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鞠躬感謝位面通緝犯、zsuzm、豬瀟洒2、瓜地里的地瓜、秒殺土豆和尤文圖斯同志!



… 「從今天開始,北x中學高一,沒有體育班普高之分,都是一家兄弟,聽懂了?」

那群人更加震驚的看著龍天養,不明白他堂堂一個心高氣傲的體育班老大,怎會說出這種話。

「看來是沒聽懂啊。」龍天養淡淡一笑,挽起自己的袖子。剎那間,所有體育二班的人都煞氣外放的站到老大龍天養身後,死死的盯著三班這群不識好歹的傢伙。

三班那群人一看龍天養一言不合竟然就要動手,而且看這架勢絕不是鬧著玩的,只好立馬服軟,忙道:「聽懂了聽懂了,龍哥,我們明白了!」

三班的人不是傻子,二班有龍天養帶領,歷來就比他們強,這年頭沒人願意干明知不敵還雞蛋碰石頭的傻事,在絕對的勢力和霸氣面前,一切的自尊驕傲都是妄談!

「光聽懂了還不行,今天我把話放在這裡,我要的是體育班統一!我要當整個高一體育生的老大!現在就看看你們的態度,不服的,不爽的,看不慣的,站出來說句話吧。」

體育三班的人今天算是吃驚吃到家了,他們無論如何都想不到龍天養會說出這樣一番話!

他野心好大!統一了二班不說,竟然還要把自己的三班也給吃掉!

體育一班二班三各自獨立,相安無事都多久了?他怎麼會忽然想到要稱霸?

「不說話的,我可就當你們同意了,以後你們就都跟著我混吧,是我『青龍堂』的兄弟!有我龍天養的,就有你們的!老子說話算數,擔保帶著你們,打出一片天下!」龍天養道。

「青龍堂?」三班有人狐疑問道。這是個什麼堂口,沒聽過啊!

「不錯,就是青龍堂!現在我沒時間跟你們解釋太多,你們都看見剛才那位一直站在後面沒動手的人了吧?那就是我的大哥楊青帝!我和其他幾個揍人的,都是他手下的分堂主。剛才抄了一班,那是為了敲山震虎!在學校里小打小鬧沒意思,我們有自己的幫派,名號『戰魂堂』!我是分堂青龍堂的堂主,你們跟了我,以後就是我青龍堂的人,明白了?」龍天養道。

三班的人聽完此話,又震驚又嚮往。那楊青帝真厲害啊,竟然能把藝體普高這倆勢不兩立的死對頭拉到一塊兒,建立一個統一的幫派!

光是聽完龍天養這幾句話,他們都覺得熱血沸騰!終於知道他們拿一班開刀的理由了!

但凡是個有熱血敢拼的爺們,誰願意整天窩在班裡小打小鬧?誰不希望有個統一的組織有個牛逼的老大帶領自己混大了?

可是他們雖然意動,卻仍舊有些為難,有個比較有資格能代表三班說話的人站出來道:「龍老大,你的意思我們懂了,我們都很欽佩你的為人,也對你所說的『戰魂堂』和楊青帝老大都很嚮往!但是你也知道咱們現在體育班的狀態和處境,我們跟你混,沒問題,也願意誓死效忠你!可是咱們體育班畢竟還有另外一個話事人,我們如果現在表態跟了你,擔保他不出三天就會趁你不注意的時候把我們抄了!我們不是怕,但有些事由不得我們不擔心啊!」

龍天養聽完冷冷一笑,淡淡看了這傢伙一眼,你心眼兒倒是多,明明就是怕某人報復,還說的這麼冠冕堂皇!老子先把你們收服了再說,以後有時間慢慢教你這個「站隊」的問題。

「你說的是萬梓良吧?怕他回來找算你們?」龍天養淡淡一笑。

那人支吾道:「也不只是萬老大,咱們藝體……」

不待他說完,龍天養揮手打斷他,道:「不用跟我扯別的,這點你放心,萬梓良現在自己都自身難保,我保證他不會來找你們的麻煩。」

那人訝道:「自身難保?」他猛然回想起方才楊青帝帶著那麼多人下去,頓時大驚,難道說,他們是去收拾萬梓良了?!

