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離不遠的一個巷子里,換了一身整潔衣裳的藍楓,輕輕理了一下領口,那張猶如中年大漢一般的臉龐之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旋即從容地走出巷子,慢悠悠地朝著城主府之外的客棧走去。

是夜,赤野城全城戒嚴,城主府的士兵,傾巢而出,四處盤查。

與此同時,一個令得童家上下紛紛震動的消息,通過特殊的渠道,以最快的速度,傳向了王都大鄴城。

數天之後。

「童家的反應還真是夠快吶!」客棧房間內,藍楓透過窗口,遙望著城主府,低聲喃喃。

短短三天,赤野城便是湧入了大量的士兵,以及好幾位天級初期強者,將整個赤野城各大要道封鎖,別說是人,就是一隻蒼蠅,恐怕也飛不出去,在這般森嚴的盤查下,整個赤野城的氣氛,都是變得極為壓抑,令人透不過氣來。

「奇怪的是,赤野城與王都大鄴城之間隔著這麼遠的距離,他們是如何在短短三天時間裡,得知這裡的情況,並且調遣這麼多的士兵過來?」藍楓的臉龐浮現一抹疑『惑』,這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到現在都還沒有想明白。

「應該類似於地球上無線電之類的手段吧。」透明老者沉『吟』了片刻,語氣並不是很肯定地道。

「不會吧?這鬼地方會有人研究出無線電?」藍楓的話語中夾雜著濃濃的懷疑,據他所知,青州大陸只是一個純粹的玄幻世界,沒有一點與科技相關的東西存在,因此,透明老者的說法,他並不贊同。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童家應該掌握著某種遠距離通訊工具,否則,他們的反應不可能這般迅速。

「總之,你日後得小心一點。」透明老者也是想通了這一點,語氣嚴肅地道:「別一不小心中了人家的埋伏……」

「這一點的確值得注意。」藍楓點點頭,掌握著遠距離通訊手段的童家,更容易針對他布下天羅地網,若是他稍微大意一點,還真可能『陰』溝里翻了船。

愛情說了點謊 頓了頓,藍楓問道:「老師,那些個高手,還沒走嗎?」

與諸多士兵一同到來的,還有三位天級初期強者,這三位天級初期強者一來到赤野城,便立即與原先的那兩位天級初期強者匯合在一處,至今還沒有分開的跡象,讓得在此苦守數日的藍楓,深感無力。

「這幾個傢伙十分警惕,來了赤野城兩天,卻從未走出城主府一步。」透明老者搖了搖頭,有些感慨地道:「看來烏山的死,對他們的震懾不小吶!」

他們的實力,與烏山不相上下,連烏山都死在藍楓手中,他們可不認為自己會是藍楓的對手。

「一群縮頭烏龜。」

藍楓恨的牙痒痒,在此苦守了數日,他卻愣是找不到下手的機會。

「唉,老師,看來赤野城已經不適合我們繼續呆下去了。」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藍楓撇嘴道:「這幾個狡猾的傢伙,短時間內不太可能分開,我可沒時間跟他們在這裡耗下去……」

「不在赤野城呆著,你想去哪?」聞言,透明老者瞥了藍楓一眼,饒有興緻地問道。

藍楓微微一笑,伸手將窗戶關上,走到『床』榻一旁,將疊好的衣服收進儲物指環,旋即笑『吟』『吟』道:「當然是去他們想不到的地方……」

童家所掌控著五大中型城池,其中赤野城的城主烏山已經被藍楓斬殺,估計其餘四大中型城池,現在也全面戒嚴,隨時防備著藍楓襲擊,因此,藍楓便只能選擇一些小型城池下手了,童家的高手雖多,但應該不至於武裝到每一座小型城池吧?

搞建設,藍楓自認不是那塊料,但搞破壞,藍楓卻是十分擅長。

下一次,他不單要殺人,還要將望月樓提供的情報中所提到的那些利益鏈,徹底摧毀!

