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萬大山之中,不乏連綿大山,山中自然有獸洞,在這偏外圍的一片的山林之間,清靈一行人四處尋找,終於找到了獸洞的存在。

這片的小山附近有十多隻摸樣似巨大棕熊般的四級魔獸存在,因為是四級魔獸的群居之地,因此即使數量較少,也沒有其他魔獸敢來侵犯。

這種土熊獸是一種可以操縱土牆、地刺的魔獸,相當於人類修真者元嬰期的修為,實力不弱,但是卻遲鈍的厲害。這裡的山洞很多,幾乎每一隻土熊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洞穴,甚至還有多餘的洞穴存在。

這裡正好是清靈一行人所暫時停居的好地方,有著四級魔獸存在保護,天然的洞穴,只要把洞口封印起來,就不會有土熊進來打擾了。

在清靈的要求下,她獨自一人佔了一個山洞,因為自己會煉藥的事情還不想讓同伴們知道,其他人也各自找到合適的洞穴入住,至於洞口處的封印,對於幾人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能夠修鍊到這個程度,封印也不可能全然不會。

清靈在自己的洞口處貼上幾張符咒,一個幻術陣法形成,讓外面看這邊看不到山洞,而是和洞口旁邊一樣的岩壁、土牆,做好了這些時候,她又臨時畫好幾張符咒,注入真元,同時貼至洞口處,一個封印就這樣完成了,只要外面想要進洞的魔獸低於清靈的實力,都不可能進入這個洞穴之中的。

做好了這一切,清靈也安心下來,在五米深兩米多高的山洞中選了一塊平地出來,取出葯鼎盤膝煉藥中……

其他人也同樣如此,特別是靈冰襲和清瑩兩人,各自進入山洞做好封印之後,就催動體內的**,讓真元循環在體內的各大經脈之中流動旋轉起來。爭取早日突破。

唐嫣自己找了個山洞也修鍊起毒功來,她已經全然的捨棄了頂級的火屬性,把火屬性當做輔助來修鍊毒功,等到毒功大成,她整個人都會是一個毒人,一滴血液、一根髮絲也能夠毒死千萬生靈。

這就是當初龍王所賜予的毒經只厲害,唐嫣也發誓要把毒功給練到最頂級。

雲戴戴和劍天共處一個山洞,美名其曰云戴戴怕黑,劍天去保護,其實大家都懂得這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有些貓膩,所以都默契的沒有揭穿,而是讓兩人順其自然,趁此機會發展一下感情也好。

緣峰赤一人獨處,盤膝而坐,眼帘微閉,身前一個銀色光球和一個紅色木塊漂浮著,正是當初未到仙道學院時在海上得到龍王賜贈的寶物,聚靈珠和火積木。

這兩件寶物在修真界之中可謂是得天獨厚,前者佩戴之後,等於是隨身帶著一個聚靈陣,就算不修鍊,修為也在不停的增加中。從緣峰赤無心修鍊可修為依舊猛進就可以看得出這件寶物給他帶來的巨大好處。

而後者火積木的存在對於緣峰赤來說意義更大,他本就是火、木屬性的體質,木生火相輔相成修為的提升會比其他修真者容易的多,再加上這個和他屬性完全一致的火積木,只要他把這個拳頭大小的火積木完全煉化時,那他將得到巨大的好處。

緣峰赤佩戴這枚火積木已經有將近一年的時間了,在這些時間裡在周身的靈氣和真元的漸漸感染之下,火積木也變得和緣峰赤體內的真元極度默契,上一次他能夠從元嬰後期直接突破到出竅後期,也是因為得到了這火積木的一些好處。而這點好處不足以是火積木能夠帶給他的全部,他決定趁此機會徹底的將火積木煉化,說不定自己的修為會進一步突飛猛進。

…………

數日之後,十萬大山之中五環之地的一片小山林間氣候古怪,一片冷的結冰,讓人不敢親近,一片各處各處草木枯萎,死寂的沒有一絲生機,一片樹木繁茂,鬱鬱蔥蔥的生機勃勃,一片香味四溢,卻讓人找不到香味的源頭在哪裡。