「你說的話算數不?」龍天養忽然問他。

「什、什麼?」

「我問的是,你在你們三班,說話算不算數,能不能保證你們全班都跟你一個意思?」

那人有些不確定,回頭看看其他幾個三班的刺頭,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那些人都對他點了點頭,於是他這才敢很篤定的道:「這件事兒我能做主!」

「行!這可是你說的,回頭說話不兌現,可別怪我找你算賬!我這就去下面跟著陽哥擺平萬梓良,如果萬梓良栽了,別忘了兌現你的承諾!」龍天養道。

「成!就這麼說了,龍哥,如果你們真能把萬老大擺平,我們立馬宣誓效忠於你,永不反悔!」那人信誓旦旦道。

龍天養冷哼一聲,沒說什麼,直接轉身帶著人走了出去。

他不覺得這人是個勢利眼牆頭草,其實也能體會他的想法,畢竟無論誰都不可能僅憑几句話就對你深信不疑,你得把實力展現出來給人家看看,用事實說話,才能讓人家沒怨言!

以龍天養的本事,玩硬的,打的這幫人服軟並不是什麼難事,可那樣做沒必要,你怎麼知道他們表面對你恭敬,內心裡有沒有怨氣和恨意?所以收服他們最好的辦法,就是像這樣立下一個約定,你漂漂亮亮完成了,自然會讓他們心服口服,誠心歸順!

所謂不戰而服人己用,正是這個道理。

……

此時的藝體新建藍球場,通向教學樓的那條石板路上!

有一群渾身大汗,赤膊,把背心搭在肩膀上的傢伙正滿臉不善大步流星的走了回來。

為首的一個身高足有一米八七,人高馬大膀闊腰圓,全身肌肉墳起,霸氣凜凜,兇悍十足,雖然沒有老貓光膀子的賣相那麼彪悍,但也足夠有資本嚇得八歲小孩不敢亂哭,八十歲老太太不敢走路了。

他右胳膊上刻了個模樣怪異的熊頭圖騰,此刻單手抓著籃球,嘴裡叼著煙,背心抗在肩上,嘴角邪邪的朝著藝體教學樓走去。

「萬哥,剛才山子的話真是這麼說的?竟然有人敢去咱們班抄班?」一個竹竿一樣的光膀子細瘦男生走上來問他。

萬梓良兩眼一眯,恨恨道:「你問我我問誰去?狗日的電話打了一半就沒音兒了,但老子猜也不會有假,那傢伙到最後不知道被誰陰了,叫的那麼慘!」

「誰叫的慘?山子?」那細瘦男生一時沒反應過來,傻乎乎的問。

萬梓良停下腳步,不耐的掃了他一眼,冷冷道:「你說誰?」

細瘦男生立馬嚇的再也不敢亂說了,忙道:「萬哥我懂了!可他媽到底是誰那麼大膽,敢跑太歲爺頭上動土?」

萬梓良不再理他,繼續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可剛走沒幾步,忽然再一次立地不動了!

霎時間,他身後所有人也都停下了腳步,睜大眼睛,目瞪口呆的看著前方的一切,一瞬間,心裡都開始莫名發毛!

時間彷佛定格。唯有數秒之後,回過神來的細瘦男生才怯膽的說出一句:「我草!!」 1933年三四月份,當李曉峰同圖哈切夫斯基圍繞發動機問題展開激烈交鋒的時候,這個世界正在發生一些極其深遠的變化。

3月1日,盧森堡和李卜克內西被迫第二次逃離德國,前往俄國避禍,原因自然是國會縱火案。在希特勒的指示下,所有的罪責都被嫁禍給了德國**,作為德國**靈魂領袖的盧森堡和李卜克內西自然是納粹首要消滅的目標。好在某仙人一直在關注德國的情況,又一次在極其危險的形勢下將這兩位救了出來。

不過盧森堡和李卜克內西雖然僥倖逃脫了,可是恩斯特.台爾曼卻和歷史上一樣被蓋世太保逮捕,扔進了監獄,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位恐怕是看不到二戰勝利的曙光了。