童家的安逸日子,過得太久了,藍楓不介意讓他們體驗一下心疼的感覺……

……

三日之後,大鄴城童家。

「嘭。」一拳將堅硬的桌子砸得支離破碎,饒是以童海的城府,也是被氣得站起身來,滿是憤怒地寒聲罵道:「『混』賬!」

當他滿以為成功將藍楓封鎖在赤野城時,藍楓卻是神不知鬼不覺地逃了出去,短短三天時間,童家所掌控的數座小型城池,便是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不僅城主府的高手被盡數斬殺,而且童家在這幾座城池中經營的產業,也是被盡數摧毀,一些珍貴的資源,被洗劫一空。

這樣的損失,雖然無法令童家傷筋動骨,但卻足以令童家為之心疼,讓童家眾人焦頭爛額。

「小畜生,我童家與你不死不休!」

一想到童家的損失,童海的心頭,便是隱隱在滴血,對於藍楓的恨意,也是呈幾何倍增。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好半晌之後,童海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緒,重新恢復到古井無『波』的狀態,面無表情地對著守在大殿之外的『侍』『女』道:「來人,立即讓三長老過來見我!」

片刻之後,與藍楓有過一面之緣的三長老童吉,出現在大殿之內。

「族長,您找我來,是為了藍楓那小畜生的事情吧?」童吉的臉『色』有些難看,沒等童海開口,便先一步說道,語氣之中,也是夾雜著濃濃的憤怒,「赤野城那幾個廢物,這麼簡單的任務,居然都完不成,讓那小畜生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溜掉……」

「現在不是追責的時候。」

靜靜地聽童吉說完,童海方才淡淡地瞥了對方一眼,旋即平靜地道:「我們的時間很緊,老三,我現在『交』給你一個任務,立即前往北方,聯合我們在北邊留下的人手,儘早將那小子擒獲,若是任由這小子繼續這麼破壞下去,我們童家的家業,遲早會完蛋。」

PS:謝謝書友『常叔皇』打賞20元紅包! 一個月之後。

漢王朝北方,一條山谷中的黃土大道之上,一群烈馬呼嘯而過,朝著最近的一座城池疾奔而去。

烈馬之上,騎乘著五個粗狂的中年,以及一個滿臉皺褶的老者,六人身上隱隱散發著一股極為強悍的氣勢,令得附近的妖獸,抑或是山間安營紮寨的強盜,嚇得紛紛退避,絲毫不敢招惹。

山谷的盡頭,是一個清水湖泊,清澈的湖水,隱隱可以瞧見湖水的底部,湖面微波蕩漾,倒映著峽谷兩岸的樹木。

在到達湖岸時,一群烈馬紛紛停下,幾個身著紫色華貴長袍的中年與老者,敏捷地跳下馬背。

「草,這小子太狡猾了,連續好幾次,都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逃走。」隊伍中,一個中年男子罵罵咧咧地道,陰沉的面龐之上,透著掩飾不住的疲憊。

聞言,隊伍之中唯一的老者也是臉色陰沉,寒聲道:「這次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小子逃了!」

說話間,幾人走到湖泊岸邊,雙手捧著清水貪婪地飲了幾口,旋即清洗了一下臉龐,渾身的疲倦,頓時一掃而空,一個個都是精神了許多。

「三長老,咱們得另想辦法才行,這麼下去,恐怕很難抓住那小子。」渾身微微震動了一下,將袖口沾上的清水瞬間蒸發掉,回走間,中年男子緩緩皺了皺眉,提議道。

聞言,臉龐滿是溝壑的老者,苦笑著搖頭:「所有的辦法,我們都試過了,事實證明,這些辦法根本沒用……」

輕嘆了一口氣,老者沉默了下,旋即目光掃視了一圈,緩緩道:「說實話,在來之前,我也沒想到那小畜生竟如此狡猾,而且實力居然這般強橫,一次又一次從我們手中逃了出去……」

一想到被藍楓摧毀的家族產業,以及隕落在藍楓手中的童家高手,老者的心頭,便是暗暗滴血。

聽得此言,眾人皆是沉默了下來,眼角微微抽搐。

一個天級中期強者,五個天級初期強者,聯手追殺了足足一個月,卻是被對方一次次逃走,甚至對方有好幾次都是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搞破壞,反殺了他們不少人,然後神不知鬼不覺地逃了出去,這對他們而言,可謂是有生以來最大的恥辱。