……………………………………… 四人來到了高三的教學樓,此時上課鈴聲已經響了,但還是有不少學生站在走廊看着葉寒四人。

高三的教師辦公室在三樓,葉寒四人一路走上四樓,老師們也聽到了混亂,都走出來走廊看發生什麼事了。

看到了陳紫馨的到來,所有的老師都愣了愣,特別是陳紫馨的班主任。

陳紫馨的班主任叫胡芬蘭,是國家一級教師,當初陳紫馨下定決心要輟學的時候,胡芬蘭是想盡辦法挽留,但還是沒攔住陳紫馨,如今看到陳紫馨回來,胡芬蘭很驚訝,也很驚喜,這個當初名震東海的中考狀元,現在終於肯回來學校學習了。

“老師。”陳紫馨走到胡芬蘭面前。

胡芬蘭鬆了口氣,拉着陳紫馨的手說道:“來吧,進來再說。”

葉寒三人緊跟其後。

紫海中學不愧是貴族學校,班主任都配有獨立的辦公室,胡芬蘭拉着陳紫馨坐到沙發上,說道:“紫馨同學,你終於肯回學校上學了嗎?”

陳紫馨點了點頭,“我已經決定了,老師,我還能回來上課嗎?”

“可以,當然可以,不過你這麼久沒來上課,課程都落下不少了,有時間我幫你補課。”胡芬蘭別提有多激動了,陳紫馨可是學霸中的學霸啊,如果將課程補上的話,肯定是高考狀元。

“謝謝老師。”陳紫馨心裏很是感激,對自己好的人太多了。

葉寒和林夕瑤同時微微一笑,這事完成了。

“這幾位是?”胡芬蘭擡起頭看着葉寒三人。

“他們都是我的朋友,如果沒有他們的幫助,我也不可能回來學校上課。”陳紫馨滿臉微笑的看向葉寒三人。

“哦,紫馨的朋友啊,真的是謝謝你們的幫忙了,紫馨她啊,是我們學校最優秀的學生,當初她說不讀的時候,我可是傷心了很長時間呢。”胡芬蘭摸了摸陳紫馨的頭。

葉寒微微一笑:“老師您有心了。”

“老師,那我可以上課了嗎?”陳紫馨問道。

“恩恩,可以,快去課室吧。”胡芬蘭笑道。

葉寒轉過頭,看着林夕瑤,輕聲說道:“沒我們啥事了,走吧。”

“紫馨妹妹,你好好讀書哦,我們先走了。”林夕瑤對着陳紫馨揮了揮手。

在陳紫馨不捨的眼神中,葉寒三人離開了高三教學樓。

在回停車場的路上,林夕瑤來着葉寒的手說道:“哥哥,我跟你一起去學校吧。”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我很快就回來。”葉寒笑道。

“可是…..”

“好啦,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用得着那麼擔心麼。”葉寒摸了摸林夕瑤的頭,笑道。

林夕瑤嘟起小嘴,“可是人家擔心嘛。”

“我又不是去很久,放心吧,這樣吧,你想去哪裏,我都會讓心語帶你去,好嗎?”葉寒說道。

林夕瑤仰着頭想了想,“好吧,哥哥你要快去快回哦。”

葉寒笑着點了點頭。

重新回到自己的法拉利458裏,葉寒的墨鏡依然沒有摘下,對着林夕瑤揮了揮手,葉寒率先離開了紫海中學。

林夕瑤坐到車後面,想了想,對心語說道:“心語姐姐,我們去市場買些菜,等會做好等哥哥回來吃。”

心語點了點頭,緩緩的踩下油門。

葉寒的車在馬路上狂奔着,很快,就來到了東海大學門口,將車停在校門外,因爲現在東海大學是上課時間,不允許任何車輛進入,除非你是校領導神馬的。

葉寒將墨鏡摘下,回了學校就不能繼續裝酷了,這次可是去見校長來着。

整理了下衣服,葉寒緩緩的走進東海大學,葉寒的腳剛剛踏進東海大學的校門,端木蝶的電話就來了。

“老師?”葉寒接通電話。

“葉寒,你現在在哪裏?”端木蝶問道。

“我現在在校門口啊,怎麼了?”