慘遭不幸的不僅僅是恩斯特.台爾曼,在世界的東方,陰險殘忍的日本魔鬼也不甘於僅僅獲得中國東北,他們罪惡的手掌忽然伸向了關內。3月4日,熱河省主席湯玉麟所部不佔而逃,日軍僅僅以128人的騎兵部隊就兵不血刃的佔領了承德,熱河淪陷。

還是在3月4日,長城抗戰爆發,從這一天開始一直持續到五月份,血戰三月,中**隊終由於軍備不良、戰力消耗殆盡、戰略位置喪失而撤退。

依然是3月4日,美國第三十二任總統羅斯福宣誓就職。

3月15日,**獲得第四次反圍剿勝利,紅軍迅速壯大到八萬人規模。

3月23日德國國會通過授權法案。讓阿道夫?希特勒和納粹黨可以通過任何法例。而不需要議會同意。

這個三月幾乎是眼花繚亂的三月。在今後十餘年裡霸佔歷史舞台的那一批人已經走上了前台,並不斷地發揮著影響歷史的能力。

而這個月對於蘇聯來說也是好消息和壞消息參半。德國的形勢急轉直下,幾乎可以說納粹已經暴露出了敵視蘇聯和**的本質。不出意外的話,今後雙方必然兵戎相見。對於列寧來說,他根本就沒有想到李曉峰的警告餘聲未停,德國就發生如此顯著的變化,之前親蘇的德國幾乎一夜之間就變成了**的急先鋒。

這讓導師大人感到了深深地憂慮,他很擔心納粹在本身野心以及英法帝國主義的縱容下鋌而走險。更擔心一場新的世界大戰會很快爆發。

在政治局。他十分憂慮地提出了這種擔心,並獲得了其他大長老的一致贊同,政治局一致認為很有必要警惕德國之後的行動,必須在德國人打響**第一槍之前做好戰鬥準備。

壞消息不光是來自德國,從中國傳來的情報也是相當值得警惕。日本人在獲得東北之後,野心不光沒有得到滿足,反而愈發的肆虐起來。其觸手開始伸向中國關內以及內蒙、河北,而且不斷地在中東路以及邊境問題上跟蘇聯製造摩擦。很顯然,這個東方小矮人的貪心恐怕是慾壑難填了。

遠東方面就不止一次的向莫斯科發出警告,言明日本人很有可能對蘇聯也採用類似九一八事件中的那些手法。更直言將來很可能同日本發生直接的軍事摩擦。

對於日本人,列寧沒有任何好感。實際上每個俄國人都不會對日本人有好感。日俄戰爭的場景依然歷歷在目,1918年日本人更是直接侵佔了俄國的遠東領土,並且這個貪婪的鄰居一直毫不掩飾的表明他們對土地尤其是西伯利亞的渴望。對於這樣的惡鄰,誰能放心?誰又敢放心?

擺在列寧和政治局面前的是兩個方向的兩大問題,西邊的德國人和東邊的日本人將是蘇聯未來最重要的戰略假想敵,甚至暫時超越了老牌帝國主義,比如英法之流。

好在這個月政治局獲知的不全是壞消息,在中國南方,中國紅軍取得了第四次反圍剿的勝利,面對四十萬人的包圍,弱小的紅軍以弱勝強,真心是殊為不易。這個消息讓列寧等人是相當的欣慰,弱小的中國紅軍都能表現出這等戰鬥力,不正是說明了無產階級力量的強大嗎?

為此,列寧還專門通過共產國際的名義給**發去了賀電,這一封賀電中超規格的用了很多褒獎和期待的字眼,看起來導師大人和政治局是相當期待**接下來的表現了。

不過對此,李曉峰卻高興不起來,作為一個熟知歷史人,他非常清楚,三月份的第四次反圍剿勝利將是一個休止符。從五月份開始「炮黨」的第五次反圍剿就在積極的籌備之中,在當年的九月第五次圍剿就將開始。而這一次內亂不止的**將走向一條錯誤的軍事路線。所以這點兒短暫的喜悅很快就會消失,取而代之的將是焦頭爛額。