「可惡啊!」眾人緊緊地握攏拳頭,臉色極為難看。

「行了,諸位還是別抱怨了,趕緊出發吧,若是晚了,我們就更追不上了。」目光在五人身上掃了一眼,老者搖了搖頭,旋即淡淡地道。

聞言,五人心頭憋著一股氣,紛紛上馬,隨即在老者的率領下,繼續對著最近的城池疾奔而去。

待得六人的身影遠離峽谷之後,峽谷內的妖獸,方才小心翼翼地現出身影。

……

離此不遠的一個小鎮邊,一個新搭建的小院內。

變化為中年大漢的藍楓,正盤腿坐在院中央的坐墊之上,手掌搭在膝蓋上,眼睛緊緊閉著,神情極為嚴肅。

在其身體四周,隱隱能夠感覺到一股極為雄渾的靈魂之力,每當藍楓的身體微顫一下,圍繞在其身體四周的靈魂之力,也是隨之顫動。

「這小子的煉器天賦,真是讓人羨慕吶!」目光一直停留在藍楓身上,透明老者心頭暗暗感慨。

一個月來,藍楓將更多的精力,放在打通竅穴上,甚至連修鍊元氣的時間,都是被挪用了近乎一半,這樣的舉動,直接導致他打通竅穴的速度,陡然提升,僅僅用了不到半個月的時間,便打通了第十二個中等竅穴,之後又瘋狂地衝擊第十三個中等竅穴,直到最近幾天,第十三個竅穴隱隱有了鬆動的跡象。

要知道,現在距離藍楓晉級四星煉器師,才一年多的時間。

一年多的時間,從四星煉器師突破到五星煉器師,這速度,足以用恐怖二字來形容。

清靜的院子里,時間悄然流逝。

藍楓安靜地修鍊著,透明老者則是默默守護著,誰也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直到太陽落山,黑夜降臨,藍楓方才有些遺憾地睜開眼眸,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頗有些無奈地道:「還是差一點……」

不同於前面十二個中等竅穴,最後一個中等竅穴,比藍楓想象中更加頑固。

三天之前,他便隱約感覺到了這竅穴開始鬆動,在與透明老者商量一番之後,最終決定在此搭建一個小院,沉下心修鍊,待得煉器師青年賽開始,便直接去參賽,然而經過三天時間廢寢忘食的修鍊,依舊未能打通最後一個竅穴。

正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經歷了無數次失敗的藍楓,此刻已經有些泄氣了。

「知足吧,楓小子。」隨意地瞥了藍楓一眼,透明老者平靜道:「別人用了一輩子的時間,都無法突破到五星煉器大師之境,你小子僅僅用了一年多時間,便接近了這個境界,還有什麼好抱怨的?」

沉默了下,藍楓緩緩吐了一口氣,點頭道:「老師說得對,我的耐心仍有些欠缺。」

近幾年的修鍊習慣了順風順水,讓得藍楓的心頭,不知不覺有了一絲懈怠,若非透明老者提醒,他恐怕還意識不到自己的問題所在。

面龐恢復了一貫的沉穩,藍楓望了望遠方天際,微笑道:「童家那些傢伙,這會兒恐怕不爽得很吧?」

提到此事,透明老者也是嘿嘿一笑:「還是你小子狠吶。」短短一個多月時間,死在藍楓手裡的童家高手,可是一點也不少,若是算上烏山,藍楓斬殺的天級初期強者,達到了三位之多,地級強者更是超過一百之數。更重要的是,童家的產業,也是被藍楓破壞掉許多,可謂是損失慘重。

「想殺我,就得先有付出代價的覺悟。」藍楓呲牙咧嘴,語氣冷冽。

仗著掌握了膨脹術這一套神奇的技巧,藍楓往往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從童家之人的包圍中逃出,儘管期間好幾次涉險,但最終卻還是成功地逃了出來,並且趁機斬殺了對方不少的高手,而代價便是藍楓的腹部與背後新添了數道猙獰的刀傷、劍傷,即使到現在,看上去依舊觸目驚心。

瞟了藍楓一眼,透明老者沒好氣道:「你小子以後最好別這麼冒險了,畢竟,你不可能每次都運氣這般好,巧合地避開了要害部位……」若是那位用劍刺中藍楓腹部邊緣的天級初期強者稍微認真一點,長劍直接從腹部中央貫穿的話,藍楓恐怕就活不到現在了。

聞言,藍楓心頭也是有些后怕,心有餘悸地道:「放心,這種事情,我不會再干。」

當初心血來潮,在童吉這位天級中期強者,以及五位天級初期強者坐鎮的城池中,藍楓冒險動手,雖然成功地斬殺了其中一位天級初期強者,但也是差點命喪當場,所幸他反應極快,拼著受傷,將兩位迅速趕到現場的天級初期強者擊成重傷,然後趁亂溜走,變回了中年漢子的模樣,這才險之又險地逃了出去。

