月最後還將海神宮七秘之一的「海神涅槃術」傳授給林寒,讓林寒從重傷中恢復。

可以說,林寒承了南宮鏡月很大一個人情。

而且,不知為何,此時從他人口中聽到了有關南宮鏡月的消息,林寒心中竟然生出了一絲隱隱間的異樣感覺。

那感覺,似乎是一種期待,讓林寒腦海中頓時浮現出南宮鏡月的朦朧身影,一身藍衣,手捧古琴,風華絕代,高貴冰冷。

林寒心中一定,朝著那奴隸群走過去。

縮地成寸的神通展現,林寒身影幾個閃爍間,已經來到了那群奴隸的身前,他看向一眾屍閻殿武者,道:「我出十萬靈晶,賣下這群奴隸。」

押守一眾海神宮奴隸的屍閻殿武者中,為首的是一個面容粗狂的中年大漢,他身披一套漆黑的麒麟寶甲,手中握著一桿赤色的大戟,無比強勢,冷笑一聲道:「十萬靈晶,只能賣下一個奴隸,小子,想要英雄救美,你還不夠格,抓緊滾開!」

本來那群海神宮的奴隸,不少年輕女子看到有人到來,似乎有意救助她們,嬌俏的面容上,都是露出喜色。

但看到了到來之人,只是一個看上去年紀輕輕的少年,而且一身青衫樸素,似乎也不是什麼大家族子弟,心情又沉入了谷底。

那群奴隸中,剛才的中年男子突然神念傳音給林寒,道:「小兄弟,這群屍閻殿強者不好惹,你若是真心想救援我們,快去尋找聖女大人,讓她出手,鎮殺這些惡徒。」

「我不知道你們的聖女大人在哪裡。」

林寒傳音一句,他想要救下這群海神宮弟子,就是為了從她們口中找尋南宮鏡月的消息。

南宮鏡月可是海神宮的聖女,尋找到她,說不定能夠讓她幫忙,讓自己潛伏進入屍閻殿中。

林寒之所以出手,也是為了這個目的。

「我說十萬靈晶,不是和你們商議,而是命令。」

林寒冷冷吐出一句,徑直朝著那群海神宮奴隸走去。

看到這一幕,那海神宮弟子中的不少年輕女子,都是忍不住嘆息:「唉,完了。」

她們可是清楚,這群屍閻殿武者,到底有多麼強大。

看到林寒走來,無所顧忌,果然那群屍閻殿武者中為首的中年大漢,神色頓時陰沉到極點,他殘忍一笑,道:「看來,你小子是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惹事惹到我們屍閻殿頭上來,簡直是在找死。」

「唰!」

二流靈師 中年大漢身上的麒麟寶甲綻放黑色神光,他手中的赤色大戟,瞬間刺出,化為一道閃電,刺向林寒。

「砰!」

林寒站在原地不動,只是伸出一隻手,猛地一抓,金光閃耀,一隻金色的大手,如同神鐵鑄造,直接將那赤色大戟給抓住,猛地一捏,咔嚓咔嚓碎裂開來。

「什麼? 第一寵婚:顧先生,別上癮 徒手捏碎了一尊上品法寶!」

一眾屍閻殿武者神色大驚,那為首的中年大漢更是怪叫一聲,想要後退。

「遲了。」

林寒冷漠吐出一句,金色的大手猛地一拍,像是鐵石碰撞,那為首的屍閻殿中年大漢慘叫一聲,身上的麒麟寶甲被打得寸寸碎裂開來,渾身肌體裂開一道道血痕,幾乎快要崩碎開來。

「好強!」

這一刻,那群本是在嘆息的海神宮弟子,都是神色猛地一振。

不少年輕貌美的海神宮女弟子,本是處於絕望之中,但此時看到林寒這個看似普通的少年,竟然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實力,都是芳心一顫,美眸露出看到心目中白馬王子般的悸動。

「莫非,這位尊貴的少年強者,是我們海神宮某個太上長老的真傳弟子?」

一些海神宮的年輕女弟子,再看向林寒,眼眸中都是流露出崇拜之色,似乎有以身相許的衝動。

海神宮奴隸中,那為首的中年男子,更是瞳孔猛地一縮。

他修為最高,能感受到林寒的實力,似乎是初入四象境,氣息還有些不穩,但林寒卻是能夠一招鎮壓那位屍閻殿的四象境巔峰強者,讓中年男子感到不可思議。

「圍住這小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