不過這些事兒李曉峰準備爛在肚子里,因為中國南方的事他根本插不上手,隔得太遠了。而且共產國際一直不是他的地頭,那裡是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的地盤,而跟這兩位他是一直不對付。別說現在**的形勢看上去不錯,就算**的形勢很不好,那兩位也不會允許他在這個問題上指手畫腳。

而且李曉峰也沒打算在這個問題上指手畫腳,因為中國的革命遠比俄國的革命複雜,列寧可以領到俄國取得十月革命的勝利,但是讓他去中國試一試?估計滿頭是包都算輕的。反正從歷史的走向看,中國會選擇最適合他們的道路和領導人,李曉峰完全不必越俎代庖,在遠東問題上,他只要抓住一個重點日本人就可以了。

說實話,在當時的蘇聯,對日本究竟應該持何種態度和策略真心是一個大問題。遠東地廣人稀。長久以來基本沒有被大規模開發過。說好聽點這裡是蘇聯的領土。但實際上卻是一片野地。

不管是沙皇俄國也好,還是如今的蘇聯也好,對於遠東這片國土真心是又愛又怕,地大物博資源豐富這是好事,但是千里無人煙這就要命了。反正在蘇聯領導人眼中,遠東是個大麻煩,因為以蘇聯的國力真心沒辦法兼顧東西兩頭。

而且蘇聯的主要敵對勢力都集中在歐洲這一頭,包括導師大人在內的最高領導層都擔心過多的關注遠東地區會分散紅軍那本來就不算強大的實力。最後導致兩頭都顧不上。

這也是為什麼在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時,俄國選擇了坐視,任憑日本人搶了張少帥的地盤,又任憑日本人搗鼓出一個偽滿洲國(當然,蘇聯同張少帥之間的關係也不好,中東路事件讓雙方鬧得相當不愉快,坐看張少帥倒霉幸災樂禍也是必然的)。

哪怕是到了現在,當日本人表現的愈發的咄咄逼人之時,主張在遠東方向裝孫子,對日本退讓妥協的老革命依然很多。甚至可以說是主流。包括列寧、托洛茨基在內,政治局依然傾向在遠東犧牲一部分利益息事寧人。全力地關注德國的變化。

很顯然,李曉峰不喜歡這種態度,因為歷史上蘇聯就是這麼做的,但是效果卻相當的不理想。蘇聯將中東路賤賣給了日本,又竭力地剋制和退讓,換來的不是日本人的好意(能換來就怪了),反而讓日本人覺得蘇聯好欺負,一再地蹬鼻子上臉。整個三十年代後期雙方在東北陳兵百萬,並且直接在張鼓峰和諾門坎幹了兩仗,直到紅軍將關東軍打怕了,遠東才消停一點兒。

在李曉峰看來,對日本人根本就不能講客氣,這幫豺狼向來只信服實力,只有用棍子和砍刀狠狠地教訓他們,這幫貨才能聽得懂人話。而蘇聯對日本的綏靖政策換來的絕對血淋淋的教訓。

「我強烈地反對放棄中東路以及對日本的退讓政策,這不光無法讓日本人心領我們的好意,反而會讓他們覺得我們軟弱可欺。張少帥的前車之鑒就在眼前,獲得了東北之後,日本人滿足了嗎?很顯然,沒有!」

李曉峰在軍委擴大會議上大聲疾呼道:「佔領了東北之後,他們又看上了內蒙,佔領內蒙之後他們依然會垂涎華北,日本就是一匹狼!狼子野心!企圖用幾塊肉將他們打發,讓他們滿足,只可能進一步激發他們的野心。拿走了中東路之後,他們會看上符拉迪沃斯托克,會看上西伯利亞,那時候我們還要退讓嗎?」

李曉峰揮舞著拳頭很激動地說道:「對付這種財狼一樣的民族,一開始就不能退讓,一開始就要用我們手中的刀劍說話,只有砍下它們的爪子、敲碎它們的犬、剁下它們的狼頭,它們才會害怕,才會老實!我強烈地反對對日妥協,恰恰相反,我們如果想要保衛國家遏制它們的狼子野心,必須更加強硬和主動!必要的時候打一兩場局部戰爭,用乾脆利落的勝利粉碎敵人的妄想!」