“嗯,你在花園等我,我現在過來找你。”端木蝶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葉寒邊走邊看着手機,很是不解,這班主任鬧哪樣?還要自己在花園等她,不會是想對自己圖謀不軌吧!

葉寒坐在學校的花園椅子上,翹着二郎腿,很是悠閒,換作其他學生,能見到校長的少之又少,而且就算再優秀的學生,聽說可以見文博遠,個個都緊張的手腳發抖的,但葉寒嘛。。。 次元間的旅者 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當初見一號葉寒都沒啥表示,跟別說現在只是見校長了,就算面對着各國的大佬,葉寒估計眉毛都不會挑一下。

“踏踏踏。”端木蝶從遠處走來,高跟鞋踩在石板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看到端木蝶向自己走來,葉寒站起身,喊了句:“老師。”

“你啊。”端木蝶走到葉寒面前,有點埋怨的說道,“真是不讓人省心,跟我來吧,校長早就在等你了。”

葉寒跟在端木蝶身後,眼睛掃視着周圍的風景,以前都沒怎麼注意,但現在發現,風景還不錯,東海大學的校園綠化做的很好,無論什麼季節都能聞到花香。

端木蝶帶着葉寒來到的學校的綜合樓,校長辦公室在五樓,兩人走着樓梯,端木蝶邊走邊說道:“葉寒,你等會見了校長可機靈點,現在有很多老師都提議開除你,只要你給校長的印象好的話,你是可以繼續留在學校裏讀書的,老師也不想失去你這麼一個好學生,雖然你是衝動了點。”

葉寒笑了笑,端木蝶還真爲自己着想啊,“老師,你放心吧,我有分寸,不會亂說話的。”

“校長這個人很好的,這事情錯不在你,但因爲其他校領導的各種言論,校長不得不找你談話,如果這次你沒有讓他失望的話,校長是會盡力保你的。”端木蝶說道。

葉寒點了點頭。

“即使不是你有錯在先,但你也知道,很多人就喜歡鑽牛角尖,喜歡在某些事情上挖坑,所以校長也是很無奈,本來他是決定了不追究你的責任,都怪那些人。”

說到這,端木蝶既氣憤又無奈。

葉寒笑了笑,對端木蝶說道:“老師,謝謝你,我知道,事情發生後,你爲我說了不少好話,也找了很多人來保我,不管這次結果怎麼樣,就算我被開除,我也是你的學生,讓你覺得驕傲的學生。”

端木蝶愣在了原地,看着葉寒。

葉寒露出一個自信的微笑,兩人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五樓,校長辦公室就在眼前。

“老師,我先進去了,拜拜。”葉寒對着端木蝶揮了揮手。

“恩恩,自己注意點。”說完,端木蝶轉身走下樓,因爲文博遠並沒有讓她一起跟着葉寒進來。

葉寒走到校長辦公室門口,輕輕的敲了敲門。

“進來。”文博遠說道。

葉寒笑了笑,緩緩的推開門。 靈冰襲、唐嫣、緣峰赤和清靈四人各自忙著自己的事情,不亦樂乎。幾天時間,清靈的丹藥煉製的也差不多了,只是六品丹藥就足夠雲戴戴和緣峰赤服用后修為突破。

在清靈煉藥山洞的不遠處,那片冰封般的土地上,『嗤——』的一聲如堅冰劈裂的聲音響起,瞬間那邊結冰的土地上冰雪消融,眨眼間一片白色便消失在虛無之中,彷彿原本的白色冰雪都是別人的幻覺一般。