若是單打獨鬥,他甚至有膽量與童吉這位天級中期強者一較長短,看看對方是否扛得住拔劍術的威力,但若是對上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天級初期強者,藍楓都沒有絲毫的勝算。

「天級初期強者的速度太快了,若是沒有與之匹配的速度,我最多只能對付一個。」隨著與天級初期強者戰鬥的經驗不斷增加,藍楓也是愈發地意識到自己的弱點,心中暗暗下定決心,今後若是有機會,一定要搞一門身法類的元技,讓得自己的速度爆發力,提升上去。

只要速度爆發力上去了,藍楓的戰鬥力,還將大幅度提升。

至少,在面對幾個天級初期強者圍攻的時候,不至於手忙腳亂,甚至,在面對天級中期強者的時候,藍楓也會擁有更多的底氣,而不是依靠拔劍術去賭博。

與老者交談了片刻,藍楓便取出幾塊乾糧,匆匆地咀嚼咽下。

吃完乾糧,藍楓大口地喝了一杯水,旋即再度盤腿坐下,繼續修鍊起來。

瞧著黑暗中靜靜枯坐修鍊的藍楓,透明老者啞然失笑,暗暗搖頭:「呵呵,年輕人,精力就是充沛啊!」

漆黑的小院,再度恢復了一片寂靜。

「今天小爺還真跟你卯上了。」感應到被靈魂之力衝擊得微微顫動的竅穴,藍楓絲毫不泄氣,狠狠地咬了咬牙,旋即繼續調動著靈魂之力狠狠地衝擊而去,他堅信,繩鋸木斷,水滴石穿,再頑固的竅穴,也經不住靈魂之力一再的衝擊。

在不知衝擊了多少次之後,那頑固的竅穴,終於被沖開一個小口,猶如河堤的裂縫,不斷地蔓延,最終形成一道看不清、摸不著,卻又實際存在的無形通道,一股神秘的能量,自那通道之處,緩緩溢出。

強忍著因為多次衝擊竅穴而引起的眩暈感,藍楓緩緩睜開眼眸,臉龐之上,流露出一抹欣喜。

「成功了!」略微顫抖的興奮聲音,從藍楓嘴裡緩緩傳出,那一雙漆黑的眼眸,彷彿在這一瞬間,多了一絲不可言說的神韻,他的身體,也是隱隱散發著一股不同於普通氣勢的『勢』,給人一種不怒自威之感。

時隔多年,當初那個煉器菜鳥,已是成為了一名受人尊敬的五星煉器大師!

記住手機版網址: 「嘖嘖,五星煉器大師……」瞧著藍楓滿是興奮的模樣,透明老者砸吧著嘴,旋即忽然問了一句,「楓小子,你貌似還沒滿二十歲吧?」

聞言,藍楓略微一怔,算了算時間,沉『吟』道:「現在離我二十歲的生日,正好還差十天。,最新章節訪問:ШШШ.79xs.СоМ。」

「嘶。」猛吸了一口涼氣,透明老者眼睛一亮,眸子陡然睜大了許多,「這麼說來,你便是一位不到二十歲的五星煉器大師?」

不到十九歲的四星煉器師,便是能夠並列北州域歷史第二,那麼不到二十歲的五星煉器大師呢?

這個年紀,在歷史上無數的五星煉器大師中,又處於什麼層次?

「這……」藍楓沉『吟』了下,點頭道:「按照虛歲來講,我應該算是二十歲的五星煉器大師,當然,前提是我能夠在十天之內通過五星煉器大師的職級考核。」

二十歲的五星煉器大師,可比十九歲的四星煉器師恐怖得多。

透明老者微笑注視著藍楓:「對你來說,那考核應該不算什麼問題吧?」

儘管五星煉器大師的職級考核定然比四星煉器師的職級考核更為嚴格,難度也肯定會高上許多,但無論是透明老者,還是藍楓自己,對通過職級考核,都有著巨大的信心。

沉默了好半晌,藍楓搖頭道:「我雖然有信心通過職級考核,不過,我暫時不打算這麼快去參加考核……」

要參加職級考核,便須得拿出真實的身份,而藍楓現在,正處於風口『浪』尖,處境本身就十分危險,若是不小心暴『露』了身份,將童吉一群人引來,那可就麻煩了。

對藍楓而言,歷史第一或歷史第二,僅僅是一些虛名,為了這些虛名去冒險,得不償失。

「哦,那倒是有些可惜了。」透明老者頗有些遺憾地道,不過他明白藍楓現在的處境,因此並沒有去干涉藍楓的選擇,否則,以他在藍楓心目中的地位,只要他開口,藍楓多半不會拒絕。