李曉峰的這番表態可是跟主流思想背道而馳,因為剛剛托洛茨基和列寧才表示要更加忍讓和剋制,誰想到第一個站起來發言的李曉峰不是附和兩位導師的發言,而是全面的唱反調,這實在是太驚人了。以至於托洛茨基和列寧都驚呆了。至於斯大林、斯維爾德洛夫和捷爾任斯基那完全都傻眼了。

一時間會議室里靜得可怕,靜得讓人窒息。好半天列寧才問道:「安德烈同志,你是不是過於激動了?鑒於當前錯中複雜的國際形勢,我國關注的重點方向只能有一個,暫時看來歐洲方向的威脅更大,在這種情況……」

破天荒的,沒等列寧說完,李曉峰就插嘴了,要知道這相當的不尋常和不禮貌!

「列寧同志,我知道政治局和軍委更擔心德國以及英法帝國主義的威脅,我也承認他們對於我國的威脅更大,但是威脅更大不等於威脅更直接。在我國和德國之間有波蘭、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作為緩衝,德國人不可能一開始就發起對我國的直接進攻。同理,英法美帝國主義隔得更遠。而且鑒於他們國內糟糕的形勢。暫時是無力針對我們的。相反在我看來英法帝國主義更可能收縮。可能放棄一部分他們在東歐和中歐的利益,以餵飽德國的貪慾。也就是說最危險的敵人實際上離我們還有一段距離。」

頓了一頓,李曉峰繼續說道:「而日本不一樣,它們已經在東北了,就躺在我們身邊,而且它們的貪婪比其他帝國主義更加強烈,從最近幾年的走向看,它們更願意利用暴力手段達成目的。在我看來它們的威脅更加直接。哪怕我們採取克制的態度也不能換來它們的好意!」

列寧的表情有些嚴峻,倒不是因為某仙人打斷了他的話頭,而是某仙人條條有理的分析讓他動搖了。尤其是之前在二月份,某人剛剛警告他重視德國納粹,當時他還不太以為然,誰想到一眨眼小丑一樣的希特勒就成了德國實際意義上的獨裁者。如果某人對日本人的預測也是對的,如果容忍和退讓只會助長東方矮人的野心呢?

會議室里的氣氛愈發地壓抑了,所有人都在思考李曉峰的發言,哪怕是最近跟某人鬧得很僵的圖哈切夫斯基也不得不承認某人的話有道理。

「安德烈同志,你的意思是。我們同日本的戰爭不可避免了?」

托洛茨基的問題一下子就問道了眾人的心坎上,按照李曉峰的說法。對日戰爭幾乎不可能避免,而蘇聯真心沒有想過要在遠東地區打一場大規模的戰爭。

原因很簡單,遠東地區地廣人稀,離俄國傳統的發達地區實在太遠,進行大規模戰爭真心是吃不消,一旦有個閃失輸了,那日本人長驅直入奪取遠東和西伯利亞的畫面實在讓托洛茨基們不敢想象。

「戰爭當然是不可避免的,」李曉峰沉聲說道,「但是我們完全可以用一到兩次小規模戰爭遏制對日全面戰爭爆發的可能。」

李曉峰信心滿滿地說道:「在我看來,日本人根本就是紙老虎,至少日本陸軍是紙老虎。有相當多的情報顯示,日本陸軍不管是裝備還是戰術思想都是落後於時代的,不客氣地說這只是一隻一戰水準,甚至是一戰早期水準的軍隊……跟逐漸開始機械化的紅軍相比,他們沒有優勢。如果我們做好充分的準備,並且能夠搶先佔據主動,戰勝它們完全不是問題。」

稍微一頓,李曉峰接著說道:「而且日本的國力有限,當大部分資源被海軍消耗掉之後,日本陸軍的持續作戰能力是相當有限的。甚至比我們駐紮在遠東的紅軍更差。如果我們加緊對西伯利亞鐵路線的複線改造,並且抓緊時間向遠東進行大規模移民,我認為如果只是進行短暫的局部戰爭,我們的贏面還是頗大的!」