山洞之中,靈冰襲冰冷的眸子猛然張開,兩道如實質般的白光從雙瞳中射出,對面的牆壁上瞬間碎裂,『嘩啦啦——』的一陣響動,原來是被凍成碎渣的土牆。

「突破了……」靈冰襲薄唇微動,緩緩的出了口氣,淡淡的說道……

同一時間,緣峰赤所在的山洞之中春意盎然,他的周身一片綠色,在昏暗的山洞之中竟然也長滿了一叢叢翠**滴的草木,隨著他周身綠色氣息的環繞,身邊的一株株綠色植物彷彿有了生命一般,隨著他的一呼一吸間微微左右搖擺,好像在他的氣息感染下歡快的跳起舞來。

這一奇異的景色自然是緣峰赤在煉化火積木所產生的奇景,緣峰赤雙目緊閉,身前漂浮著的聚靈珠和火積木正在相互湊近,漸漸融合之中。

他的本意只是利用聚靈珠所帶起的靈氣來煉化火積木,可是不知不覺間竟然連帶著聚靈珠一起煉化了,而且兩者還有相互融合的趨勢。

隨著兩件寶貝的融合,緣峰赤也得到了不少好處,聚靈珠和火積木之中都印上了緣峰赤的精神烙印,在兩物融合之中,給緣峰赤輸送了大量的靈氣。帶著火屬性的靈氣一入體內,還未等緣峰赤煉化,則直接化為了真元,成了緣峰赤實力的一部分。

隨著煉化出的火屬性靈氣越多,緣峰赤體內的真元越龐大,他的修為也在飛速的增長著,『轟——』體內好像火山爆發了一般,一股火熱的衝力直入丹田,丹田內的元嬰也飛速長大,轉眼間邊從拳頭大小長大了近二分之一。

突破了——緣峰赤心中知道,在這一刻自己已經從出竅後期一舉突破到了分神初期,可是煉化沒有結束,他的修為還在飛速增長著,至於完全煉化了火積木和聚靈珠時能夠到達怎樣的程度,就沒有人可以清楚了。

……

清靈所在的山洞之中,丹藥已經煉製成功,外面的天地靈氣也盡數在她的掌握之中。前一刻,靈冰襲突破,她立刻就感覺到了,可是緊接著,一股更為強大的天地靈氣的波動傳來,很明顯又有人突破,而突破的位置和能量來看,那個人應該是緣峰赤。

緣峰赤也到了分神期?清靈詫異一瞬,緊接著又一股靈氣傳來,她知道自己的姐姐清瑩了突破了……

三人的同時突破讓清靈心中大喜,同伴之中一舉多了三個分神期修為的存在,這可真是可喜可賀。

三人突破所帶起的天地靈氣之濃郁,清靈只是精神力向外延伸著觀察周圍的動向,可是沒想到那三股強大的靈氣分別有一半都向著自己蜂擁而來,剛剛煉藥結束,清靈略微疲憊,可是片刻之間山洞之中的濃郁靈氣讓她疲憊的精神一掃而空。

緊接著,身體像是一塊磁力石一半瘋狂的吸收洞內的靈氣,這種不聽她指揮的吸收竟然全是因為她精神力所引動的原因。

無奈之下,她再次盤膝而坐,飛快的運氣體內的**,把湧進體內的靈氣迅速的煉化為真元,實力也在飛速增長之中。

『轟——』早已臨近分神中期的修為一舉突破到了分神中期,煉化真元的速度沒有停止,修為繼續增長著。

周身靈氣密集,遠遠看去,清靈彷彿周身都散發出一道似金似銀的光輝,如天神下凡的仙子一般聖潔高貴。

靈氣的煉化足足維持了五個時辰之久,寧靜的洞穴之中只有金銀色的熒光圍繞著一位面貌清秀的少女呼閃呼爍。

忽然,『嗤——』的一聲,清靈清靈周身金光大震,整個人都刺眼的讓人不敢直視。

「又突破了——」

輕輕暗呼一聲,清靈緩緩的睜開眼睛,低頭看著攤在雙膝上的雙手,每一根手指都瑩瑩的閃著金光,不僅是手指,此時她整個人都是如此。密集的靈氣凝在周身久聚不散,手指微動間,她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雙手充滿了力量,彷彿可徒手舉萬斤巨石——清靈嘴角勾起,眼神中一抹笑意橫生,「這就是分神後期的實力嗎?……感覺不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