瞧著透明老者並未多言,藍楓心頭暗暗舒了一口氣,他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片刻之後,透明老者轉頭看向藍楓,好奇地問道。

思慮了片刻,藍楓輕聲道:「煉器師青年賽再有一個月便要開始了,我打算趁著最後一個月時間,好好練習一下,這個比賽的冠軍,我勢在必得!」話到最後,藍楓的神情變得極為認真,語氣也是十分堅定。

每一屆的煉器師青年賽冠軍,都是驚采絕『艷』之輩,受無數勢力的追捧,甚至能夠吸引『葯』神殿、萬器閣這樣的龐然大物誠心招攬,藍楓雖然沒有加入別的勢力的想法,但卻能夠因此而獲得無數強者的關注,以及他們的友誼。

有了這些強者的友誼,想必,就算是童家背後那位神級強者羅帆,也是不敢輕易招惹他。

總裁,管好你兒子 「以你現在的煉器能力,的確有希望獲得冠軍。」透明老者聞言挑了挑眉,沉『吟』了一句之後,臉龐嚴肅道:「不過,據老夫所知,每一屆的煉器師青年賽,最後一輪比賽中出現的煉器材料,都是千奇百怪、五『花』八『門』,這其中,不乏可以隔絕靈魂感知的材料……」

若是可以從無數種煉器材料中自由選擇搭配煉製武器,冠軍多半會落入藍楓之手,但在最後一輪比賽中,煉器材料的數目,被限定為固定的十種,其中還有著隔絕靈魂感知的材料,這對藍楓頗為不利。

畢竟,藍楓煉製靈器的經驗十分欠缺,只能夠依靠凝魂虛煉選擇出最完美的搭配,而凝魂虛煉,一旦碰上了隔絕靈魂感知的材料,便將失去效用。

緩緩皺了皺眉,藍楓思慮許久,方才苦笑著嘆了一口氣,道:「唉,這規則確實『挺』麻煩的,不過,我暫時也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只能順其自然。」

這問題他早就思考過,但一直都沒有想出應對之法,因此才想趁著餘下的一個月時間,好好練習一番,儘可能地積攢一點經驗,若是到時候真碰上隔絕靈魂感知的材料,也不至於手足無措。

頓了頓,藍楓瞟了透明老者一眼,旋即輕咳了一聲,道:「再說,這不是有您嗎?我可不信,那所謂的隔絕靈魂感知的材料,能夠完全屏蔽掉老師您的靈魂感知……」

透明老者是吐息鍛造法的創造者,早在無數年前,他便已經領悟了吐息鍛造法的最高境界,也就是入聖之境,以入聖之境的神奇,這天下間恐怕還沒有什麼東西,能夠完全屏蔽透明老者的靈魂感知,便是那所謂的隔絕靈魂感知的材料,也不會例外。

聽得藍楓此言,透明老者翻了翻白眼,撇嘴道:「別指望老夫,老夫可不會陪著你作弊。」

「難道老師準備眼睜睜瞧著您的弟子慘敗於決賽時刻?」眼珠子轉了轉,藍楓涎著臉,眼巴巴地看著透明老者。

「慘敗就慘敗,與老夫有什麼關係?」

聳了聳肩,透明老者渾不在意地道:「何況,決賽當日,整個北州域,乃至北州域之外的高手,都將匯聚而來,其中甚至可能藏著一些深不可測的強者,老夫可不敢保證他們不會察覺到老夫的存在……」

若是他刻意隱藏,自然無需擔心被人察覺,但若是他敢在比賽中搞什麼小動作,結果可就不一定了。

最重要的是,藍楓對於煉器師青年賽的敷衍態度,令他心頭頗有些不滿。

在他的心裡,煉器,乃是比修鍊,更加重要,也更加神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