看了看在座的眾位大長老,眼瞧他們還是不動聲色,李曉峰不得不再接再厲:「而且,日本正在進行侵華戰爭,他們也必須兼顧兩個方向。如果我們能給予中國一定的援助,尤其是重點支援那些願意抵抗日本侵略的地方勢力,勢必能拖住日本人的手腳,為遠東的紅軍分擔更多的壓力。」

列寧和托洛茨基對視了一眼,不得不說,他們被打動了,如果扒掉日本人那層很光鮮的外皮,實際上這是一個很虛弱的帝國主義小矮子。紅軍雖然有種種不利,但是也擁有種種有利,如果準備得當真心是有勝算的。

當然,李曉峰的這番話中,讓列寧和托洛茨基最中意的還是移民方案,遠東和西伯利亞總不能老是空著,一直空在那裡始終都只是負擔。引導俄國人去遠東定居,這才是根本性解決問題的方法。

實際上歷史上的三十年代,蘇聯正是這麼做的,大量的紅軍被調往遠東方向,大量的蘇聯年輕人也前往遠東「支邊」,甚至在1945年消滅了關東軍之後,蘇共直接要求遠東的紅軍複員之後不要返回家鄉,直接在遠東和西伯利亞紮根(強制性的)。

不過移民不是一蹴而就的工程,涉及的問題和方面都很多,就算要開展也只能一步步的來。而李曉峰提的最後一個策略,支援中國的抗日勢力卻是馬上就可以操作的。

在軍委和政治局經過一番緊張而激烈地討論之後,蘇共決定暫不調整對日政策,先觀察。與此同時,遠東紅旗集團軍和濱海集團軍進行合併,並為遠東紅旗方面軍。在未來對日的一切軍事問題都有該方面軍負責,並且從即刻開始加強遠東紅旗方面軍的實力,以應付突發事件。

當然,暫時對蘇聯來說最主要的還是拖日本人的後腿,在成立遠東紅旗方面軍的同時,蘇聯駐華使館以及外交人民委員會開始派出特使同南京國民政府、張少帥、馬占山、馮玉祥等人聯繫,一大批國內革命戰爭勝利之後封存的武器彈藥被重新啟封,經過西伯利亞鐵路開始運往遠東方向……

ps:鞠躬感謝星木石、玩青蛙的狗、位面通緝犯、秒殺土豆和尤文圖斯同志!



… ?()萬梓良身後的小弟一聽,頓時都露出為難之色,他們可沒萬梓良那麼有種,面對那麼大的人數差距竟然還敢衝上去。

//23文學網.本站無廣告無彈窗更新快全文字親,如果喜歡請多多分享給大家//()體育生能打是不假,可雙拳難敵四手,好漢架不住人多啊!

自己這邊撐死了四十多號人,人家那邊少說也有一百四十幾號,這仗他娘的怎麼打?

萬梓良一看自己說話竟然不好使,身後的小弟猶豫不敢上前,大怒道:「草他媽!沒聽見老子說話?你們一個個都傻了?!給我上啊!一群虛張聲勢的普高狗,你們怕他們幹啥?」身後那群小弟被罵的抬不起頭來,他們身為體育生,竟然被普高生壓的大氣都不敢喘,這恐怕是自打北X中學普高藝體分立以來,藝體最窩囊的一次!

奇恥大辱啊!一群人中,終於有一個剃著背頭的傢伙實在不忿,也站出來叫囂道:「萬哥說的對!這幫普高的竟然欺負到咱們頭上來了!抄班打人,就沒把咱們放在眼裡!媽的人多了不起?這口氣要是能忍,以後咱們就不用混了!兄弟們,跟他們拼了!讓他們見識見識體育班的本事!」凡事就怕有個帶頭的,背頭這句話一出,終於又把體育班的一群人怒氣勾了出來!

對啊!這群普高的打人也就罷了,竟然還把自己班抄了!這要是傳出去,以後體育一班的人還有臉在這個學校里走嗎?

眼下除了拼,就沒別的選擇,爭的就是一口氣和那不容杵逆的尊嚴!一群人對視一眼,見彼此的目光中均是發狠,紛紛猛扯下自己肩上的背心,扔到一邊,大吼一聲直接迅捷無匹不顧一切的沖了上來!

劉伯陽兩眼一眯,暗道一聲不錯,這幫體育班的小弟整體實力果然比普高強,無論如何都得把他們收服了!

眼見一群彪悍魁梧的體育生叫囂著衝來,普高眾小弟反倒有點心怯,畢竟長久以來被藝體的欺壓,讓他們養成了一種本能的畏懼感,對方真的發飆,他們還真沒有多少底氣。

就在此時,第三節課的上課的鈴聲終於打響,然而在這千鈞一髮的關頭,誰還有心思上課?

!不挨打不知疼,劉伯陽決定給這幫目空一切的驕傲份子一點顏色看看,單手一招,向前一指!

老貓等人馬上會意,扯著嗓子大吼一聲:「小的們!都給我上,把這群體育崽子放倒!一個不留!」說話的瞬間,老貓已經猛的出手,把一顆籃球狠狠砸出,剎那間猶如流星電閃,

「唰」的卷著一股勁風就轟了過去,筆直的對準先前那起帶頭作用的背頭!

這籃球本是方才劉伯陽接下的那顆,後來劉伯陽與萬梓良過招兒,這顆球便滾到了老貓手上,他這一拋,比起萬梓良來有過之而無不及,比炮彈還雷霆萬鈞,但那背頭可沒有劉伯陽單掌接球的本事啊,一個猝不及防,都來不及伸手格擋,只聽響亮

「砰」的一聲,直接被砸了個人仰馬翻,鼻樑骨

「咔」的一聲碎裂,鮮血狂噴,腦袋帶著身子直向後翻,四仰八叉摔回去撞倒了四五個想來扶住他的人,老貓這一球的力道有多大,可想而知!

這背頭摔倒之後,毫無懸念的昏過去了,除了鼻尖,鼻樑直接與臉部平齊,看上去格外嚇人!

這樣一來體育一班可就炸了,自己的兄弟被砸的這麼慘,他們立馬就紅了眼,叫囂著拚命衝上來,有幾個手裡有球的效仿老貓,紛紛用盡全力拋球對準普高這邊狂砸!

煞那間七八顆犀利的籃球

「唰唰唰」射了過來,對老貓李萬豪等人當然沒什麼威脅,可苦了普高一群衝到前面的小弟,根本來不及防備,有的被砸到肚子有的被砸中胸膛,運氣比較好的一個能在緊急時刻護住臉,可照樣被砸的仰頭就倒。

崔國棟大怒,一顆籃球還不長眼的朝他飛來,他猛出一腳,直接

「砰」的一聲又把球踹了回去,一下就擊中了剛剛衝到他前面不遠的一個體育生的襠部,那人頓時像跳進油鍋里的蛤蟆一樣蹦了起來,兩手閃電捂住襠部,齜牙咧嘴,原地跳了幾步芭蕾,瞬間就趴到,嘴裡殺豬般的慘嚎!

普高眾小弟很快就跟體育一班眾人混戰在一起,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剛上來打的最激烈最迅猛的竟然反倒是人數少的體育生,佔優勢的也是他們!

剎那間就有七八個普高生被他們放倒,採住頭髮扯住領子摜肩便摔,一下就把不少普高小弟打懵了,體育生單挑牛逼和下手狠辣的傳言不是蓋的,把普高生放倒之後很,他們立馬得勢不饒人的就地狂踩,一時間反倒是普高這邊慘叫連連!

體育生都比較強壯,或者就算不強壯,那摸爬滾打出來的力氣也遠非普高生可比,平均一個打兩三個不成問題,但也僅僅如此了!

正當一個高個子的體育生對準地上被放倒的普高生爆踩的時候,忽然老貓衝上來,一腳將他踹了五米多遠,身子直接飛了出去,摔在地上打了三個滾,最後竟然還慣性的搖晃站了起來。

老貓像個追命索魂的修羅,一陣風又沖至他的面前,一巴掌狠狠掄出,

Leave A Comment